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1月13日 星期日

與主同在 -- 陳秀英

寫作於2005/11/13
作  者: 陳秀英 姊妹


各位弟兄姊妹大家早。參加第三堂的禮拜,今天算是第二次,不曉得是不是因為我要作見證,所以剛才的詩歌帶給我很大的感動(不好意思還沒開始講見證就掉眼淚),那我就快點進入主題,也許就不會這麼激動了。我要說的就是剛好四年前的十一月十一日晚上十一點半,我搭長榮的飛機要去法國,在2001年因為工作的關係,我要去買法國羅浮宮和凡爾賽宮的石頭,我已經去了很多次,而十一月的這次是第六次。

在兩點多的時候,空中小姐給我們吃了晚餐,因為行程大概要飛十三到十四個小時,所以晚餐會晚一點吃,吃完以後,大家開始要睡覺,我自己也覺得可以睡了,但是我開始覺得胸口怪怪的,好像要拉肚子,於是我就往飛機的後方走向洗手間,就在我一點都沒有感覺的時候,我已經躺在地上了,醒來的那一剎那,我看到廁所的門沒有關上,而我是趴在馬桶蓋上,那時自己還調侃著說:「幸好馬桶沒有人用過,不然我的頭就栽在馬桶裡面。」可能我一向比較調皮搗蛋,自己還說:「幸好我還穿著長裙…還好地上也不髒。」可是當我爬起來的時候,看到鏡子裡面的自己是面無血色,好像知道我快要不行了,我就回過頭,慢慢的走過我坐的位子往飛機前方移動,我看到所有的人都在睡覺,兩位空中小姐在整理收拾他們的飲料,我就過去就對她們講,只講三個字:「我不行…」可是「我不行了」還沒有講完,我就躺在兩個不鏽鋼鋼櫃邊,就是他們放飲料的地方。

我要見證的是,我躺在那裡的時候,一點都沒有驚恐,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到底過了多久我不知道,後來隱約中開始聽見旁邊有聲音,有男人女人和空中小姐的聲音,我一仔細聽他們的對話,我想那位男士應該就是醫生,我還問自己說:「為什麼我都沒有聽到呼叫飛機上有沒有醫生的廣播?」不曉得躺多久了,之後我就聽到他們彼此很驚恐的講說:「怎麼辦?沒有心跳了!」「怎麼辦?沒有血壓了!」可能是這樣的訊息讓我了解到,我應該就是要離世的人了,我也一點都沒有驚恐,當下我就念了詩篇二十三篇,我雖然躺在那裡,但依舊可以聽到他們的對話,我念了詩篇二十三篇的後半段:「我雖然走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災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扶持我,要幫助我…」我還很調皮的向上帝說:「幸好我還會背,還會唸,不然這次就慘了。」

後來我就馬上想到十一月十九日,我先生他要過六十歲的生日,(或許在當時我知道自己將要離世),我就跟上帝說:「他懷著一顆感恩喜樂的心就要回來作感恩禮拜,我怕他知道後會受不了這個打擊,我怕他從喜樂的心變成哀傷的心,我怕他受不了,神啊!求你憐憫。」我跟上帝這樣說的時候,結果就有一條很美的詩歌,在我的意識裡面不停的唱著,這首歌就是這麼簡單的哼著:「啦啦…啦…」一直在唱著,這首歌記得是在阪神大地震的時候,我跟著YMCA的合唱團,一起到大阪‧神戶,要去安慰當地的災民,所唱的就是這首詩歌,我就一直在尋找這首歌的歌名(像我們剛剛唱了那麼多詩歌,我對歌詞會感動,可是歌名常常會忘了),就一直在尋找,後來我想到了,這首歌的歌名就是:「我的主是愛的王」,我就跟上帝說:「這首歌莫非就是我要在自己的追思禮拜中,故人愛吟裡面要登記的歌?」因為我們成人團契的年紀都比較大,所以就會登記「以後自己離世後,要請別人幫你唱什麼歌。」,結果我就跟上帝說:「我還沒有登記,那他們要唱什麼歌來悼念我?」神好像真的聽到我這樣簡單的呼求,我就感覺到醫生和其他人忙著把我衣服的袖子捲起來,在左右手臂上各打了一針,那個針都不會痛,我也沒有感覺。

當我在跟神溝通的時候,我聽到他們的對話,他們說:「有血壓了,血壓60。」我是習慣性低血壓的人,我就想應該要安慰這位醫生,因為我的家庭醫師曾告訴我,你是習慣性的低血壓,一定要主動告知醫生,自己有這樣的情況,免得他們被你嚇著了,可是當醫生講完血壓60後,又講20,我才知道我不是90/60,是60/20,再來是80/40,在血壓90/60的時候,我就能夠講話了,我說我有話要講,你知道那應該是生平聲音最小的時候,我不曉得聲音有多微弱,那個醫生馬上就低頭靠到我的嘴旁,要聽我說些什麼,那是有史以來我覺得最溫暖的時候就在那一刻,就是醫生的臉靠近我的肌膚一公分左右,我覺得好暖和喔,我才知道「死人是不知道寒冷的」,所以那個時候我才開始說我會冷,而且才覺得怎麼有那麼多的人在幫助我,在飛機上我好像可以撒嬌的說:「我這裡冷那裡冷」,所有的空中小姐都忙著為我按摩,後來我醒來了,醫生問了我很多的病歷,我不應該躺在那邊的,這時候飛機飛到西伯利亞的上空,於是他們就告訴機長(Captain),這個情況必須要緊急送到醫院,不能再拖下去,最近的機場在哪裡,他們說在日本的札幌機場(Sapporo Airport),所以飛機就這樣子折返,航空公司為了我也放了很多的油,然後就像電影演的一樣,就有一個Ambulance(救護車)在等著我下飛機,一直到了醫院,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的周圍會有許多的醫生護士及點滴等醫療器材,後來才知道(因為長榮空中小姐的跟我講),我們的總裁已經打電話到總統府去致謝,我覺得很奇怪,後來才知道那班飛機剛好是吳淑珍夫人第一次要到法國去領自由獎的班機,而我就湊巧的與她搭同一班飛機。

我回到台灣以後,我打電話感謝這位醫生,他對我講一句話說:「其實我當時害怕救不活」,在那個當下,我掉下眼淚,我才瞭解到那個嚴重性並且感到驚恐,過程中我一直都不知道害怕,因為我覺得上帝滿滿的愛就這樣覆蓋著我,然後又巧遇這樣的恩典,實在是令人Amazing(難以置信),那時候我的家庭醫師還告訴我一句話,他說:「那是因為你的心很軟,所以那個強心針才打的下去。」這個我不懂,可能要請我們的蔡牧師來幫我說明,我在想這句話也許是一語雙關,要我們的心不要太剛硬。這個就是我整個人在飛機上所發生的事情,後來我自己做了簡單的事業,一樣是與石頭有關的工作,我真的希望能夠像蔡牧師所說的,用「志業」這樣的態度來看待我的工作,我希望我是好的管家,我希望上帝交託給我的工作,我真的能夠好好的去把它做好,以上就是我的見證,願一切榮耀上帝的名,謝謝。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