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5月29日 星期日

天父的管教 -- 陸惠宗

寫作於2005/05/29
作  者: 陸惠宗 弟兄


大家好,我是陸惠宗,目前就讀於台大醫學系二年級。我是高雄人,畢業於雄中,爸爸是高雄前金長老教會的長老。我的家族不管是媽媽或是爸爸這一邊,都是從祖父、母,外公、外婆那一輩開始就是很虔誠熱心的基督徒,因此家裡許多擺設、親戚之間彼此通信、婚喪喜慶、總是脫離不了教會,脫離不了聖經的教導。每次有機會與人分享到這樣的背景,總是讓團契裡聆聽的人都覺得羨慕不已。

兩年前考上了心目中理想的大學離開高雄,這是我長這麼大第一次離開家開始學習獨立。記得爸媽陪著我到宿舍打點好一切之後,他們還是採用一貫民主到近乎放任的管教態度,要我好好照顧好自己,最後離開前他們對我說:「你要記得去找一間你喜歡的教會,開始學習去追求也去思考屬於你自己的信仰,自己追求的、自己想清楚的、才是自己的!」今天我要與大家分享的見證,也就從這裡開始。

回想我記憶中第一次開始接觸教會,撇開我在念教會辦的幼稚園的時候,聖誕晚會上台去跳舞表演不算,第一次去參加兒童主日學是國小二年級的上學期期末。你們可能會想說:哇!時間點記得這麼清楚,一定是有發生什麼印象深刻的事情!沒錯!記得第一次去主日學就剛好遇到期末考!辦學認真的主日學校長還出了考卷,讓我這個還不認識幾個字,對聖經也還這麼陌生的我,遇到很大的挫折。有一題填空題問到耶穌死後復活被一朵什麼接上天?我當時就想啊想,想說用「朵」當單位的有什麼東西。香菇?花?但是又想說花中間是花蕊,軟軟的又散散的,耶穌會站不穩,所以就決定填了香菇,感覺他比較堅固一點,這樣耶穌才能順利升到天堂。後來,媽媽一邊大笑一邊問我說:「你都沒有想到雲也是一朵的嗎?」記得我當時很認真的跟他說,雲只是水蒸氣凝結而已,耶穌怎麼可能踩在雲上面呢?媽媽沒有跟我爭辯,但是信仰超乎常理的科學懷疑這一面,卻已經從此時開始埋在我的心裡。

從國小一路到國中,都在教會主日學中度過,沒有什麼特別的感動,它就成為很習慣的一件事。到了國三因為準備考試,就常常偷懶不去主日學。雖然爸爸是國中班的老師,但是他總是僅止於提醒我,每個禮拜天他還是讓我自己決定要不要去國中班主日學或是做禮拜。直到考上高中,才高一又很幸運的(或是說很不幸的)錄取了全國高中生資優培訓計畫,從此之後就幾乎每個週末、週日就是在中山大學上課。升上高二,不但沒有被這個計畫的升級考試給刷掉,還考南區第一名。此外因為上了一年的課再加上自己對生物的濃厚興趣,高二就很斗膽的自己一個人計劃進行了國際科展。一路上雖然跌跌撞撞,但是感謝神讓我幸運的被選為國家代表,在高二下學期到美國San Jose參加第五十二屆的Intel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Fair,雖然只得了大會四等獎,但是到國外所看見、所聽見、所接觸的外國教授、研究者甚至是一樣對科學研究有熱忱的各國同學,那真的是一次難得的經驗!回國,馬上就面臨二下的期末考,高三緊接而來,花了高二整年的時間進行科展的準備籌劃,學業幾乎都荒廢了,下學期更是連續三次期考都沒有考,很辛苦的連拖帶爬熬過高三,果然沒有考上我期望的學校科系,於是痛下決心去重考了一年。那一年裡我常常自嘲著對自己說:「出來跑,遲早要還的。」

回想起高二那一年,我正在忙碌的進行著科展實驗,有一個禮拜六下午,我真的很累很累,午睡一直賴床,那天下午我跟大學實驗室的研究生學長約好兩點要去做實驗,我賴床賴到已經一點多了,據媽媽說她在床邊已經叫我叫了快一個小時,這時候她突然很正經的跟我說:「你這樣子忙科展,投入太多的時間跟心力,你覺得這樣做真的值得嗎?我跟爸爸已經預計好你再這樣忙下去,你可能就需要比別人再多花一年的時間才能考進你理想的校系,這樣也沒關係嗎?你要自己停下來想一想。」隨後又說:「但是要記得不管你的決定是什麼,我們都會盡力幫助你。」只記得當時的我,立刻坐起身來,告訴她:「這是我想要追求的,即使再多花一年的時間我也要去完成。」感謝神讓有這麼一對父母,讓我自由選擇卻又時常在我身邊提醒我所需付出的代價,像天使一樣默默陪伴著我。

這一年裡,我真的靜下心來把高中三年的書都唸過了幾遍,我也開始回到前金教會,開始乖乖做禮拜,學習回到我熟悉的兒童主日學學習服事,一邊在跟小朋友說故事、玩遊戲的當下,我好像也看到當年的我。我感覺自己就像個浪子,離開了好幾年,在花花世界裡好像很闊氣的揮灑、追逐我的夢想。但是,卻有種空空的感覺。科展雖然忙碌,但是在那段忙碌的過程中有種很難描述的空虛,有種想要耍特權、搞叛逆,讓大家知道我的存在,我的不滿。翹課有時候不是去做實驗,溜去打撞球、窩網咖;半夜有時候很煩悶,偷騎摩托車一路飆到壽山山腰,躺在那邊直到看著山腳下一盞盞路燈熄滅;飆到西子灣,坐在海灘邊喝啤酒;衝過警察的臨檢站,好像想要公然挑戰這世界上大家認為是對的事情。

感謝神為我多安排了一年,讓我靜下來,慢慢回頭。也感謝神賜給我現在的學校科系,也賜給我和平教會。讓我在離開熟悉的家來台北念書的時候,能夠更倚靠他、更珍惜他賜下的豐富恩典。從自己追求的信仰中,學習參與不同的服事中,我發現天父上帝的管教就跟爸媽他們的方式很像,是那樣自由到近乎放任的態度,讓我們去嘗試、探索無限的可能。但是過程中,他一直在身邊陪伴、提醒我。在和平學青團契的成長,那又是另一段充滿恩典的故事了。只是這一路上的點點滴滴,讓我更感受到這位天上的父親不只有權威榮光,他更有恩典慈愛,他是昔在、今在、永在的天父!與大家分享希伯來書十二章第十節:「..惟有萬靈的父管教我們,是要我們得益處,使我們在他的聖潔上有份。」也請大家為我的決志接受堅信禮代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