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25日 星期日

奇妙的上帝 -- 陳香伶

寫作於2007/11/25
作  者: 陳香伶 姊妹

主內弟兄姊妹大家平安,我的名字叫做陳香伶,很高興今天能夠在這裡跟大家分享我個人在信仰上的兩個經歷。

第一個經歷是關於我接受洗禮這一件事,小的時候我因為奶奶的緣故,六、七歲左右開始參加嘉義北榮教會的兒童主日學,接受一些關於聖經的教導,也背了一些聖經章節,但一直要到念高中的時候,才真正開始思考我要不要正式受洗成為基督徒。不過想歸想,一想到我媽媽曾經跟我說過的話,就讓我不敢隨便做決定。我媽媽篤信一貫道,所以她曾經很嚴肅地對我說:「香伶妳可以去教會,但千萬不可以受洗!」這樣的話語,讓我很有壓力,也察覺假如我瞞著她偷偷受洗的話,她應該會很不高興。我很清楚知道自己應該接受洗禮才對,而且受洗的念頭一直停留在我腦海中,只是我實在缺乏勇氣把這樣的想法說出來。

就這樣過了一年多,在我高三那年寒假的一個晚上,當我還在教會念書的時候,牧師的兒子跑來跟我說牧師問我要不要受洗,我就當場跟他說我心中的顧慮,他聽完了就說:「要不然請我爸(牧師)打電話跟妳媽媽談這件事好不好?」,我說:「嗯,好阿…」,過了一會兒,他又跑來說:「妳媽說尊重妳的決定…」,我接著問他:「那她有沒有生氣?」,他說:「應該沒有吧!」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忐忑不安,很納悶這件事怎麼會這麼順利,心想這該不會是風雨前的寧靜吧?但感謝神,她真的沒把我叫來臭罵一頓。她雖然不滿意,但也默然接受了。

回想這個過程,其實應該是神的保守,讓我媽媽願意接受我的決定;也感謝神藉著這位牧師的口,巧妙地化解了我跟我媽媽在那天晚上可能會面對的衝突。

另外,我要分享的第二個經歷是發生在前年暑假參加瑞穗福音隊的時候,在營會快要結束的那幾天,有一位負責詩歌帶動唱的同工弟兄問我以前有沒有在嘉義斗南教會辦過夏令營,我說有阿,曾經在那裡辦過兩次兒童及少年夏令營。我很好奇他為什麼會問我這樣的問題,因為在瑞穗的那幾天當中,我跟他很少有機會閒聊,說實在的,跟他不算太熟。

但是他接著所說的話讓我感到蠻驚訝的,他說他在讀小學的時候,曾經參加過從台北和平教會來的大哥哥大姊姊們在斗南教會所舉辦的夏令營,在瑞穗福音隊的這幾天,他認出我應該就是當年的一個大姐姐…。他又笑笑地問:「妳應該對我沒什麼印象吧?」我仔細一想,真的對他沒有太多的印象,因為當時參加活動的小朋友太多了,很難一一記住,相對於他的好眼力,我覺得對他有點不好意思。

仔細看著他,在他身上我看到了神奇妙的作為,那就是當年被我們服事的小弟兄現在已經變成同工了,現在也和我們一起在福音隊當中服事身邊的小朋友們、一起引領小朋友們認識上帝。這樣的經歷提醒了我在聖經中保羅所説的:「我栽種了,亞波羅澆灌了,惟有神叫他生長。可見栽種的算不得甚麼,澆灌的也算不得甚麼,只有那叫他生長的神。」(哥林多前書三章第六至七節)很感謝神讓我在多年以後能夠跟這位弟兄再相逢!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