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4月2日 星期日

黑色變彩色 -- 林瑞雨

寫作於2006/04/02
作  者: 林瑞雨 姊妹

感謝主!蒙祂揀選,我是祂的寶貝女兒,能與大家在此敬拜就是祂賞賜的恩典!生命被主更新建造是我此生最大的福氣!

從前的我是自卑、活不出自己、缺乏安全感、悲觀的人,內心深深的渴望被愛,為了取悅他人,常委屈求全,卻往往在人不完整的愛裡,受到傷害,更因此內心充滿怨恨、苦毒、害怕痛苦、受黑暗捆綁,也因此而曾有自殺念頭。

感謝主!因著祂的憐憫救贖,完全的愛像活水,滔滔不絕的湧流、洗滌我,在祂的保守之下,更新成長。現在的我是個很有自信的人,不再過度在乎他人的眼光,也不再容易受到傷害,心中充滿滿足喜樂。

感謝主!危機就是轉機,面對死亡,世上一切看得見的事物:名利、財富、地位、美色、以及一切榮華富貴,都變得沒有價值,更讓我有機會省思:生命中最重要的就是~與神、與己、與人修復關係;也就是珍惜所擁有的,並藉著上帝的愛去饒恕。

感謝主!因著祂,我在苦難中總有盼望,耶利米書29章11節記著祂愛的應許「耶和華說:『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我深刻體會,神所賜的平安,不是生活在風平浪靜中,乃是生活在驚濤駭浪中,但安穩的在天父的船上。故此,我發現:「今生有神,死後有永生,是最永恆的盼望,也因此生活從不絕望。」

感謝主!苦難是化妝的祝福,它催逼我破碎自己、捨己並成長,上帝要我學習不倚靠自己、不倚靠他人,也不成為他人的倚靠,單單呼求上帝、仰望祂,因祂是全能神,祂掌管一切,祂是信實、又真又活的神,生活中大事、小事祂都眷顧,使我可安心信靠祂,這樣活著非常輕省、不再吃力。

以前我總覺得這個家不能沒有我賣力工作,所以我不能停止工作,即使百般無奈,百般不舒服,都要撐下去,每當這個時候,我好像總是忘記天父的提醒:「你們得救在乎歸回安息;你們得力在乎平靜安穩;你們竟自不肯。」(賽30:15)當我面對經濟壓力之時,我雖時常交托,但又忘記了。工作時,我的經濟狀況與那為「全能的上帝」一點關連瓜葛都沒有,這樣的一個洞,我必須靠我自己來彌補,我只能靠自己,我不能休息!

在家庭之外,教會事工也是極需要我付出擺上的,教會能夠動員的人手實在不多,卻有許多相當有意義的事工亟待推行,因此我熱中投入;然而,這不但在繁重的事業中,造成我心力上的負擔,並提高家庭關係的疏離感。當時的我認為這麼做都是不得不,現在想想,其實不是我不能,而是我不願意,故此,我毀壞了我的身體。
事後,我才知道,其實是我不願意休息。

神的話語是我生活中的杖,一如詩篇23篇4節:「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當醫生宣判是肺癌末期時,我並不感到震驚、憤怒、恐懼、哀傷、焦慮、羞愧、無助或是絕望,我的心平靜安穩我相信這是神的疼惜與管教,腦中也浮現過去種種不愛惜自己的畫面:不知節制的工作、熬夜、倚靠自己的倔強,吞忍許多情緒與勞累,即使身體不適,仍不安歇,我以為我可倚靠著自己的能力撐下來,我以為事情會像我想的一樣不會有事,但面對病痛,我開始知道自己的極限與驕傲。感謝主,從前我是盲目不察,如今我得看見。

想起詩篇中的應許:「他必不怕凶惡的信息;他心堅定,倚靠耶和華。」上帝知道我是軟弱的,祂的手時刻不離,在一連串的化療、手術與放射治療下,我時常口內苦澀,胃口全無,身體疲累,全身筋骨酸痛,找不到可安歇的床,甚至需要靠嗎啡止痛。尤其,大腿開刀那時,19公分的傷口使我每每移動就痛徹心扉、眼淚蹦發,上下床尤其苦不堪言;但想起耶穌為我們上十架的痛苦,相較之下這樣的疼痛顯得微不足道。無法入睡時,背誦默想詩篇23篇:「耶和華是我的牧者……」與詩篇121篇「我要舉目向山……」,很奇妙的就能安然入睡,不需要鎮定劑。疼痛中不住的感恩,軟弱中不斷的呼求,我便得安慰。

當要出院之時,也恰巧是神學院開學之日,擔心成為女兒的重擔,我努力的與疼痛相處,並學著自己照顧自己,孤單、無助、無奈但不得不堅強,許多痛苦的時刻,我以為我能,但現在我知道,我必須靠著神。

此後,癌細胞繼續蔓延,腦部開刀、一連串放射治療,癌指數仍繼續攀升,大多數器官也受侵犯。面對不確定的未來,擔心成為家人重擔及失去自主能力,難捨與親人的分別,究竟上帝什麼時候要醫治呢?等候的煎熬,筆墨難以形容,當獨處時,有時會有放棄生命的念頭我並不勇敢,而是因著神的愛與愛的群體:家人、親友和教會會友,透過代禱關心,陪伴照顧、營養補給、金錢資助、鼓勵安慰,不斷用愛環繞我,我才得以站立,勇敢的在此見證主。

現在的我,存著盼望,耐心等候,珍惜感恩,活在當下。將來不論是蒙醫治留在地,或蒙召回天家,我都願意順服,也喜樂接受。凡事都出於上帝,有祂美好的旨意,祂的同在,使我有力量面對將來,罹患癌症,反使我人生變彩色!而這一切都出於超乎想像的上帝!感謝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