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5日 星期日

上帝沒有放棄我 -- 陳碧蘭

寫作於2006/11/05
作  者: 陳碧蘭 姊妹

第一次進入教堂上主日學,是在8歲那年的夏天(1957);聽鄰居的小朋友說:星期天到我們家附近的教堂去聽故事、唱歌,結束之後還可拿到一張漂亮的聖誕卡片。在那物質缺乏的年代就為了這童稚的理由,我初次來到神的身邊。

高二那年,我參加了教會的少年團契,因為我的同學是牧師的女兒。我的家是屬一般傳統的信仰,母親以拜拜為精神的寄託,雖然我到教會的活動並未受限制,但這令我每次做完禮拜回來就有些罪惡感,好像背叛家人,這樣的感覺深藏在我內心許久。回想在教會的那段時光,特別是聖誕夜報佳音,教友們準備豐盛的點心,讓我們享用,還有聖誕節的火鍋大餐,那是最快樂也是最令我懷念的時刻。不過這光陰也隨著畢業,同學們各奔前程暫歇了,我又回到在教堂外徘徊的日子。

1980~1984年,我先生到美國唸書,在期間他到教會去了後來也受洗。1984年先生回台之後,他提議上教會,在我腦海中,又浮現以前看到教友們常穿戴整齊漂亮的坐在教堂做禮拜的寧靜景致,那是我嚮往的氣氛。因此一家人就前往我年少時曾去的那所教會做禮拜。不過只去了幾次,後來因兩人忙於工作及照顧小孩(當時沒有週休二日),又漸漸懶散了,我又離開了神。

1997年,我碰到生命中最煎熬的困難,幾乎要崩潰。痛苦的我,不斷的求援;一般民間的卜卦、算命、風水甚至到廟裡拜拜……,期待事情能獲得改善。未果,反而使我更混亂。混亂中最後我想到了上帝,我想,也許上帝可以幫助我度過難關。於是我主動找一家未曾去過的教會,參加禮拜,也買了聖經。我曾期待痛苦的煎熬,在我加入教會的那一刻,即時得到解決,像是睡一覺起來第二天就沒事了;我想藉助那我所期盼之神的力量,如同祂能使癱子行走,使瞎子看見,祂能不能也立刻讓我身邊的一切改變,把我從痛苦的深淵拯救出來? 現在的我回想起來,我能明白神是在我身上慢慢的做工,祂給我功課是內求的,面對自己所犯下的過錯以及我的愚昧無知,學會真正的包容與愛,唯有這樣才能獲得救贖。所以對當時未能領悟的我來說,結果是落空的。最後我失望的離開了教會,也離開了上帝。

前年〈2004〉,我無意中參加一所教會辦的讀書會,在讀書會中,我感覺教會很溫暖,看到教會的人,非常有愛心和熱心,尤其對一位非基督徒家庭的智障兒,表現關懷關心的那一幕,我深受感動,因此我決定開始參加這個教會的主日禮拜。經過了一段時間,我也準備受洗。但不知為什麼心裡覺得有很大的壓力,充滿不安和掙扎,最後我選擇逃避。我對這教會的牧師、傳道人以及一些姊妹有很深的歉意,不敢見他們,也不敢去教會了。

去年〈2005〉6月,我在路上碰到20多年未曾碰面的老同事“和美姐”,她是和平教會的會友,她邀請我去聽蔡牧師的創世紀導讀,因有前車之鑑,所以我問她說,聽了以後,妳會不會要我來做禮拜?她笑笑說:不會啦,只要來聽就好了。抱著嘗試看看的心情來聆聽,卻沒想到,原來聖經也可以是如此生動的被詮釋 ﹗我確實被吸引住了,開始期待每個禮拜四來和平教會,後來蔡牧師無法繼續上課,我頓時有些失落,卻不想放棄,我轉為做禮拜,我想這是上帝的安排吧 ﹗在主日崇拜中,蔡牧師的證道又深深的打動我,使我頓悟到自己的無知和軟弱,我開始去讀經、禱告、默想,過程中我更發現自己真的很無知,真的很軟弱,每每遇到困難,就一味的要求上帝,若沒有很快達到我的心願,我就埋怨上帝對我不好,上帝是不公平的,我甚至還懷疑上帝是否存在?從未敬畏過神的我,此時才發現自己是何等的不堪。因此,我開始學習做內省的工作,去默想上帝的話。從神的話語中,我似乎得到力量,也學到了如何來面對困難。但有時困難依舊,我對上帝的信心又動搖了。

那知神一再地饒恕我,給我機會,祂始終沒有放手。我開始想認罪悔改,但這是何等的不容易,所以我真的需要神,來幫助我,來改變我。我想要有一個屬靈的家,我想要成為神的兒女,我決定要受洗。今年6月18日,我終於接受洗禮。當天回到家,摸著教會新贈的聖經,看著蔡牧師和師母贈送的卡片上寫的『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歌林多後書 五章17節>。我內心悸動,久久不能自已。

神,很奇妙的帶領,從我8歲初次上主日學到58歲受洗,其間的50 年,神始終沒有放棄我,祂真的很愛我,讓我這隻迷失多年的羊,終於回家了。我願一輩子緊緊依靠耶和華,我願做個順服的孩子,成為整個家庭的祝福。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