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6月9日 星期四

徬徨 -- 葉恩旬

寫作於2005/06/19
作  者: 葉恩旬 姊妹


平安,我叫葉恩旬,就讀台大園藝一年級,現在在和平青契聚會。我的母會是台南的太平境教會。而我的個性就如我生長的南台灣一樣,是熱情且活潑的。

  我生長在一個基督教家庭,聽說我已經是第四代基督徒了!而就像許多基督徒家庭長大的小孩,基督教對我來講就像我為什麼姓葉一樣;而每個星期天去主日學,跟每天需要去上學似乎也沒有什麼差別。這樣的信仰是很自然且不需經過衝擊與挑戰的。但那信仰不是我的。

  感謝主的是,我從來沒有離開過教會或團契。而事實上,我也是很喜歡去的!所以,隨著年齡的增長,我的信仰也開始往下紮根。國中進入少契,我從團契的生活中對信仰有更多的認識。高中則又是另一個階段。尤其高二接團契會長,那一年的服事更讓我學習了不少。

  但那時對信仰常常會有一種感覺:我相信基督教,我也相信神的存在,但我卻不知道我的「依據」在哪?我不知道該如何告訴別人:「因為如此如此,所以我相信!」(不過這個問題,我要留到待會再來解答。)

  所以,到目前為止,我的信仰成長都是緩慢且平淡的。或許是因為人生太順利吧!我從小到大都與人有不錯的人際關係;國中考高中時也順利的考上了台南女中;我在各項活動上也都算表現不錯。

  雖然很不想承認,但人似乎總是要在遇到苦難時,才會更深的體會到 神的同在。高三準備聯考那年,大概是我十九年來遇到最大挑戰的一次了吧!

  我其實是個很愛玩的人,總是精力旺盛,靜不下來。而 神也很恩待我,祂賜給了許多的恩賜與能力,讓我不管是在學校、社團或團契活動中都表現出色。因此我的成績也只保持在中上程度而已。但我想:我現在是在台南女中,這麼一個菁英齊聚的地方,更何況我又玩的這麼瘋,能有這樣的成績就夠了。而「台大」更是一個遙不可及的夢想,是連想都不用想的!

  升高三的那個暑假,我跟爸爸有一個小小的談話。爸爸給了我一個目標與肯定,他告訴我,其實我是可以考上台大的。而真正靜下來唸書之後,我發現,原來我離台大其實真的沒有那麼遠,但是還是差了那一步!我想,這一步大概就是我之前沒有把重心放在課業上所要付出的代價吧。而這時媽媽也建議我用「但以理讀書法」(就是再每次讀書之前都先花一點時間閱讀 神的話語)從詩篇與箴言開始唸起。

  這裡,我找到了高二時對信仰疑惑的解答:就是要讀經!「聖經」就是我們信仰的確據。而也因為每天都要唸書,所以我每天都會讀經。雖然不是每一次讀經都能讓我立刻安靜心,也不是每一次都能直接的從經節字句當中有所感動,但每天閱讀 神的話語,讓我感覺更是貼近 神。雖然高三的生活很辛苦,但心裡卻滿有 神所賜的平安。

  抱著必考聯考的決心,學測果然以一級分之差第一階段推甄申請沒有通過。(感謝主!這樣我就能更專心的準備聯考。)然而越接近聯考,心也越徬徨。畢竟之前玩掉太多,一年要把全部追回來,實在很辛苦!我也很害怕,害怕台大不是 神要給我的。我不知所措,不知道到底 神要給我的是什麼?

  那時我用這麼一段經文來鼓勵自己:「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是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 神。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腓4:6-7)」而再我快要走不下去的時候,姐姐也用一段經文勉勵我:「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腓4:13)」

  所以那時候我都是這樣對 神禱告的:我求主給我好成績,讓我考上台大,不是樣我自己可以得意誇口,乃是因靠著 神而得勝的!

  感謝主!我果然順利考上了台大!上了大學以後,我原本認為可以更去追尋信仰的成長和與 神關係的親近,並且更努力做主的事工。但或許是大學生活比起中學,實在是更自由、更豐富、更多采多姿的多了!我開始用忙碌當作藉口,漸漸地疏遠了自己與 神的關係。我忘記應該要定睛於 神,以為可以靠著自己飛翔。雖然我仍然像是個好基督徒一樣:星期天會去做禮拜,星期六會去團契聚會,遇到挫折時我會禱告。但我知道自已已不像高三時與 神那麼親近了。漸漸的,我開始在生活中的言語與行為上沒有做好見證,不討 神喜悅。我讓自己的罪使自己與 神離的越來越遠…

  但 神還是好愛我,祂從來沒有放棄我!因為這次見證的緣故,讓我可以停下來重新檢視自己的信仰狀態。星期四與蔡牧師聊的時候,他的一句話狠狠地扎在我的心上:為什麼當 神給了我這麼多恩典時,我卻反而離開了 神呢?

  回家的時候,我一邊騎車一邊淚流滿面地跟 神禱告認罪。原來我一直被自己的驕傲自大矇蔽了雙眼,而忘了主賜給我滿滿的恩典。我忘了當我遇到困苦重擔時,是主背我走過那死蔭的幽谷。我忘了我可以不用自己努力的揮動雙臂想要飛,主卻可以讓我如鷹展翅上騰。那天晚上,我有一種我像在外面漂泊了好久的「浪子」,終於回家了的感覺。

  或許我的故事跟許多人的沒有什麼兩樣,沒有神奇的奇蹟,也沒有什麼大風大浪。但是,就是在平凡生活中去經歷 神,除了在遇到困苦時會求告 神,更要再生命中充滿 神的恩典時,仍會記得去抓住 神。這才更可貴啊!

  現在我還在修復我與 神的關係,也請大家為我的信仰狀態禱告。信仰總是有起起落落。感謝主的是在這一起一落之間,我與 神的關係都是持續上升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