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3日 星期三

改變 -- 李俊佑

寫作於2001/06/16
作  者: 李俊佑 弟兄
 

大家好,我的名字是李俊佑,去年師大資訊教育系畢業,目前正在和平高中任實習教師。

我的家鄉在環境優美的花蓮瑞穗,那裡是個依山傍水,非常美麗的地方。我出生在一個農村世家,爺爺那一代的人以務農為主,我的父親是一個國小教師,除了平日的教學職務,為了家計,還需要在田裡耕作。在我高中離校唸書以前,家裡飼養了許多動物,比如牛、羊、梅花鹿和水鹿等等,所以當我在國中、小學的時候,回到家裡,除了應作的功課,還要幫忙割牧草、切草、洗鹿舍等等工作。家裡早期的經濟,在我的印象中是相當辛苦的。我的母親原是幼稚園老師,有了小孩之後,為了家庭而辭職全心照顧家裡。

從很小的時候我就在教會裡長大。我的母親是一個敬虔的第三代基督徒,在上帝的命令下嫁給了未信主的父親。母親非常的偉大,在一個未信主的家庭中面對很多折磨,但是她仍然一直忍耐,靠著神的恩典一路走下去。父親和母親在一起之後,經過十年的日子,才歸入主的名下。我們家三個小孩,在母親的保護下,算是在教會裡領受神恩典長大的小孩。

在我小時的印象中,我的父親一直是個個性直率、脾氣躁烈的人。每當有一些事情是不合他意的時候,他就會破口大罵,拿起東西摔碎。我印象很深的一次,是在工作割草的時候,因為我們小孩做錯了事,被罰跪在客廳。當時他手拿鐮刀,面目猙獰的樣子,如同鬼魔。二十年後的今天,你從來不會相信,這樣個性的一個父親,如今卻是溫柔體貼,又笑容滿面的人。若是你到我家來,你會看到一個熱情又親切傳福音的一個人。人說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這樣的改變,只有神才做得到。母親的面容未改,如今所看到的是一個比以往更有深沉智慧的婦女。我一直到大學,才明白這是神給我一生中最重要的禮物。

我有幸在這樣一個有神恩典的家庭長大。從很小的時候,我個人的各項才能就一直是超過當地許多同齡的小孩。我參加過許多大大小小的比賽。我在當地一直是傑出的小孩。我不能否認神所賜的恩典,但我的的確確十分驕傲。我第一次因驕傲而跌倒,也是因此確認這位神的存在,是在我國三的時候。在國一的時候我因領導班上佈置教室得了第一名,就驕氣橫生,變得很喜歡指使人,又和父親一樣脾氣爆躁,就造成全班同學的反感。在當時間,班上的同學是沒有一個人會理我的。我在國中需要朋友的時期,只能找隔壁班的同學為朋友。

我非常地難過,也不知道要如何是好。在當時有一個很好的牧師,每週都會到我家裡查經,在查經的當時他一直鼓勵我們要做一件事:向神求證祂的存在。牧師告訴我可以和神立下心志,好好地讀經,好好地禱告,只要一年認認真真地這麼做,向神禱告說:「如果你就是那一位神,而且你存在,我好好地讀聖經,好好地禱告,若你不讓我感到你的存在和權能,我就要努力別的事,不再相信你。」接下來一年的時間裡,開始每天的約定,認真努力地讀聖經和禱告。新約讀了,又讀舊約,利未記、民數記這類文數字的枯燥記載,我也照讀。每天就為了我自己的人際關係,又流淚,又深切的祈求:「主啊!我的人際關係好差,我希望和班上的同學,和我的好朋友和好,求你幫助我。」如此每天讀經、禱告將近一年,直到我承認神的權能超過我的想像。國三那年,我非常喜樂地畢業。

在花蓮高中三年的日子是截至目前為止,我個人最為熱切追求信仰的時間。神以超乎想像的方式帶領我更深刻認識祂,發現他的愛,找著真理,對著真理如飢如渴。我幾乎沒有辨法找到一個字詞可以確切地形容在當時的感受。在我高三畢業的當年拿到了德育和群育的特優,當時的我激動不已。我的努力,僅僅是追求那一位獨一的上帝而已,祂給我的,卻遠遠比所拿到的獎狀還要多更多更多。感謝主。也在這三年中,確知神要差用我回到花蓮,我立志一生給主用,遵守聖經所教導的一切原則,並若神呼召我,我將獻身為傳道人。

帶著一身的才能,並高人一等的智慧和屬靈恩賜,我以過人之姿來到台北。我唸的師大資訊系並不是很有名,但是神使我甄試上這所排名在第二類組前十三名,師大分數最高的系所。我如此的幸運,卻引起我生命中第二個驕傲。進入大學之後,我自以為此後平步青雲,知道自己有許多才幹,一定要好好在大學中大放異彩。我參加系上籃球球隊,又加入系學會美宣股,又參加吉他社、國樂社,以後又接任許多幹部。這些正是我掉進驕傲陷阱的第一步。後來在憑藉著這光彩交了一個未信主的女朋友,此後即走進幽暗的深谷中。

我和我的女朋友有了不適當的身體接觸,超越基督徒男女交往的界線。當這些事發生之後,大一下,上帝突然使我開始回想起當初抓住信仰,抓住生命的時刻。我突然驚覺現在的我,和以前的我有如此大的不同。不敢相信,對信仰生活和聖經教導如此堅持的我竟然做出這種事;尋求真理的心靈,和愛好慾望的肉體同時並化地在一個人身上。

接下來我的景況愈加淒慘。兩人的交往繼續,罪惡就一直揮甩不去。我硬著性子想要走下去,卻沒想到問題不僅沒有解決,反而壓力愈大愈糟。內在的聖靈和良心的聲音告訴我「不可以」,但我的身體像是別人的不受控制。我想起保羅所提到的,「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這正是我的景況。我開始想要休學,逃離這個可怕的環境,我在想我為什麼要來到這個鬼地方?我恨透了所有與我作對的人事物,我並不想要這樣的生活。以當時的個性,休學這件事我一定做得出來,驕傲使我硬撐著留下來,使我害怕返回家鄉,因為以一個獨特之姿來到台北的學子,如今卻為了些別人看起來很小的事休學,實在丟盡了臉。外在環境的不允許,內在心靈的衝突,如此心靈的交戰,我想選擇死亡。我們學系的系館在十樓,我真想一躍而下,在墜地前的三秒鐘可以放開束縛而得到自由。

大二下在禱告後我和前女友分手,嘗試改變。然而我的狀況還是不好。在這裡有些和我較熟的朋友,可以看到並描述我在大三穩定進入和平學青團契前的樣子。有一段時間我幾乎精神分裂,講話不能自我控制。你們看我領唱詩歌、站在台上見證,我相信你不知道我站在台上講話是很有困難的。多數在師大團契的契友一定能替我作證:我講出來的話,支離破碎,不知所云。直到現在還有這個現象存在。

剛剛提到聖經上保羅說的一句話,他接下來還有一句,「感謝神,靠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就能脫離了。」直到最後,還是主耶穌愛我,使我從這種狀況中跳離出來。大二下分手後,上帝開始以奇妙的手進行一個長期的醫治。我慢慢明白原來人是多麼的渺小、無助和軟弱,唯有上帝的全能才真正大有力量。祂的愛一如聖經所寫的:愛是永不止息。

你看見我的改變了嗎?三年多以來,神慢慢地使我從精神脆弱的邊緣得到醫治,也得到改變。我好像一個車禍受傷的人經過醫療和復健後慢慢地康復。我慢慢地能夠思考,能夠表達。感謝主!站在這裡,我就是見證,而且誠誠實實地向你們每一個人見證,有一位存在的神,祂愛我,祂深深愛我,不只深深愛我,也深深愛你。

最後,我要讀這幾段的經文來回應那愛我的神。

耶穌說:「狐狸有洞,天空的飛鳥有窩,人子卻沒有枕頭的地方。」
彼得就說:「我們已經撇下所有的跟從你了。」
耶穌又說:「我實在告訴你們,人為我和福音撇下房屋、弟兄、姐妹、母親、兒女、田地,並且要受逼迫,沒有不在今世得百倍的,且在來世必得永生。」
彼得在耶穌被賣的那一夜,三次不認主。
耶穌復活後又問彼得說:「約翰的兒子西門,你愛我嗎?」
彼得說:「主啊,是的,我愛你。」
耶穌又問:「約翰的兒子西門,你愛我嗎?」
彼得回答說:「主啊,是的,你知道我愛你。」
耶穌第三次問:「約翰的兒子西門,你愛我嗎?」
彼得就憂愁,說:「主啊,你是無所不知的,你知道我深愛你。」
耶穌說:「你回頭後,要餵養我的羊,並要堅固你的弟兄。」
《節錄於太 8:20、可10:28│30、約21:14│18、路22:32》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