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3日 星期三

新航班機罹難事件之分享 -- 伍炯豪

作者:伍炯豪

**********************************

還記得去年921地震的時候,陳逸豪牧師發起了一個安慰台灣百姓、土地的活動,他讓我們幾個音樂創作者,為921的受難者與家屬寫了一張安慰專輯的詩歌,他負責所有歌曲的編曲與專輯的發送,當這些詩歌送到災民的手中時,我真是期待能夠有人因此受到安慰與祝福,這是參與這張專輯最快樂的地方。而且我想,陳逸豪牧師回來台灣的這兩年,定會為台灣教會音樂與他自己帶來神大大的祝福。事實上也是如此。

還有兩個月整,陳逸豪牧師即將回美國牧會,我們都有些許的不捨與感動,因為他用兩年的時間來與我們這群年輕的音樂創作者,一起學習音樂事奉的功課並教導我們用生命來投入在創作當中。所以當獲知新航班機墜機的消息時,心中就掛念起常常往返美國與台灣兩地的陳逸豪牧師,在看了幾個小時的電視報導,確定上面沒有認識的人之後,才安然睡去。(這裡,要向神來認罪,因為自己常常看到別人的苦難,才知自己有平安,卻沒有真實的去關心在苦難中的人,為他們帶來平安;尤其是身為一個傳道者。)沒想到隔一天早上,在前往神學院的途中,葛兆昕傳道的一通電話讓我錯愕不已,原來,飛機上真的沒有陳逸豪牧師,但是,卻有他的母親!

在事件一開始的前幾天當中,陳逸豪牧師可以說是沮喪到極點,因為在現場一直都找不到他的母親。在那些日子,陳逸豪牧師的心中有個念頭:「假如,我沒有接受呼召回來台灣服事,我的母親就不會在這次的事件中離開我們,假如,我的母親不多留一些時間在台灣,提前一個星期回美國,她就可以與父親一起等待我回到美國。假如…有好多的假如在心中…」但是,一切的事情卻不是這樣。因為他回應了神的呼召,而使得他的生命陷入了苦難的交戰,難道說,在苦難中的基督徒常常要面對這樣的思考與挑戰才能看見在那背後的盼望與祝福嗎?

陳逸豪牧師在11月5日的基督教聯合追思禮拜當中,用他自己在這一段時間的經歷來回應了這一個問題。他說:「在他尋找不到母親的遺體時,神給師母一個看見,那就是,當蝴蝶破繭而出的時候,我們所期待看見的,是美麗的蝴蝶,我們不會去看那醜陋的繭;因為繭是生命的最後,美麗的蝴蝶則是全新生命的開始,更是耶穌基督的愛。所以當母親的遺體在4日被找到後,在今天火化的同時,在我們背後的窗戶上,有一隻蝴蝶翩翩飛起,一直都沒離去,而這蝴蝶的顏色,正是母親上飛機時所穿的衣服顏色;當火化結束時,我們也看著那蝴蝶向天空的那一端飛去。在同時,我真是知道,死亡不再是恐懼,而是另一次的相聚。」

陳逸豪牧師的母親在生前十分厭惡念佛的聲音與燒香的味道,而神也按著她的心願來成就。因為在事件的一開始,所有的罹難者在其遺體前都會被插上一柱香,而且慈濟的志工是24小時不斷地圍繞著遺體念經,所以她就安穩的躲在飛機的機翼下,等待香燒完 、經念完,直到最後才被找著。

我們在這當中可以看見一個面對死亡挑戰的人,他會軟弱。但是神也給他更多的剛強,因為,在我們真實的經歷背後,有神給我們更多的祝福。

假如,陳牧師沒回台灣,事件真的不會發生在他家,但是對台灣的教會音樂而言,神的祝福也就不會透過陳牧師帶到台灣。

假如,陳牧師沒學音樂,事件真的不會發生在他家,但是對我們這群年輕的創作者而言,神的祝福也就不會透過陳牧師帶到我們當中。

假如,陳牧師不信上帝,事件真的不會發生在他家,但是對他的家庭而言,神的祝福也就不會透過陳牧師帶到他的家中。

假如。有太多的假如,是我們很容易去用想像,來逃避神的真實。但是神的祝福,只有真實,沒有假如。


*********************************

邀請大家一起來關心陳逸豪牧師,並成為他的代禱者與安慰者。

*********************************


耶穌的愛

耶穌的愛是無比的愛 祂用溫柔的聲叫我不免怕

耶穌的愛是永遠的愛 祂用恩典的手作衣給我麻

耶穌的心是慈悲的心 祂用愛與希望安慰我心肝

耶穌的名是救贖的名 祂用十架寶血替換我生命


主耶穌你是我的拯救 當我看無頭前路途

主耶穌你是我的生命 求你赦免我所犯的罪過

主耶穌你是我的所有 當我失去全部的愛

主耶穌你是我的一切 求你成作我一生的引導



*********************************



與主同工
全然委身
靠主大能
剛強得勝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