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4日 星期四

奇妙的安排 -- 廖英辰

寫作於2004/10/10
作  者: 廖英辰 姊妹


我是廖英辰,台中人。六月剛從國北師音教系畢業,將繼續就讀國北師音樂研究所。我的主修是聲樂。我出生於基督教家庭中,爸爸、媽媽、家裡所有的親戚都是基督徒,而現在也有ㄧ位基督徒的老師。雖然從小就是基督徒,也挺乖的每個禮拜去教會坐,但我很少去主日學,也沒有參加過團契。總是坐在媽媽的身邊,聽著永遠也聽不懂的牧師講道。

而從小,似乎就被發現自己擁有一個不錯的聲音。在國小的時候,一位合唱老師就曾對我說過:「英辰,要珍惜上帝賜給妳一個很好的聲音」,她也在我的畢業紀念冊上寫著「發揮所長,爲神所用」,小時候的我,對信仰就只有知道自己是基督徒,並沒有太多的感覺,但對老師所說的,卻一直深藏在記憶裡,而爲神所用,卻是我未曾明瞭的。

我一直不是個認真的學生,但在求學的過程中,卻一直挺順利的。而在考大學甄試的那一次,卻是目前為止唱過聲樂最慘的一次。當一切都覺得ok時,站在台上要發出第一個聲音時,竟然被痰卡住了,我發不出聲音,整整第一段就這樣喇掉了…出來之後腦裡一片空白,惋惜著自己必須參加聯考,但神奇的是,我甄試上了國北師。仍記著看著榜單被唸到自己在國北師時,我的眼淚就決堤了,因為平時沒有唱的我好的同學,上了師大;而我最好的同學,也同樣在師大…當時的我很傷心自己沒有上第一志願,卻也沒有勇氣參加大學聯考(因為學科沒有很好),當時我並不知道,這是天父爸爸奇妙的安排!

來到國北師,因著學長姐的帶領,我來到和平這個溫暖的大家庭,大一時的我,是個愛玩的野小孩,所以幾乎不曾出現;但在大二時,因接了同工,我神奇地被天父爸爸找回來了!也開始我面對這一個我從小就似乎認識卻完全不解的信仰,藉著同工,我開始重新認識祂。而在聲樂的學習上,我也開始發現,它不再是那麼開心的隨意唱唱,不再是如此憑著感覺唱,而是一個讓我越來越難去揣摩的專業,一個不再令我這麼愛的專業,我開始不喜歡練唱,也深覺得當對別人說我的主修是聲樂時,是一種莫大的壓力。因為老師的要求、旁人的期許、同儕的競爭,我開始猶豫自己到底要不要繼續唱了…

畢業音樂會雖然圓滿落幕,但之後的比賽、研究所的考試都不甚理想,並未達到自己應有的表現(雖然我還是考取了國北研究所),而在不久前尋找未來研究所教授時,更是一段煎熬。原來的老師對我提出更多的要求,她要我對自己的專業付出更多,要我更認真、更清楚的面對聲樂,甚至是沒有後路的,她開始對我加倍的嚴格。雖然我清楚的知道,她所付出的一切是爲我好,但是,每一次的練唱、上課都讓我難熬…現在的我,就像四年前剛甄試上國北師的我一樣,我很傷心、很徬徨,只是這一次我清楚的知道這是天父爸爸再一次奇妙的安排,只是我還無法預視祂要如何牽手帶我走過。

我愛唱歌嗎?我不敢再這麼肯定,但我知道,當淚水湧現,當心傷得很深時,你是無法歌唱的,「我不想再唱了…」好幾次萌生這個念頭,但都哽在喉裡沒有說出,因為淚水早就傾瀉而出…最後一次老師嚴厲的對我說:「如果妳未曾努力過,憑什麼看見上帝在妳身上的旨意!」

我確實愛在提摩太敬拜團、音契的詩班中,享受敬拜、享受讚美,但當面對自己的練唱時,卻是猶豫的,現在的我,還未曾走過這段路,但我深深的知道,祂必與我同行,我也深深的相信,上帝賜給我的寶貝一定有祂的旨意,我所能做的,即是在當下認真面對它,然後去磨練自己的聲音,期待有那麼一天,上帝給我的寶貝夠好夠可以去做祂所想要我做的工。

現在我要獻上一首歌─「委身之歌」作為我的禱告,也要成為我在眾人面前向上天父爸爸許下的誓言:

最後分享一節經文,是我放在畢業音樂會中節目單上的經文
「我必用感謝的聲音獻祭與祢,我許的願我必償還。」約拿書二章九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