2008年8月13日 星期三

向標竿直跑 -- 陳獻堂

寫作於2001/09/30
作  者: 陳獻堂 長老
 

親愛的弟兄姊妹

平安!我是陳獻堂今年六十五歲,這麼久的人生,經歷許多風光、失敗、大起、大落,但腓立比書三章有句話:「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向著標竿直跑」這不只是我人生的指標,更是我在人生運動場上的競賽。

我家住基隆,出生在福州,而在上海長大,讀了日本國小二年級後,因台灣光復而全家回到基隆,才開始上安樂教會的主日學,家父經商,家境富有,後來因投資煤礦而破產,我雖生活在富裕之家,從小個性獨立、善惡分明,又能吃苦耐勞,自信心特強,點子又多,凡事不求人,在九個兄弟姊妹中我排第七,只管一個弟弟及妹妹。

國小到初中都是全校品學兼優的模範生,興趣方面特別喜好各種運動,初二時還代表班上參加全校的游泳潛水比賽,雖以六十五公尺的成績得第一,但差點賠上生命(是靠人工呼吸被救活過來),這是靠上帝的恩典給我第二次生命,靜的方面,圍棋也拿過全校冠軍。

上了基隆高中後,在高二分組時我選甲組,由於認為只要在大專聯考前拼三個月,一定能考上,沒想到聯考落榜,幸好聯招會為了補足甲乙兩組新生的不足,公佈再舉辦第二次補招生考試,分別由基隆海專及淡江英專來舉行,結果向來是史地最爛的我,居然考上淡江英專五十名正取的第五名,只可惜英語不是我的興趣,所謂「謀事在人,成事在天」而我是靠上帝的恩典才考上的。

當我英專一下時,父親因經營煤礦不利宣告破產,全家也搬到中崙租屋定居,我因兵役問題,只好勉強讀完英專,後被派到澎湖當步兵排長,直到退伍。

退伍後經過一段時間的失業,才經由我二姐的介紹,進入強生製藥廠當職員,後來我自動請調,進入製造部當學徒,各部門的工作我都自動幫忙、細心研究,經過三年的苦學,就被公司指定為錄取「應徵現場製造糖衣錠技術員」的單一主考官。

民國五十七年初跟一位姓楊的舊同事創立「豐田製藥廠」,五十八年時我卅三歲經介紹跟翁春美小姐在和平教會由莊丁昌牧師證婚,現在有二男一女。

「豐田製藥廠」蠻賺錢的,在職股東共七位,由於負責推銷的廖姓與劉姓股東的不合,姓劉的想買姓廖的股權,要我做公證人,但後來卻演變成公開喊價,全公司就被姓劉的股東買去。

民國六十六年當時稱「璟祥」的「克達製藥公司」林姓廠長,也是我在「強生製藥」的舊部屬,要我去救正在困境中的「璟祥製藥」,經評估後我接受了「總經理」職,用半年整頓,第二年就轉虧為盈,且連續兩年都有股息分配,但是政府突然宣佈在近幾年內就要強制執行GMP藥廠政策(即從原料到成品都不會犯錯),使所有中小型製藥廠都要變成一個經銷商,不然就要再投資幾千萬蓋個GMP新廠,自小就養成「單打獨鬥不怕死」的我,每天為公司耗盡體力,再加上中午的禁食禱告,(因我以前正像那聖經中的愚蠢人,將豐田藥廠蓋在沙土上,在一夜之間就失去它)七十年八月一日晚上,與太太及兒女高興的用餐中,突然倒下,經臺大醫院腦斷層攝影發現左前腦有陰影而進行開刀,出院的診斷證明書記載我是「腦軟化左額葉」,但住我家隔壁大樓的吳姓建築公司老闆,緊跟著我之後倒在浴室而被診斷為腦震盪,回家觀察,等到再送進醫院才發現腦要開刀,後來人在昏迷中過逝。

後來我在七十一年離開「克達製藥」。感謝上帝的恩典給我第三次生命,更奇妙的是上帝用腦軟化來讓我忘記以前的風光,要我在祂的旨意下重新向前衝,因生命已不再屬於我。七十四年我到世國T/S坐輕鬆的外勤證辦工作,由於我把每一件出國申請案都當做「自己在趕辦出國」在辦,很快就贏得全公司同仁及老闆的信賴,也都知道我是隨時要見證上帝的基督徒,連外交部卅幾個櫃檯小姐、先生們及境管局的幾位小姐,都知道我是位熱心傳福音的基督徒,也很喜歡和我交談,本來就很迷信的公司,幾乎每三、五年都要大興土木來改風水,但欠銀行的錢還是越滾越大,終於在八十八年底突然宣佈結束營業,員工只領到半薪。在臨時股東會中董事長還握著一本聖經說:「陳先生送我的這本聖經,我每天都帶在身邊,隨時讀,現已成為我的安慰和幫助。」

人會失敗,上帝永不失敗。自從廿年前上帝再給我第三次生命後,我服事上帝的路並不孤單,特別是八十八年底退休後的教會生活,只要我往前衝,上帝必適時派天使來幫助我,這天使就是教會中的長執及會友。上帝的恩典總是夠我用,最近我更確信要救台灣唯有「廣傳福音」,盡力使教會不分教派,在主裡緊密合一,都大大復興起來,讓上帝也不得不愛上這美麗寶島(台灣),謝謝各位。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