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2月26日 星期日

我的存在 -- 袁明豪

寫作於2006/02/26
作  者: 袁明豪 弟兄


我的存在。從我未滿月的時候,母親就拋棄我們。我的父親也因故遠離這傷心地,台北。我的存在。要感謝我的阿嬤,從小將我帶大。並疼我、愛我。長大了。似乎自己有自己的想法。有一個自己所建立的人生觀。我對人生的觀念如王羲之在<蘭亭集序>內道:

夫人之相與,俯仰一世,或取諸懷抱,晤言一室之內;或因寄所托,放浪形骸之外。雖取舍萬殊,靜躁不同,當其欣于所遇,暫得于己,快然自足,不知老之將至。、、、、況修短隨化,終期于盡。

所以當時我對任何宗教都不相信,我只知道人生短短俯仰一世。自己可以選擇要努力去追求,或者放浪形骸之外。雖然取舍萬殊,靜躁不同,但還不是終期于盡。
所以我選擇做自己喜歡做的。我對於天的觀念則為較傾向於
荀子的<天論>

故君子敬其在己者,而不慕其在天者;小人錯其在己者,而慕其在天者。故君子之所以日進,與小人之所以日退,一也。最後這句更是鏗鏘有力,荀子說:舍其所以參,而願其所參,則惑矣。

簡單說就是不該去慕天,依靠那些看不見的東西。君子日進、小人日退差別就在這。我,也就根據這一套邏輯,快快樂樂的度過大學、研究所生活。我很努力,並且沒遇到太多的挫折困難,所以根本沒想到過我需要信仰的力量。

直到去年七月。我與在一起三年的女友情變。我發現我突然什麼事都不能做了,好像是耗盡的電池。感謝主,我的指導教授在我最虛弱的時候,給了我一道光。他在跟我討論我的進度過程中,發現我的狀況不佳,他安慰我。並在最後跟我說了一句話:「當你真的很難過,覺得不行的時候,你就跟神禱告,請神幫助你。」過沒幾天,我做了些蠢事,後來感到非常的難過。我心痛,大哭,但這都無法解決。在睡前,我想起老師的那句話。我就跟神產生第一類的接觸。我說:「神,假如真的有那位神。請告訴我,我該怎麼做。請祢幫助我。」一睡下去,我就做到一個夢,那個夢回應了我的禱告。清晨四點多夢醒來,心理異常的平靜,這種平靜是從來沒有的平靜,這種的平靜跟之前三個月的渾渾噩噩反差非常大。後來我就跟我指導老師說,我老師就叫我去找巧玲,我就跟她來和平教會了。

我以為我的見證在這裡就結束。但精采的故事是後半段。感謝主。我阿嬤在去年十月突然心臟病發,住進加護病房。之後到去世前在醫院裡住了三個多月。她是這一生中,最疼愛我,最關心我的生活的人。看著阿嬤在病床上,我忽然發現。我阿嬤對我的存在有多重要。連在病床都一直擔心我。我跟阿嬤說,請她放心。我的指導教授常常誇獎我是最認真的學生。也很相信我,都會交代很多事給我做。我阿嬤那時就點頭。說放心了。

去年十二月一日。我已經要準備在十二月四日要受洗了。在那時候,我阿嬤突然病危。我那時候,心情非常複雜。想到我ㄧ直沒有等價的回應阿嬤對我的愛。想說,我都可以跟上帝認錯了。怎麼對阿嬤都沒有表示。我就進去跟阿嬤說,以前都是我不對,我應該更關心妳,讓妳開心點。以前對她講話語氣都不夠好。對不起,真的對不起。

十二月二號,我阿嬤狀況有回復一點,眼睛可以張開。我進去看她的時候。我就問她。阿嬤:我要受洗,信耶穌。你要不要信耶穌。這樣我們以後就可以在天堂再相見。你只是先上去上帝那邊。要幫我佔個好位置喔。她就點頭。同意。我很驚訝。我ㄧ共問她三次。她都點頭。十二月三號,我指導教授與他們教會的牧師,就來病房幫我阿嬤受洗。感謝主,我阿嬤自受洗那天到安息前幾天,病況都出奇的穩定,心情也很平靜。

之後,我常跟我阿嬤說,有煩惱就跟耶穌說。他愛我們。我也一直幫阿嬤禱告。
感謝主,對我的愛護,何況這愛從我未信主就開始。感謝主,再最沮喪的時刻,讓我接受到福音。感謝我的指導教授。感謝主,對我阿嬤的疼愛,也讓她最後一段時間能走的安詳。感謝主,讓我與阿嬤得著盼望。讓我知道阿嬤對我滿滿的愛,如主祢對我們的愛。

我的存在。像我這無名指中的戒子一樣。這戒子的存在感,我以前很不喜歡。這戒子是我阿公過世後留下來的,我阿嬤很珍惜。並將這戒子給我。我以前一直不喜歡戴,因為我不喜歡這種戴戒子的感覺。所以一直放在我阿嬤那邊。不過我阿嬤過世後。我從家人那領回這戒子。我戴上它。我突然很喜歡這種存在感。這種存在感好像可以時時提醒我,阿嬤對我的愛。這種存在感,是讓我時時感謝阿嬤對我的疼愛。
我天上的父阿!感謝祢在這關鍵時刻,將福音傳給我與我阿嬤。讓我與我阿嬤對於死亡不用懼怕,與其他家人相比,我能夠平靜的面對阿嬤的安息。縱然心中有許多懊惱、後悔。沒在未信主前對阿嬤好一點,沒有好好回應從阿嬤那裡白白領受的愛。以前跟阿嬤去市場,我總是拖著菜籃自顧自的走。現在我多想牽著阿嬤、扶著阿嬤去逛市場。跟她出去旅遊,勾著她的手。人們都會以羨慕的眼神看著她,好讓她開心,並得榮耀。

主阿!感謝祢在這時刻,讓我準備這見證。基督徒生活,也像這戒子的存在感。
雖然很多以前習以為常在做的事、說的話,現在不能說。雖然自己要用很高的道德標準來生活。但我很樂意接受。因為,我實實在在的感受到從主那裡白白領受的愛。這種存在感,是要提醒我,主對我的愛。我人生觀也轉變成為願能榮耀主之名。這是我對阿嬤離開的感觸。也是主讓我領受的見證。

今天。很高興邀請兩位姑姑,還有我姐姐。這兩位姑姑也是從小就對我很好很好。

他們倆也是我們家最早受洗的基督徒與天主教徒。但似乎。他們沒有感受到神給我們的愛,神對我們的恩典。在阿嬤受洗後,心理上與身理上的好轉,甚至最後的離去。這些都是阿嬤為主所做的見證,也是禱告的力量。

阿嬤的離開,他們非常非常的難過。我想他們需要瞭解我從主那裡所領受的見證。也唯有依靠著主才能走過憂傷。我常在想。主阿!祂巧妙的安排我在這環境中長大。

讓我一步一步的往前邁進。並在最關鍵的時刻,接受主的光。是何等的恩典。祂怎麼對我這麼好。雖然人生還是有許多不如意之事。但是我只希望在未來能繼續有主的同在。

作我腳前的燈,路上的光。並能榮耀主的名。感謝阿嬤。我最愛的人。感謝他從小無怨無悔、不辭辛勞的養育我長大。

將這首歌,獻給最愛我的人也是我最愛的人,阿嬤。還有從沒見過卻對我這麼好的上帝。

You Raise Me Up
When I am down and, oh my soul, so weary;
When troubles come and my heart burdened be;
Then, I am still and wait here in the silence,
Until you come and sit awhile with me.

You raise me up, so I can stand on the mountains.
You raise me up, to walk on stormy seas.
I am strong, when I am on your shoulders.
You raise me up… To more than I can be.

這段歌詞完全表達我想獻上的感謝。感謝阿嬤養育之恩。如今我才可以站在這。感謝主一路上的保護。我才能渡過人生的暴風雨。我很堅強。因為我知道我有你們的愛。是你們的兒女。感謝你們。超乎我所求所想的賜與我。謝謝。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