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22日 星期日

只要信 -- 張貞惠

寫作於2008/06/22
作  者: 張貞惠 姊妹

先前我曾被診斷過有缺氧及心室肥大症。今年的3月19日到醫院看血液腫瘤科的醫師時,我告訴他最近心臟會有陣痛。因此他要我再度做複次運動超音波檢查。做完檢查又去看新陳代謝科。沒想到報告出來情況很不好,他又要我再去看心臟科醫師。醫師覺得必須再做進一步的檢查,於是又做了心電圖,又做了核磁共振,10:00一次、12:30又做一次。

當5月23日回診看報告,醫師告訴我因心血管堵塞很嚴重,怕引起心肌梗塞,加上我有糖尿病容易引起冠狀動脈硬化,必須要做心導管手術,必要時也須要放置支架。並開了阿斯匹林藥物及隨身帶在身邊急性心絞痛用的口含舌下葯一瓶,並要我回家等候住院通知。

屋漏偏逢連夜雨,我兒子的公司就在四月中旬,被假藉合併卻是用詐術的方式在一夕之間整個店、員工、貨物全部沒了。三年多的心血付諸一炬,問題至今尚未解決。

身為母親的我,除了安慰與支持外,我也告訴兒子將一切交託給神,因為人的盡頭是上帝的起頭。上帝會為我們伸冤的。

我除了禱告還是禱告,深信神不撇棄孤兒寡母。因支架的費用我曾想放棄手術,不同的廠牌、不同的支架價錢差距很大,何況醫師說要當天才告知放幾支。但不做手術卻是不定時炸彈,兒子上網去了解也特別詢問教會的醫師,所要注意的事項。

醫生通知我6月4日住院,我的錢剛好又不方便,於是花蓮的弟弟寄來貳拾萬做為手術用。當天又做了一系列的檢查及簽各種同意書等。那時看到上面寫一般支架四萬至四萬伍千元,塗藥支架約十萬~十二萬元,心裡還想著錢不夠希望不要放到三支。記得要和醫師再確認。

當天傍晚,偉華長老打電話來告訴我,他早上在北醫做心導管的情形,並且提醒我手術中若有不適或胸悶要馬上告訴醫師,並告訴我他放置了三支塗藥支架,兩星期後還要再放另一支支架。我問他一支多少錢,他說一支九萬多元,當下,或許語氣中讓他感覺不一樣,他不知我的難處,他告訴我是要我放心不用怕,手術中人都清醒,螢幕都可看見,手術後一切也都很好。

躺在病床上,我整夜向上帝呼求幾乎未眠。第二天早上,主治醫師告訴我第四刀,他說目前心導管手術危險性已降到最底,但還是有萬一。因我堵塞嚴重,必須做塗藥支架,有一支因血管部位的關係會放置長一點,有些危險性,要放二支。折衷放八萬多元即可,手術後並要服用二種藥物,前三個月健保給付後9個月要自付,藥一粒60元,問我這一切可否。

當我從14樓到1樓往手術室的路上我向 神說:「主阿!祢自己親自為我掌刀,並讓嚴重的部位可順利進行。」當消毒打顯影劑麻藥開刀,或許麻藥還未發生效用,告訴醫師好痛時,我想起偉華長老曾告訴我,他在唸詩篇23篇及唱一首歌,歌名我忘了。當時痛的我直叫:「主耶穌,救我!醫我!抱我!」醫師要我再忍耐一下,護士要我不要動。

在我大叫禱告時, 主祂垂聽了我的禱告,一會兒,我耳朵傳來醫師和護士對話的聲音,『嗯,三條血管都很漂亮』,醫師告訴我不用放支架了。他要我看螢幕上的血管影片。當時,我高興的喊叫,感謝主!祢是耶和華以勒的神。

在恢復室醫師為我做止血的工作作時,護士小姐還問我平常飲食吃什麼呢。6月9日再回診心臓科醫師的解說:「胸部太厚,電波太弱,藥也不用吃了。」我深知上帝垂聽了我的禱告,醫治了我。

耶穌說:「我實在告訴你們,無論何人對這座山說,你挪開此地投在海裡。他若心裡不疑惑,只信他所說的必成就,必給他成了。所以我告訴你們,凡你們禱告祈求的無論是什麼,只要信得著的,就必得著。」馬可福音第十一章23-24節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