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4日 星期四

關懷 -- 張筑鈞

寫作於2003/06/22
作  者: 張筑鈞 姊妹 

我是筑鈞,今年1月26日,我在眾人面前宣告我的信仰,決志受洗,歸入主的名,母會是台南灣裡教會。這個星期五我剛從師大畢業,還沒有開始工作,所以目前的身分是待業的優秀青年,準備回台南的高中教書。今天,在我即將離開和平教會,這個帶給我許多信仰衝擊,也為我信仰建立根基的地方。我願意跟你們分享我生命中與神相遇的經歷。盼望這樣的分享,藉著聖靈的工,真能觸動一些人的心,也彼此提醒。

國小的時候,媽媽開始帶我進入教會,國、高中也很穩定地參加聚會,參與服事。但是信仰對我而言,是很遙遠的。我難以明白,媽媽口中所說信仰的美善。只知道聚會是一種責任,服事是一項工作,甚至成為媽媽將福音帶入家中的阻礙者。但是感謝神,祂藉由我大學時代的許多經歷,來操練我對祂的信心和依靠。
其中,與人關係的建立和互動,是我學習最大的功課。進入師大,不是自己所期許的目標。所以,帶著落寞的心來到這裡求學。但是,神的預備卻出乎人意料之外,身邊真誠相待的朋友,使我身處在被照顧的環境裡。無論是團契或是室友之間,我都享受在彼此付出與回饋的互動中。在我大三下的那一個學期,進入服事後,發現同工之間會產生的摩擦是很多的,因此也需要溝通,以及彼此的代禱。就在我藉由不斷的服事,來回應神對我的愛的同時,我卻因為自己個人的驕傲、喜好厭惡,以及逃避壓力等種種的因素,而持續拒絕了一位姊妹的關心,忽略她對這段關係的努力。不過,當她愈靠近,我逃離的心就愈強烈。

我清楚這樣的情形,是上帝不喜悅的,心中也不會有真正的平安。但因著我們個性上很多的差異性,但生活範圍卻有許多的重疊,因此不和諧的氣氛,也就會隨之增加。在這樣的過程中,和許多弟兄姊妹分享只是為了自己的情緒有一個出口,但是我並不想作什麼太大的改變。我知道,這時的我靈裡乾枯,而且我生命中也一部分是停擺的。

還記得,曾經和一位輔導聊到這樣的情況,他鼓勵我為自己和這位姊妹的關係禱告,可是我不願意。輔導柔性的勸導說:『那是因為我不敢正視這個關係當中的問題,而且不敢面對自己的罪。』這句話重重的敲進我的心。於是,我開始嘗試著為我和她禱告,雖然我沒有作任何其他行動上的努力。

大三升大四的暑假福音隊,因為知道她要去,一度讓我很沮喪。所以在她到的前一天晚上,我帶晚禱時,還特別請隊員為我們禱告。這幾天的服事裡,她以卡片關心我,而我依舊沒有給她任何回應。也許是因為清楚這位姊妹的包容,因此我可以恣意地為所欲為。最後一天,泛舟活動結束後,累得倒頭呼呼大睡,醒來卻不見這位姊妹的蹤影,我心中的失落感好重好重。因為我連她要離開,我都不知道。突然深覺自己的愚蠢,為什麼拒人於千里之外,為什麼讓自己陷在這樣的景況裡?

然而,上帝的話語,卻適時地指引我們方向。約翰壹書四章二十節:「若有人說『我愛神』,卻恨他的弟兄,就是說謊話的;不愛他所看見的弟兄,怎能愛沒有看見的神呢?」看到這經節時,我很難過,覺得自己不是上帝喜悅的孩子。我投身在服事裡,卻沒有真正的愛。於是我開始想改變、改變自己、改變這樣的關係。但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做,也沒有勇氣去做。因為長時間的冷漠,一定對她造成不小的傷害,所以我只能依靠上帝。

新學期的第一個晚上,我們似乎都心照不宣的避開這件事,很自然地,我們開始對話。到現在,因著她的體諒,她從不追問這段時間所發生的事情,我們又可以彼此分享、一起大笑。那一天我們聊到清晨三點多,睡前,我向上帝作了一個感恩的禱告。原來我的擔心都是多餘的,我想愛我的神必定安慰了她。在人不能,在神凡是都能。

最近,在我信仰上面臨許多難題時,我更清楚地感受到她在我身旁支持我,陪伴我同哀傷、也與我同喜樂,我真的好感動。今天,我所要見證的不只是上帝在我們關係中奇蹟式的改變,而更感謝神在這樣的過程與經歷裡面,這段友誼不但沒有變質,我仍然擁有這樣的好朋友。而且我深知這位姊妹疼愛我、照顧我,更讓我確信上帝也是我們關係的主,祂也是垂聽禱告的神。

神在我生命中之預備是充充足足的,祂給了我一位在生活上、在信仰裡都能分享的朋友。當我信心未堅定的時候,上帝仍然牽著我的手,引導我前面的路。很喜歡媽媽曾經勸勉我第一句話:『依靠上帝的人,不見得每件事都會成功,但是每件事一定都有上帝的祝福。』在大學的階段裡,經歷許多的風浪,同時也深深感受上帝同在的平安。我相信自己可以帶著神以及你們給予我那豐豐富富的愛,昂首闊步。最後,我要謝謝這位姊妹的包容與寬恕,恩甄,感謝你!也謝謝上帝讓我有勇氣在這裡作見證,謝謝大家,願神祝福我們每一個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