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4月23日 星期日

我的見證 -- 徐仁全

寫作於2006/04/23
作  者:徐仁全 弟兄


我是一位記者,我的工作是報導高科技相關新聞。二年前的十月二十一日上午十時,我接到竹科保二警察電話說有個記者會要舉行,我急忙出門前往赴會,記者會內容是警方偵破專偷晶片的大盜,警察說出係X某某犯罪集團涉嫌偷竊一批IC,市價一千三百萬元。採訪結束後我就把報導寫出,還特別把X某某寫出來。結果第二天刊登出時,X某某就打電話抗議,並在同年十一月提出自訴,告我加重誹謗罪。

得知自己成為被告心裡自是不太舒服,且自認沒有錯,是聽警察口中所言而寫的報導,且個人對他無冤無仇,不是故意找他麻煩,應不會有事,只是心裡毛毛的,不知法官會如何判決,心裡總是不安。

後來公司請律師代為出庭處理,並要求我去說服警察出庭作證,證明其確曾說過是X某某犯罪集團所為,並非我個人刻意污衊他,而在報導中自行加進去的。當然警察十分願意出庭,且願說明原委,但個人還是掛念此事,常為此感到不安。

因為,從小到大都知我們的命運是操在上帝之手,無論往何處去,或處何境域,都是上帝在掌權引領。如今,我的命運要交在法官之手,法官如何判決,我一點都沒有把握,也從來沒有此經驗。如果,法官聽信了對方的說辭,判我誹謗罪成立,加上民事賠償,可能對個人財產造成困擾,想到此就覺得無助又無奈。在不知如何是好之下,只有懇切禱告,祈求上帝將這苦杯移開,讓我能重新自在的採訪工作,不再受到此官司困擾。

去年開庭數次,前兩次皆委由律師出庭,對方並無撤銷之意,我則全權由律師處理,公司也不願和解。第三次開庭,法官說最後偵察庭,被告必須親自到場,我與同事開車前往高雄出庭。開庭時,原告當庭撤銷對自由時報記者的告訴,但不願撤銷對工商時報的告訴。我以為自己禱告不力,有些自責。後來法官希望我們私下和解,最終找到資深警察,接觸上了原告,但他態度仍有保留,不願馬上和解,我則持續禱告,希望有奇蹟出現。

法官給我們二週的時間,直到十一月二十五日我參與新竹二重埔一項宣教事工,我心裡仍十分不安,認為應先處理完我的官司,再來參與該項事工。並向上帝求說,先讓我官司解決後,我再來參與工作,這樣好嗎?但上帝一直到我參與事工的當天下午都沒有給我答案,我只好硬著頭皮參與事工。但奇蹟真的發生了。當我參與完事工後,約十一時開車在回家途中,竟接到台北公司的電話說,我的官司結束了,對方願意撤銷告訴,一切都沒事了。我馬上停下車來禱告感謝主大能,且有如一顆大石頭落地般的卸下這個重擔,這顆我背了整整一年的重擔就這樣由上帝移走了,祂真是又真又活的上帝。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