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4日 星期四

奇異的恩典 -- 黃念瑾

寫作於2005/05/08
作  者: 黃念瑾 姊妹


我是和平社青團契的念謹,二OO三年九月廿一日 我在和平教會受洗,成為家中第一代基督徒。那年我廿六歲。我爸媽有五個小孩,我排第三。我常說自己是爸爸不疼,媽媽不愛的小孩。從小到大,從我的原生家庭到學校環境,我好似罹患「愛與被愛失能症」--感受不到愛也不敢要愛;不敢給愛卻也給不出去愛。總是關注著自己的情緒和別人對我的觀感,退縮又自卑。

我和家人的關係就如同隔著壓克力板般,透明、平和卻摸不到彼此真正的溫度。雖然上了大學時我告訴自己,「五根手指頭雖不一樣長,但失去哪一根都一樣痛!」所以,我確信他們是很愛我的。

一年多前在成主查經查到「路得記」時,當時的成主老師莊信德傳道曾問我們說:「有沒有曾經遭遇過什麼苦難?」我想,除了在世界價值的快樂中失落外,並沒有遇 過。而當時我跟神求「擴張我的境界」,其實求完後就害怕了起來,擔心神給我的功課太難,我無法承受。但感謝主,祂總是給我足夠的恩典、充滿能力的來面對。而神果然是聽禱告的神,我生命的顏色開始豐富了起來,這當中當然也溶進了從未如此靠近我的黑色和灰色。

一個月前我的學長,也就是恩賜的同學鼻咽癌末期進入昏迷,當天晚上,我們為著他的救恩、他的復原流淚禱告,雖然我跟神說:「願你的旨意成全」,其實我心裡還是希望有奇蹟出現。隔天晚上,他走了。當聽到這個消息,我第一個念頭是:「主啊!他在祢那裡嗎?」我只問:「主啊!他在祢那裡嗎?」我心裡其實好自責,自責自己並沒有把握時間將福音傳給他。這時候我心裡浮現幾天前靈修時讀到的經文:羅馬書10: 10人心裏相信,就可以稱義;口裏承認,就可以得救。這節經文提醒了我,神的救恩已降下給所有的人,只要學長相信、承認就得著了。

學長離開的當天早上,他燒退了,眼睛依舊闔著如沉睡般。有一段時間,病房內響起了「奇異恩典」(這是恩賜在他病榻邊夾雜著眼淚和鼻涕獨唱出來的)。而自他昏迷後,他並未再張開眼睛,直到離去。  

晚上,我坐在社青團契聚會的副堂裡,臉上逕自掛著悲傷的眼淚。當我看到靈修組同工為聚會預備的詩歌中,其中一首就是「奇異恩典」時,我的心猛然一振,神好似在告訴我說:「孩子,不要自責,相信我。」「是的。主啊!我相信他在你懷裡。我感謝你。」

四月廿六日 ,因著學長交往十年的女友想暸解基督信仰中的天堂,我們一起用餐。當天我才知道,其實在學長還未昏迷前,學長就曾要求恩賜帶他一起禱告。在主面前認罪,接受主為其生命中的救主。

沒經歷過大風大浪的我很難知道生命中最重要的是什麼?與死亡這麼近距離接觸過後的我深深地體會到:是主耶穌。隨即我想到我那還未信主的家人。

剛信主的時候,常在禮拜中看見會友的父母遠從中南部上來看小孩。我就會既感動且羨慕地掉下眼淚,心底問著:「我的爸媽可能坐在當中嗎?」當我因著信仰受父母逼迫時,我會軟弱地常常向神說,「主啊!我很受傷 ~ 一定要我來承受父母的壓力嗎?」甚至自我定罪地說,「主啊!我很糟糕,在父母前我沒有勇氣與智慧說真理的話語。」當時的我好希望神能夠差遣人將福音傳給我的家人,其實我心裡明白,神要使用的人是我,在祂的時間,祂要成就這事。

感謝主,因著你的愛,從不表達愛的我開始在紅包袋上用你的話語祝福我的爸媽,表達我對他們的感謝。(雖然不知道紅包袋最後會放在哪?)。感謝主,因著你的愛,我兩年前有機會帶著我弟弟做決志禱告。(雖然被父親責難,雖然我的弟弟離開了教會。)感謝主,因著你的愛,我終於鼓起勇氣向我即將生產的大姐說:我會為妳禱告。感謝主,因著你的愛,我和恩賜多次在寒冷大雨的晚上騎著摩托車到醫院探望因著高燒不退而被迫打催生劑的二姐,我第一次當面為她禱告;第一次在禱告中感受到我是多麼愛她;當小孩順利產出時,我第一次經歷何謂喜極而泣。感謝主,因著你的愛,我的妹妹在失落憂傷時尋求你的面,你回應了她。(我在做見證的同時,她也在經驗人生中的第一次教會禮拜。)

感謝主,因著你的愛,我得有禱告的權柄為我每一個家人流淚禱告。感謝主,因著你先愛我、改變我,讓我與家人能進入真實彼此相愛的關係裡。

我問自己:「一人信主,全家得救。你希望嗎?」「不,這不是希望而是神的應許。」

三個禮拜前我在晾衣服的時候,我心中突然有一句話浮現:「上帝愛我,更愛我的家人!」這句話我懂了,上帝愛他們,於是揀選我,成為家中福音的管道。求神裝備我,賜我智慧和勇氣,把握機會地向他們傳講這天國的好消息。

今天是母親節,藉著這個機會我要向我的屬靈媽媽,同時也是我公司小主管的林足芳姊妹表達感謝。在她身上,我看見神的愛;也因著她的愛,我得以經歷上帝的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