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3日 星期三

我成了『傳道人』 -- 曾昭瑞

寫作於2001/09
作  者: 曾昭瑞 牧師
 

我是生長於傳統民間信仰的家庭,由於小時候長得很廋小,所以我的母親從小就求佛祖收我作乾兒子。也因此小時候,我總是和家人很認真的參與傳統民間信仰的活動。在我小時候,我對基督教信仰相當排斥,認為這是一個相當主觀而且又自以為是的宗教,同時也常常以自己是佛祖的「乾兒子」自居,對於基督教自然沒有什麼興趣。

在我進入青少年時期,由於父母感情並不和睦,加上課業的壓力,我覺得自己是生活在一個沒有愛的家庭,我不喜歡我的家人,也不喜歡自己,這個世界我是一個沒人愛的人,所以我覺得孤單。我常常思想生命的問題,但是沒有答案,小小的年紀中滿著疑惑。

進入高中就讀的那個暑假,因為我的好朋友看到教會有一位女孩長得很可愛,他很想追她,但是他不好意思一個人去教會,所以就邀請我一起去參加教會團契聚會。記得我第一次參加聚會時,就覺得基督教的人好像都有一點問題,因為那一天聚會時所唱的詩歌是「在一生中最大的事是認識你;在一生中最大的事是服事你;在一生中最大的事是來愛你」我覺得我一生與耶穌有什麼相關,這些人居然認為認識他、服事他、來愛他是最大的事。所以我打從心裡面認定這些人是群怪人。

雖然我覺得教會內的人很奇怪,但是有一件事卻在我心底溫暖著我,那是每次來到教會,教會內總有一些大哥哥、大姐姐很關心我,即使對於他們的關心,我不並心感到很習慣。我常在想這群人為什麼關心我,是不是因為關心我對他們有什麼好處?但是,後來我發現,這些人關心我,是因為他們也曾被人關心過,因為曾經有人關心他們,所以他們現在能夠關心別人。我在想是什麼原因讓他們能關心別人,因為我很想和他們一樣。

漸漸地,我在情感上認同了這個信仰,但是我在理智上,卻仍然無法接受這個信仰,因為我實在想不通為什麼耶穌的死就能代替所人的罪,如果罪的問題是這樣簡單就決解,這公平嗎?那時候教會內有一位大大哥哥送我一本聖經,於是我回去開始每天讀聖經,老實說,我實在不知道為什麼馬太、馬可、路加,這三卷書寫得都一樣,卻要寫三遍。雖然我讀不懂,但是仍然讀下去,直到有一天當我讀到了羅馬書五章15-17「只是過犯不如恩賜,若因一人的過犯,眾人都死了,何況上帝的恩典,與那因耶穌基督一人恩典中的賞賜,豈不更加倍地臨到眾人嗎?因一人犯罪就定罪,也不如恩賜,原來審判是由一人而定罪,恩賜乃是由許多過犯而稱義。若因一人的過犯,死就因這一人作了王,何況那些受洪恩又蒙所賜之義的,豈不更要因耶穌基督一人在生命中作王嗎?」我突然受到極大感動,我明白上帝的愛是那樣公平,一人過犯,眾人入罪,但是,一人義行,眾人稱義。於是我相信耶穌的真是能夠救我脫離罪惡死亡的權勢。

當我相信耶穌後,我很認真的讀聖經、禱告、參與服事,那時教會有一些長輩,看到這個年青還蠻熱心,所以就對我說,「你有沒有興趣唸神學院,全職事奉」我的回答是「沒有」,因為我高中成績並不很好,我很不想因為考不上大學而去讀神學院。因為認為自己考不上,所以對人說不想讀神學院。但是上帝沒有因此放棄對我的呼召,直到最後我回應祂,立志願意全職事奉祂。但是我卻接連兩年沒有考上大學,然後去當兵。服役兩年期間,我沒有忘記自己在上帝面前的立志,禱告求上帝幫助。兩年後,我退伍考上北醫醫技系,新生訓練的第一天,老師問同學「你為什讀這個系」,我回答:「拿文憑,然後考神學院」。

大學同學常常對我說。「你為什麼要讀神學院?當牧師又賺不到什麼錢」「做牧師不好啦,那個環境很封閉」「你去做牧師,將來誰敢嫁給你?你用什麼養人家」醫學院的同學,覺得牧師是一個賺不到錢,又沒什麼地位的職業。他們常常勸我別踏上這條不歸路,許多人勸我讀個碩士、出國,走醫學這一行,隨隨便便都比個牧師強。老實說我不是沒有心動過,特別是大三那一年,當大家開始準備考研究所、準備考托福、準備出國,我的心底就想,「上帝啊!我可不可以和他們走一樣的路?我可不可以選擇自己的道路?」那時我心底真的是充滿了掙扎,我禱告、尋求。直到上帝讓我看見一個夢,「一個我牧會後窮苦潦倒的樣子」在夢中我問上帝說:「上帝你讓我變成這個樣子要做什麼?」那時我突然驚覺,當我的心望著世上的學問、名聲、地位看的時候,上帝要我看的並不是這一切,相反地祂讓我看見了服事祂的艱難,若我想要倒退,就趁現在。我看到了自己的軟弱,看到自己的欠缺。上帝知道我的不足,但祂仍然讓我選擇服事祂,或是走自己的路。我清楚的有一個感覺,這些年來我認真的考聯考,為的是什麼?當兵時最低潮時,什麼目標堅定我持續向前?沉重的學業壓力,我為什麼願意承擔?這麼多年來獻身讀神學院一直是我的目標,為什麼今天我就快可以去實踐在上帝面前的立志時,我卻退縮、逃避了?如果我問上帝:「我可以選擇自己的路嗎?」我自己必須先回答這個問題,那些在上帝前的立志、獻身、禱告是可以說忘記就忘記的嗎?然後發現,這些問題是連我自己都無法說服的事,何況要去對上帝說。於是我來到了神學院,裝備自己,成為一個牧會的牧者,也期待自己成為一個忠於牧會的牧者。

在古亭教會兩年的牧養經驗,深深覺得一個人的能力、精力有限,若沒有聖靈的同在,與同工相互配撘,一個人的能力實在有限,所以對牧會有一些期待轉變,就是希望追求更大「屬靈恩賜」、參與「團隊服事」、操練「講道能力」、加強「禱告操練」,並希望能在自己最專長的青年工作上專心的來服事,特別在古亭教會參與青年崇拜的事工,讓我對青年崇拜有更深的負擔,「帶領人們以心靈、誠實來敬拜讚美神」就是我的異象,讓一群年輕人,在敬拜中真正經歷到神,讓他們的生命因驚奇發出驚讚美,堅定立約回應上帝的呼召,成為主所使用的器皿,這是最有意義的事,也是我最想做的事。也就是要讓人們去經驗到「為什麼一生中最大的事是認識耶穌、服事耶穌、來愛耶穌」。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