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4日 星期四

認識你是我一生中最大的事 -- 林亭均

寫作於2004/05/16
作  者: 林亭均 姊妹
 

讓我們低頭一起做一個禱告。親愛主,謝謝你,讓孩子有機會認識你,並且有機會在這裡分享你在孩子生命中的作為,願我的見證能榮耀你的名,並且可以成為別人的幫助。禱告奉主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大家平安,我是亭均,目前就讀於國立台北師範學院音樂教育系四年級。我是南投水里人,在家裡排行老二,有一個姊姊、一個弟弟。我是第一代基督徒,家人都還未信主,所以我一直希望在他們面前能夠有好的見證,讓他們願意來認識主。今天,跟大家分享的是我這樣的一個脾氣不太好,而且從接觸信仰開始,一直不是很認真的人,上帝一路上的陪伴與耐心帶領。

帶我認識主的人是我高中時候的大提琴老師。她是一個對任何事都很認真的人,這種態度剛好跟我相反,不過我們個性有共通點,就是都很容易生氣。所以在她教我的三年中,對我對她來說都是一個挑戰。記得高一的時候,我常沒有好好練琴,上課很容易被痛批,但是老師生完氣以後,卻常常會抓著我的手帶我禱告,求神給她智慧知道怎麼教導我,也求神給我智慧知道如何跟她學習。我記得,禱告過後的那堂課,總可以很順利的上完,所以那時候的結論是,恩,禱告真是一個神奇的好東西阿!就這樣,我開始也會在一些時候禱告,將一些不知道如何面對的問題、或是不知道怎麼處理的情緒,告訴這位雖然看不見、摸不著的上帝。但我隱約知道,祂的確在,並且能夠成就事情。

我的國、高中念同樣一間學校,台中很著名的私立女校-曉明女中。因為家裡距離較遠,所以平常住校,只有週末才回家。學校很重視升學率,所以一升上高三,眼所見的老師、家長、同學們,都非常的緊張。當時的我當然壓力也很大,但是卻無從發洩。我不能跟爸媽說我的書念不完。記得有一次,模擬考前我打電話回家,媽媽問我書念的怎麼樣?我說,根本就念不完嘛!沒想到我媽頓時比我更緊張,開始很擔心他女兒是不是完蛋了,以前也沒聽我說書有念不完這種事…結果講完電話我的心情更沮喪;而要好的同學,一個一個焦慮的程度跟我不分上下,是不可能再多給我什麼支持跟安慰。我發現一直賴以維生的支持系統,就在這種緊要關頭失效了…。最後,我於是想到,那來禱告看看吧!沒人聽我說,上帝你應該還在,可以聽我訴個苦吧?

於是,每當我練琴或是唸書到了很煩的時候,就會翻翻聖經,看看詩篇裡面很美的禱告,自己也開始有比較長時間而穩定的禱告。我其實忘了我看懂聖經多少了,只是,我的確感受到,神藉著祂的話語,讓我感受到由祂而來的平安。高三的生活,就在神的恩典下還算平穩的渡過。大學,在神很奇妙也很精準的帶領下,我進了國北師,而為什麼這樣說,則又是另一段故事了,在這裡不夠時間多說。

大一,因為又跟英辰當同班同學,她收到和平青契的迎新邀請,由於我被我的大提琴老師叮嚀來台北一定要找一間教會,也知道這是范老師的教會,所以就跟著來看看。那時對團契的講題阿、詩歌阿,沒什麼印象了,只記得團契的學長姐們很用力的在對我們笑,覺得這裡是我上台北以來看到笑臉最多的地方。不過印象不錯是一回事,大一、大二學校事情多,很多奇怪的比賽要用到週末練習,扣掉回家的時間,再扣掉出去玩的時間…恩,就無法很常出現了。

那我到底怎麼被神招回來的呢?這就是發生在大二下學期的事了。有一個禮拜六晚上我湊巧來團契,聽到長濱福音隊在徵人,想想長濱聽起來是個好地方,又有可愛的小朋友可以玩,暑假也沒打算做什麼事,於是就問我可不可以參加,而其實我根本不知道福音隊到底是什麼東西,自己的信仰仍然還是迷迷糊糊的。沒想到那時候的隊長依信大哥,居然也答應讓我去…看似一連串的誤打誤撞,現今回首才發現都是神的計畫。長濱福音隊期間,我深深地被長濱教會的傳道怡真姐震撼,看到她一個女生,在一個很偏僻、而民間信仰仍然盛行的地方,這樣的為當地人民付出、關懷、流淚禱告。我是一個遇到困難能躲就躲的人,因為我知道要對付困難是很辛苦的事。而怡真姐她到底哪來的力量跟信念,可以支持著她不斷的屢敗屢戰?看著怡真姐,我聯想到了耶穌為我們受苦、受死的樣子。

回來以後,我開始以比較認真的態度追求我的信仰,開始上成主、開始服事、決志、受洗、繼續參加福音隊…,我原本以為只是去長濱玩玩,什麼準備也沒有,沒想到我的生命居然就在這麼不經意的時刻被扭轉。我們的神,總是在意想不到的時刻,灑下豐富而且總是能真正滋潤人心的恩典。而現在的我,雖然面對未來還是迷惘、心裡還是會有一點焦慮,但是我知道,上帝會一直與我同行,而祂知道我,為我所預備的,也絕對超乎我所求所想。歌林多前書二章九節說 : 神為愛他的人所預備的是眼睛未曾看見,耳朵未曾聽見,人心也未曾想到的。這段話給我很大的安慰和盼望,希望也可以成為大家的幫助。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