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3日 星期三

一路與主同行 -- 張博銓

寫作於2001/12/02
作  者: 張博銓 弟兄
 

各位弟兄姊妹平安!

我是博銓,現在是政大經濟系的學生。小時候因為爸媽的關係所以我是在大安教會受幼兒洗以及參加幼兒班,後來因為搬家以後,家離和平教會非常的近,我爸因此決定將國小的我和哥哥們一同送到和平教會來參加兒主。很感謝 主讓我來到這個教會,從小受到眾多老師與輔導的關懷與造就,使我如今總算是成熟些!不再是個長不大的孩子。

其實,我一直是個不大會講見證的人,怎麼說呢!也許是自己的生活在上帝的保守下太平順了、太安逸了,以致於實在講不出什麼動人的見證。有人說平平順順的生活也不失為是一個不錯的見證,也許吧!感謝 主讓我生在一個基督徒家庭,能夠在這麼小的時候就能夠來認識祂,也能在之後的路上能常常跟隨祂的腳蹤行。小時候的祂對我而言就如空氣一般,雖然不是那麼能感受到他的存在,但是卻深深知道有祂的存在。雖然摸不著祂,但卻感覺是在祂的包圍之下。祂這樣的神祕存在,在我的人生卻扮演著最重要的角色。

記得在國中的時候,當時的分班是常態分班,而自己在的那個班是一個蠻亂的班級,班上大約有一半的男生會常抽煙,有的則會去勒索、偷竊,而且班上讀書風氣可以說極差,當時真的是很厭惡這樣的一個環境。每天的心情可以說是愁雲慘霧,過得相當不快樂。說真的,當時的生活只有每週的星期六才是我最高興的時候,因為我可以來到和平少契。很喜歡在團契那種被照顧、被關心的感覺,暫時不用想到學校那兒沈重的考試以及同學們一張一張醜陋的臉。

當時心中就很清楚自己是個基督徒,所以在班上常常我會保持一個不錯的形象,特別是班上有不正義的事發生,例如:全班在作弊時,我常常是默默地禱告安靜地寫著自己的考卷;或著,班上有人去打架或是偷東西了,當然有時我會因為膽小而不敢主動勸阻,但是我總是會默默地為他們禱告或是在之後輕聲地勸戒他們。這份正義感、這份明辨是非的心,除了要感謝我爸媽良好的家庭教育外,更該歸榮耀給神。真的不是我能做什麼,若不是祂的帶領,聖靈的時時保守,現在的我還能是這樣嗎?若不是主的看顧,也許在當時的我就這樣陷入了這邪惡的漩渦之中;若是這樣,如今你們看到的我就一定不是這樣了!

上了大學,也是我一個很不一樣的轉變。自己的志願與性向,大約在高中的時候就已經很確定了,想要將來從商;然而,上帝卻開了個玩笑讓我進了政大民族系,在大一的時候,我就是努力的讀書來好好準備轉系以及參加我們政大的校園團契;不過,很讓我失望的是,上帝讓我在一年級的轉系中失敗了,說真的我非常的難過,想哭但是哭不出來,而且開始有些埋怨神,也許自己心裡知道要順服,但依然難以克制。雖然自己的境遇與約伯仍是相差如此的大,但軟弱的我不禁還是向神抱怨。那時的我開始徬徨我的未來,我不知道上帝到底要如何帶領我,但在一連串的禱告之後,上帝仍然將「繼續轉系」這方向放在我心中,因此我也沒有放棄我的執著;在大二,我選了很多我有興趣的課,將自己的時間填得滿滿的;但在信仰上,我依然沒有放棄,而且還接了政大團契的小組長,成為同工當中最小的,也是學分修最多的。回頭看大二的我,心裡真的有說不出的感動與感謝。因為大二的那一整年,其實可以說是我大學中的低潮期,因為我的定位蠻奇怪的,我是民族系的,可是我的學分大部分不是本系的,跟系上同學的關係越離越遠,由於事工繁多的關係,漸漸變得將生活的重心都放在團契,反而跟班上的交集越來越少。幾乎天天都是跑教室去上課以及跑圖書館K書,另外也就是忙裡偷閒地去團契跟弟兄姊妹聊天。忙碌的生活,使得自己的身體漸漸不堪負荷,操勞與睡眠不足反而變得是家常便飯。

經過一年這樣的生活,總算靠著主撐過來了,回頭數算恩典,實在是數也數不盡。在繁忙的課業中、在忙碌的事工中、在自己的人際關係上,我真的清楚的看到了 神一步一腳印的帶領著我。轉系成功,是我人生目前為止最大的轉捩點。如今的我,已是在念經濟系了,對自己的所學與現有的服事,除了感謝還是感謝!。感謝創造宇宙萬物的主在我身上所作的工,以及願意使用我這個不配的器皿。自己也在今年九月十日的主日接受了堅信禮來回應主,與此我願意在眾人面前將自己的生命向主來擺上,我願意…我願意˙…。願你們也一同來經歷這奇妙的救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