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9月18日 星期日

突破 -- 羅鎧

寫作於2005/09/18
作  者: 羅鎧 弟兄


每一個信主的家庭都曾經歷一個神奇的故事,才加入基督教,我們家也是。我的曾曾外祖母在歷經喪子之痛之後,選擇了基督教,但是我今天不是要講這個故事,如果你想廳的話可以以後來問我,我要講的是我的信仰成長。

我記得我曾經聽過〝公務人員基督徒〞這個名詞,我就是,雖然我沒當過公務人員,因為我從小就跟我的外婆和我媽參加大人禮拜,每個禮拜天早上,全家上下出動,女孩子忙著化妝,因我們家是母系基督徒家庭,就是全家大小都隨媽媽這邊去禮拜,而我們家的女孩子比較強悍,所以阿姨和我媽的老公都不會反對我們去參加聚會。

我從小就覺得參加禮拜是非常無聊的事情,坐在那邊,永無止境的聽講道,我跟我表姐最興奮的事是會後的阿們禮,就這樣。

我不會彈任何樂器,也沒加入聖歌隊,因為我喜歡獨唱(笑),我什麼才能都不會,所以鮮少為教會服事,後來加入了兒童主日學,也沒有什麼特別的表現,上了國中更沒去參加大人禮拜,那時候對於我來說我是宇宙的中心,也因此埋下我之後輟敗的伏筆。

我是台東人,但我在國中畢業後就上台北唸書,那時我考上了第二志願師大附中,上了高中我十分不習慣台北人的生活,每天花極多時間在通車上。當時我心理因為考不上建國高中而鬱鬱寡歡,內心深處的聲音,讓我超不想唸書,忘記了熱情也忘記了目標。每天的生活充滿混亂,正因為很混亂,使我實在不知要怎麼回憶起我高中的驚人生活。而信仰生活除了禱告之外也沒有上教會,我稱之為屬靈的黑暗中古時代。那個時候我常常嘆氣,甚至可以嘆氣達一個早上,那種發自內心的無奈,總是被自己的無知給掩蓋。但我知道我的個性,是那種熱情而且很有野心的人。

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在高三的最後一次模擬考我的成績250,我心想我到底是考六科還是考五科。當我確定我是考六科時,我心想死定了,這是什麼鬼分數,所以我當時毅然決然的跑回我在台東的家閉關一個月,那段日子超級可怕,我每天早上六點起床,然後唸書唸到晚上十二點或一點才睡。就這樣持續一個多月,在那段難過的日子裡,藉著禱告和讀經讓我的心能稍稍平靜。聯考那天,颱風來了,且在台東登陸,所以台東風大雨大,考試因為一些政客的推動下照常舉行。感謝上帝,這場考試印象最深刻的部分是數學科,當時我做數學的習慣是先做我會做的,那時我大概已經做完了,時間還剩30分鐘,可是我有高達40分的題目不會作,可猜想到的,若我不去碰那些題目,我的數學大概就跟我以往的數學一樣只有40分左右,可是那時我把鉛筆放下前,我做了一個禱告,我說上帝請你賜我力量讓我突破,結果當我開始作題的時候我全都會作,最後我的數學拿了83分,大概是高中時最高的一次吧﹗

經過了風風雨雨我不得不去相信有一位神在照顧我,就像照顧我的家族般。我想經歷了越多,就會發現這世上有太多的無奈,和太多的不確定性。可愛的上帝就是用祂奇妙的方法讓我去相信祂。這個月我的大舅去世,這是我人生當中第一次有一個至親去世,我的母親在每一天晚上都流眼淚,他常跟我說他十分難過,可是我感受不到,因人的愛是有等差的,你對父親、你對同事和你對朋友的那份愛是有等差的,我常覺得母親對我的愛一定沒有我對她的那麼深。可是上帝對我們每一個人的愛都是相等的,當我哭的時候祂一定也陪在我旁邊哭,當我笑的時候祂一定也陪在我旁邊笑,我覺得基督徒是最幸福的,我的父母、我的朋友不一定了解我,但是上帝一定是最了解我。

我在上個學期修了老莊思想,我很喜歡把上帝比喻作道家的大一,祂是最完美的,是圓滿且唯一的,而我們都是祂分株出來的器是不圓滿的,是祂的一部份,有的時候總是會被自己的軟弱跟無奈困惑,但是當我面對上帝,上帝祂會給我問題的答案,每次禱告時都讓我跟她能更接近,我很感謝我的外婆把這個信仰傳承給我,這個信仰不單是全心信賴祂,還保存著許多奇妙的愛,我希望能把這份愛的喜悅和神奇的信仰傳給我身邊的人,感謝上帝。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