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4日 星期四

信 -- 苗元紅

寫作於2004/11/21
作  者: 苗元紅 姊妹

民國72年我和妹妹出生在高雄縣,但是因為父親忙於工作,母親無法照顧兩個孩子,就把我送給台北的外婆帶,約一年多之後,家人也都搬上台北,上台北一陣子之後,父母也買了一間房子,這是我們孩子之間對家庭共同的美好回憶。這時候的家仍像一個正常家庭一般,父母會帶我們出去玩,爸爸也有份固定的工作;然而,在我國小一年級下學期開始,家庭的經濟似乎走下坡,因為父母想自己創業,賣了房子搬到了新竹,但是才半年的時間又回到了台北,因為生意做不起來,而父親開始不務正業,沒有作好一個先生、爸爸的角色,並且留下了一些的債務,有銀行貸款、地下錢莊;於是媽媽開始兼兩份工作,每天過著早上出門凌晨回家的生活,我們三姊妹也就被安置在阿姨家,阿姨一家對我們都很好,只是寄人籬下加上父母都不在身邊的感覺,讓我常常半夜在被子裡哭著想媽媽;因著父親的欠債,時常有一些人會找上門來要錢,身為孩子的我們也總是被阿姨外婆囑咐著:如果有人問XXX(父親的名字)是誰,就一定要回答”我不認識”……於是不平安的生活就這樣過了幾年,後來大約國小三、四年級時,我們搬了出來租了房子,這時的父親跑路至國外,我存著一個深刻記憶為半夜時被母親叫醒,說:爸爸回來了!於是我們被叫醒,爸爸抱抱我們,隔天早上起來,就不見爸爸蹤影。到現在心裡仍有些恐懼存在,尤其當別人問起有關我父親的問題時,我都還會猶豫該不該說出任何有關我爸的消息,那種不能承認自己父親的心情到現在還印象深刻…

就這樣,從小到大搬了六、七次的家,不斷的要適應新環境,雖然媽媽的工作很忙碌,但對我們的關心和教導並不缺乏,母兼父職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媽媽總是把辛苦往肚裡吞,父母離婚的消息也是在國小六年級時(已離婚了兩、三年),無意看見母親的身分證背面配偶欄我才知道的,這時的我已經不覺得驚訝,因為父親本就不常在身邊,因此後來想想,當時的我們都還小,若是知道這事,一定會影響成長的。

開始接觸教會是我國小四年級時,媽媽的朋友帶她到信友堂,在她最脆弱的時候,上帝拉了她一把,因著媽媽接受了這樣的信仰,使她能夠這樣的堅強、有無盡的愛來愛我們、愛她自己。自己長越大,越能體會媽媽的偉大,總是跟別人說:我媽很厲害,在任何事上我想都難不倒她!因為她有上帝給她靠…謝謝上帝讓我們一家都不小看自己,即使出身的家庭並不美滿、不完整,但祂填補這樣的空缺,祂給我們最好的祝福,這些祝福就是我們一家人仍然能夠彼此相愛,為父親禱告,希望他也能認識天父,因為我們知道沒有人能改變另一個人。

有關於我的信仰,雖然是從國小四年級就進了教會,但是對一個沒有接觸過禱告、背經句…的小孩來說,都只是對空氣說話、背自己不懂的句子罷了,因此我很不喜歡去教會,每個禮拜要去就每個禮拜抗爭、賴床,不想相信有上帝,因為並感覺不到祂的存在,教會裡的人似乎看起來都有上帝的陪伴,因為他們都很幸福,所以我不知道該怎麼和別人相處,總是三姊妹黏在一起。這樣的教會生活斷斷續續了五、六年,直到上了高中,認識了一個一同住宿三年的室友,他是一位基督徒,他知道我這樣的情形之後,就帶我來到和平,進了少契,帶我參加各個營會,就在第一個營會當中(飛躍)的最後一天,是一個見證晚會,在這之後的小組分享,突然一陣的愧疚感從心頭冒出來,似乎被指控著:你為什麼不好好的去教會?上帝一直在等你,但祂沒有生氣,在等你回來…於是根本還沒有講到幾句話,眼淚就掉不停,抱著輔導大哭,不是很知道為什麼,只知道上帝真的在,祂要我知道,祂真的在,要我在一群組員面前承認自己逃避的心、迷途的羊。自此之後,我心甘情願去教會,想知道更多有關上帝的事,也把不知道為何要去教會的兩個妹妹帶到和平,現在的我們都成為了和平人,是上帝帶我們來到這裡,雖然覺得自己渺小,但是祂真的不看輕我們,給我們超乎我們所求所想,讓我有機會服事,我知道這能力不是出於我,一切都是靠著祂,祂的包容、祂的愛…

最後我跟大家分享我最喜歡的一段經文:
『將殘的燈火祂不吹滅,壓傷的蘆葦祂不折斷…』

真的是這樣,天父一直都在,即使我在高山低谷,狼狽的見不得人的時候,祂都在…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