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7月17日 星期日

小事上倚靠主 -- 劉志忠

寫作於2005/07/17
作  者: 劉志忠 弟兄



這次是我第五次站在這邊為主作見證,感謝主,這次要見證的是---神如何在一些小事上垂聽禱告帶領我。首先先簡單自我介紹一下,我78年在和平受洗,青契、社青都在和平待過很長一段時間,現在是從事律師的工作,服事是偏重在客家福音及弟兄的工作。

【 當兵經歷】

在見證當兵期間一些奇妙的事之前,我須要先交代一下前情提要,大家可能會比較快進入狀況:之前見證我遇見大光,神說「傻孩子,我愛你」,我就覺得神好像特別愛我,所以我就想要更多回報他,就很想、很想要去當牧師,為他傳福音,一生為他所用,心裡所想、實際所做的都是預備成為一個傳道人,然而,神沒有同意我這樣做,一直等不到神的呼召,我就很難過且不高興,就跟神嘔氣,但也沒有辦法,他比較大,所以只好回來參加律師考試。第一次參加律師考試考不好,就先去當兵,當時當兵還是有一點惶恐,不像現在有替代役,輕鬆許多,當時我聽到一些見證,提到好像可以跟神開條件,我就單純地跟神禱告,我開了三個條件,第一要能做禮拜,當時我覺得這個很重要;第二我要能存錢,因為退伍之後可能要補習,要用錢;第三要能夠唸書,如果不能唸書,會愈當兵愈笨,就這樣跟神開了三個條件,沒有等到神回應就去當兵了。

當兵會先到新兵訓練中心,訓練中心結束後會抽籤,有人會抽到外島,有人會透過關係到比較好的單位,我也有關係但不想靠關係,後來我選擇到新竹湖口裝甲兵學校受訓,因為保證不會到外島。裝甲兵學校簡稱「裝校」就是「莊肖維」,顧名思義就是跟裝甲車、戰車有關係,我是受戰車射擊士的士官訓練,就是負責打戰車砲,砲管有105mm,射擊時整個山頭都會震動,受訓二個月結束後,繼續留下受戰車車長訓練,戰車一車有四個人,車長、射擊、裝填跟駕駛,車長就是戰車上面有一個人露出來,頭上戴很奇怪的頭盔的那個就是車長,也是受訓二個月。在受訓四個月期間,假日如果沒有回家(我家住台中),就到新竹附近客庄教會做禮拜,第一次到客庄教會做禮拜,看到一個原住民牧師在客庄牧會,感受特別深刻。放假時都會有留守人員,阿兵哥沒有人不喜歡放假,不管是不是要約會或是回家,反正就是不要留在兵營--那個鬼地方,所以就會有人「賣假」,就是他不想留守,就會以一天1500-2000元的價碼徵求是否有人代為留守,我當時沒有女朋友,也不常回家,而且也過了愛玩的年紀,所以有時就會幫人留守,三天下來,也有5、6000元,不但省去休假的花費,還能賺錢,對阿兵哥來說,算是很不錯了。

四個月受完訓,我抽籤抽到屏東萬金的營區,那是同學最不想去的地方,因為最遠而且很操。到了萬金之後,發現真的是很偏僻,旁邊是原住民部落,後面是中央山脈三千公尺的北大武山,真的是天高皇帝遠,發生什麼事,也沒有人會知道。我被分到「變態連」的戰車連上,不是指全連都是變態,而是連長變態,為什麼這樣說呢?因為他拼業績,他想在長官面前當紅人,如果有什麼比賽,他都要做到最好,但是就操阿兵哥操到不行;而且他極端情緒化,不高興就叫全連全副武裝、換運動服的「換裝」遊戲,誰只要慢一點點就禁足,如果阿兵哥立正手沒有貼緊,他就問你:手為何沒有貼緊?你是不是抗命?!抗命在軍中是相當嚴重的,每一個人都被他玩,就連快要退伍的老兵,他也不放過,甚至副連長、輔導長也被他玩。但是他也知道這樣玩,會被申訴,甚至阿兵哥退伍後會找他算帳,所以他就在阿兵哥快退伍時,放他們快一個月的退伍假,很多阿兵哥都是這樣算了不追究。另外一點你可能會覺得他更變態,他到29歲還交不到女朋友,他一直想追旅部的其中一位女軍官,但一直未能如願,所以他就常常利用全連聯歡晚會時,要全連官兵向旅部唱情歌,大喊「小芬,我愛你」,聽起來蠻浪漫的,如果小芬沒有善意回應時,全連就慘了,你想會怎樣呢?沒錯就是全副武裝,然幾乎都是沒有善意回應的。

我是擔任射擊士、車長兼參一,參一是管全連的休假,包括連長的休假,好像是連長旁邊的紅人,但在變態連長旁邊就完全不一樣,簡直是伴君如伴虎,我最常做的事就是準備全連休假,以及連長指示哪一個阿兵哥禁足,我就須馬上辦理。只要哪一個阿兵哥表現不好、態度對他不敬,他就會大喊,參一:某某某,禁足三天,如果小芬沒有善意回應,禁足的範圍就會擴大。到最後,甚至他只要不高興,就說:參一,你禁足三天,不高興是不是,再三天,簡直瘋了。有一次他極度不爽,就說,參一,你不准睡覺,還交待安全士官每小時叫參一起來,他想要怎樣叫怎樣,所以全連幾乎沒有人沒有被禁足的,至少都六天以上,10到20幾天大有人在,到最後統計下來,我總共被禁足34天,全連第一名,一個月六天假,差不多有六個月沒有休假,有幾次甚至跟家人講,如果我拿槍向連長開火,你們不要覺得太訝異。

被禁足這麼多天,心情當然是很差,但心裡想:不休就不休嘛,也沒有大不了,稍微忍一忍,等我退伍之後,一定要你好看!等到好不容易有休假時,我還是抽空到屏東萬巒、內埔及竹田三間長老教會參加禮拜,甚至住在教會裡面。在禁足的時候,到了禮拜天,如果營區事情較少,我就請半天假去參加禮拜,所以當兵期間跟南部客庄教會及北部客庄教會都有一定程度的了解,這對後來參與客家事工有很大幫助。

因為被禁足如此多天,所以我就沒機會去外面花錢,但該玩都玩遍了,當時士官薪水約一萬一千多,所以退伍時還存了快十萬塊,不是最多的,但也夠補習參加律師考試了。

這樣聽來,好像我跟神禱告的前二個條件都成就了,但第三個條件--有時間唸書,在這種單位,根本是痴心妄想!每個人都忙得要死,就算有空,也沒力唸書,何況我身兼三職,射擊、車長兼參一,常常要熬夜才能完成,更不可能有時間唸書。但是因為我在連長面前黑掉了,他對我極不滿意,就把我參一的職位提前六個月下參(辦交接),一般來說,大多是退伍前一個月左右交接,交接完才能休退伍假,但是我提前六個月就被打入冷宮。當時要接我職位的學弟,沒有不膽戰心驚,甚至要利用關係換單位。職務交接之後,就很涼了,因為已經是資深士官,就天天站安全士官,其他事不太須要我去作,偶而就接接電話,作簡單的記錄。安全士官有一個桌子,下面可以藏一些東西,我就把六法全書藏在裡面,沒事就背背法條、看看書。雖然有這樣的機會,但是還是看不了多少,能多看一點就多看一點,這樣意志的堅持,對退伍後能考上律師,有無形的幫助。

以人的角度來看,我實在倒楣到極點了,然而感謝主,三個條件都成就了,不是以人的想法去成就,但都成就了。之前對神極不諒解,甚至跟他嘔氣,然而在這樣過程中漸漸重拾對神的信心,他在這樣小事上,也同樣垂聽禱告,到後來順利考上律師,前、後達七、八年,信心才真正恢復,神說:我的意念高過你的意念,我的道路高過你的道路。感謝主,榮耀歸給神,阿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