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3日 星期三

上帝所造的路 -- 詹永名

寫作於2001/12/30
作  者:詹永名 弟兄
 

我叫詹永名,是第一代基督徒,四年前我從南投來到台北唸書,今年六月剛從大學畢業,現在在北投的惇敘高中擔任為期一年的數學科實習老師。

我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是我在信主後,上帝在我生命中所做的轉變,上帝讓我完成了許多不可能的任務,而我今天是要來跟各位分享上帝在我的價值觀上的改變。這必須要從我的成長背景說起:

我是家中的獨子,在我上面,有三位姊姊。是的,就正如各位馬上聯想到的,我的父母是為了生一個男的才生了四個。在十多年前,我的父親就已經從事環境工程的工作,在當時台灣還沒幾家這種公司。而當時正巧碰到台灣環保意識的抬頭,因此我父親公司的業績蒸蒸日上,而在六年前,我的父親開始將一部份公司遷往大陸,且在大陸的業績更是遠超過台灣廠的利潤。我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

雖然物質從未缺乏,但我內在的價值觀,卻一天一天的腐蝕,而且我不禁要說,以前的我價值觀還不是一般的偏激。舉例來說,信主之前的我並不會去瞧不起沒錢的同學,因為我覺得他們以後搞不好會很有錢,但我卻十分瞧不起他們的父母,因為當時的我覺得,他們為什麼不能像我父母創業時一樣,每天只睡一會兒,其他時間都在拼命賺錢呢?一定是懶!所謂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沒錢活該。另外我也常常毫不保留的展現我們家的財力,小從我的電動牙刷、電動梳子、名牌球鞋、背包……等等日用品,大到學校募款的金額。都是我的舞台。當時的我一點都不在乎別人知道我是有錢人的小孩,甚至對於那些羨慕我的同學感到反感,因為我覺得我從未羨慕王永慶比我家有錢,那你又怎會沒志氣的羨慕我家比你家有錢呢?各位不妨想想,當時的我邏輯思考是不是真的出現了不小的問題呢?但我要告訴各位,在當時,一般而言,別人都無法有效的說出我的觀念到底錯在哪裡呢!但上帝卻早就準備收拾我這隻潑猴了!

首先上帝讓當時在明星高中就讀且成績不錯的我嚐到聯考的挫敗,但當時的我仍然氣焰高張,因此雖然再重考一年中我的成績更好了,也理所當然的我更瞧不起那些成績比我差的同學。但上帝卻再次動工。祂狠狠的讓我再跌一次,也讓所有認識我的人都跌破眼鏡。這次,我的父親不再贊成我再重考,因此我便北上,開始我的大學生涯。

在心不甘情不願的情況下,我開始我的大學生活,也進入了長老教會及長老教會青年團契,有了固定的教會生活。或許是兩次聯考的大失常,讓我不禁開始懷疑,上帝是不是有話要告訴我,不然祂一向最幫我的啊!也就是在那個時候,我開始和上帝做每天的交通,並一點一滴的了解祂要我做什麼、改變什麼,或許是我的進步十分緩慢。上帝看不下去了,祂又再次動工,這次的動工讓我找到了一生的職志。

在我大二那一年,學校通知我有申請修教育學程的資格。當時我很猶豫是不是要去報考。一來是真的很難考,二來是因為當時的我仍舊認為一個男人去當老師是件可恥而沒出息的事,不僅畢業後一個月只賺四、五萬,而且社會地位是越來越低,成天教同樣的東西、說同樣的話,如此平淡的生活太不適合一直想賺大錢的我。但上帝卻做工了。雖然我百般的不願意,也偷跑了好幾次,但大家都知道,這是沒用的,上帝總會把我乖乖的抓回來,讓我做真正應該做的事。

上帝讓我順利的考上,並且在修習的兩年中一點一滴的體會當老師的樂趣。但可別輕忽了上帝對我們的期許。從我考上的那一天開始我就很清楚的知道,上帝不僅要藉著強迫讓我當老師來停止我對金錢的過度追求,更要我在教導學生課本上的知識之外,帶給學生生命中最寶貴的禮物│信仰。

現在在教學中,我常引用聖經的話語來教導學生,面對問題學生時,也會盡量引用箴言的話來和我的學生作溝通。讓我的學生慢慢地了解基督的信仰,並且將他們放在我的禱告中讓上帝來管理。

我真的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我愛上了當老師,一個以前我最瞧不起的行業。或許大家聽起來沒什麼,但我要說上帝讓我從一個貪財工於心計的商人成為一位甘心樂意去傳講福音的數學老師,這樣的改變如果不是上帝,又有誰能辦的到呢?在這裡我也要跟即將踏入社會的學生說,不用花太多的心思去比較怎樣的工作會較適合將來的你,多花心思與上帝溝通;祂,自然會告訴你,而且可能是一個你從未想到、考慮到,但卻絕對是最適合你的一份職業。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