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3日 星期三

不沉默的上帝 -- 蕭亦裕

寫作於2001/09/02
作  者: 蕭亦裕 執事
 

早上五點半是被大姊的電話叫醒的,奇怪!我並沒有要她給我morning call啊?「亦裕,外面現在正在下大雨,而且有颱風要來,你們今早還要出發去台東嗎?」母親和大姊住莊敬路,這次教會弟兄姊妹的四天東部之旅,我要帶母親去,所以她要先到青田街這邊與我會合,再一起到松山機場去。

有一個颱風要來是早已經曉得,截至昨天,台北已連續豔陽高照了兩個星期,昨晚(嚴格說應該是今天凌晨),找路邊停車位找到十二點多,一點都沒有要下雨的預兆,難道短短4、5個小時天氣就變了,出去旅行說巧不巧碰到颱風就已經夠倒楣了,竟然在出發時再來個滂沱大雨,雪上加霜。這還不打緊,昨天拉了一天肚子,凌晨打理行李時,突然全身酸軟無力,幾乎是趴在地上完成的,最後再用殘餘的一點力量,爬上床倒頭就睡,直到被電話吵醒。怪怪!連今年最嚴重的一次生病,也在這緊要關頭來湊熱鬧,屋漏偏逢連夜雨。這樣也好,反正已經貼出公告休診四天,台東去不成,就趁這個機會在家養病休息也好,只是這時候,上帝似乎在打盹,離我們非常遙遠。

當基督徒久了,要學會有活動碰到惡劣天氣時,要沉得住氣,老神在在、等候觀察再說,事情最後總會出現轉 機的,不要急著下定論或改變計劃。所以暫且把這個難題丟給主辦的信裕兄吧!打個電話問他怎麼辦。

「到機場再看看吧!到目前還沒有人打電話來說不去。你們是不是沒認真禱告,不然怎麼會遇到颱風?」信裕兄在電話裡的口氣有點無奈。是啊!任誰碰到這種事情,信心多少會受影響。

到機場的路上,天空不再下雨了,甚至還露出藍天與陽光,還好情況還不是那麼悲觀。

僅隔四十分鐘,飛機就把我們從台北變到遙遠的台東,一下飛機我們迫不及待地要看看台東的天空如何,喔!好家在啊!萬里無雲,稍微有點炎熱,颱風似乎還很遙遠,大家總算鬆了一口氣。

第二天,行程安排坐船到綠島,在港口候船大家還有說有笑,不知大難即將臨到,船開出了港口,才體驗到風浪的威力,當然是受到颱風的影響。很快的,沉默、難過征服了每一張面孔,不久就有人開始嘔吐了。起初我還沾沾自喜,不愧當兵時是海軍醫官,這點風浪還不會把我怎樣,那知過沒多久就開始頭暈起來,坐也不是、躺也不是,船時左時右、時上時下,讓我想起聖詩251首「慈悲愛疼大人君」,原來就是在描寫船在波濤洶湧中翻騰的情形。這時聽到導遊說還要廿分鐘才會到綠島,差點昏倒,還要再忍受廿分鐘,簡直是度「分」如年。到最後都打算棄械投降,要吐就吐吧!還好終於到達目的地。可惜有人「晚節不保」,船靠岸了,聞到船上空氣的惡臭味道,還是憋不住吐了出來。下了船,驚魂未定,聽導遊說我們運氣很好,今天因風浪太大,從台東到綠島只開這一班船,Really?該不會說來安慰我們吧!

到了旅館,小小的地方,大廳、樓梯間都坐滿、躺滿了人,原來是今天預定搭船回台東的房客,船不開回不去,正在等安排到其他旅館再住一天。大家面面相覷,明天會不會換我們坐在那邊?就算有開船,還要再暈船一次,想到就令人不寒而慄。都是颱風惹的禍!

到綠島沒去浮潛就算白來了。還好風浪還不是很大,有適合的海邊讓我們去浮潛,各式各樣的熱帶魚也看了。傍晚看電視新聞報導,昨天綠島有4個人去浮潛被漂到遙遠的外海,死了1個。原來這種天我們能去浮潛而且安全歸來,運氣已經算不錯了。

下午我們騎摩托車環島一週,中間出現很驚險的一幕。在一個風景點,正要離開時,士洋兄的母親要坐上摩托車的過程,雙手不小心發動油門,車子猛然往前衝向海岸,士洋兄一看緊緊抓住車尾,車子就在要衝下去前往左傾倒,才停了下來,真的是千鈞一髮,令人捏了一把冷汗。我檢查他的全身,還好只有手臂浮腫一塊,似乎沒有骨折的跡象。感謝神!

晚餐,信裕兄問我要不要為天氣禁食禱告,搞不好大家還要在綠島多待好幾天。我回答「神早就有最好的計劃和安排,不需隨我們的有無禱告起舞。」,其實我是有印象,不知在什麼時候聽到颱風已改變方向,不朝 台灣來了,既然如此,明天一定比今天更好。

第三天早上導遊告訴我們今天船有開,大家總算鬆了一口氣,由於昨天慘痛的經驗,回程大家都搶著來拿暈船藥,有人問我吃暈船藥有沒有效,我回答一定有效,因為今天回去風浪一定比昨天好很多,本來就不太會暈。不過我還是吃了半顆。

果然,回去大家都十分平靜,是我的藥有效,還是本來就不會暈?上了岸很明顯覺得天氣比昨天還炎熱,原來颱風來也有好處,氣溫比較涼,颱風走了,又熱起來。

直到第四天一直都是好天氣。回想起來這次花東之旅在大雨中揭開序幕,走過颱風陰影,除了暈船外卻沒受到太大影響,一切都安排得恰到好處,有驚無險。令人不得不低頭感謝神的恩典,給我們這麼好的一次知性之旅。

謝謝信裕兄的辛勞,策劃這次的仲夏之旅。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