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20日 星期日

饒恕 -- 方郁雯

寫作於2008/04/20
作  者: 方郁雯 姊妹

我在朋友及師長的眼裡,一直是個很樂觀獨立的小孩,會有這樣的個性,不是因為我心中真的平安喜樂,也不是我真的獨立,而是因為有個很重要的生活及精神支柱,總是在我身旁陪伴-我的母親。從小我習慣把所有的情感及情緒都宣洩給她。在我想法裡認為這是理所當然,母親永遠會安慰你,並且會幫你解決任何事。一直到後來我才明白,這是一種「依賴」的傾向。

大學時,終於離開家裡到高雄唸書。母親不在身邊,很自然地,我又開始習慣把所有的情緒及壓力,全部依賴在我的男朋友身上,這是一個很不適當的依附關係,但是我當時並不知道,也從來不覺得要改變。

大三的時候,我交了一個男朋友,我們感情非常很好。一直到我大五的時候,我們開始面臨到遠距離戀愛的考驗,我得回到台北實習,而我的男朋友則需要在高雄繼續唸書。大五實習那一年我面臨了極大的壓力,每個週六日的整天都得去淡江唸學分班,在週間則同時在預備研究所的考試及教師甄試,自己的貪心緊繃了我的生活,我的情緒及脾氣都變得很差。就在這一年,彼此的關係嚴重地被撕裂,我們感情出現了第三者 (一個漂亮、體貼溫柔又優秀的女生),於是難堪的畫面、傷害的言語開始出現,在掙扎中最後他選擇了我。

做完這個決定後,他就被徵召去當兵了,我也在實習完成後進入研究所就讀。雖然關係復合了,但是我破碎的心並沒有得到修補,每當腦中浮現當時的情境,情緒就立刻崩潰,常無由地竟自哭泣。我是個不愛哭的人,但那年卻像用光了這輩子所有的眼淚,除了在遙遠的電話那頭不斷的道歉及安慰,他完全無能為力,而我充滿忿恨、病痛及苦毒的話語,也造成我們兩個人的痛苦。那時的我完全沒有辦法肯定自己,我覺得自己一定是個糟糕的人,那樣的事情才會發生在我身上,憎恨他的同時,我更加地討厭自己。

我無法開口和家人傾訴這樣複雜的心情,更不知道可以向誰求助。在無助、孤單中,我開始在心中吶喊「天啊!我需要幫助…誰可以幫助我?」。

這時主已經悄悄地在我身上動工了…

非常奇妙地,我赫然發現,在我家不到50公尺的距離,竟然出現了一家教會。這家教會座落在我每天回家行經的路上,卻在我走了十幾年後,才突然出現在我眼前。我隱約記得大學好像有接觸過教會的人,印象中基督徒都很nice,無法形容那刻的感動,但當時我想都沒想就走進教會。

走進教會,第一看到的就是東光教會的鄭淑敏牧師,她慈藹的眼神立刻就吸引了我,到現在,她仍然持續再關心我的狀況。陸陸續續,我又接觸了為我上募道班課程的鄭金祥執事。真的很感激他們的教導及陪伴,我開始學習讀神的話語,也學習和神禱告。

主的愛就像媽媽的手,溫柔地一針一線修補我殘缺的心…

當我開始求神幫助我學習饒恕,幫助我從這段過去中釋放,感謝主,我發現神慢慢地開始軟化我的心,我開始明白,當我原諒人時,是將他們釋放給神,讓神來處理,我決志要饒恕他,就像主饒恕我的罪一樣,慢慢地,所有的憤怒與恨開始都變成了愛。我也向神認罪悔改,求神原諒我的軟弱,原諒我曾經加諸在他身的負面情緒...不知道是何時,逐漸地我掙脫了仇恨的捆綁。我學習到當自己有情緒時候,不要先尋求人的安慰,要先到主面前將一切擺上。

我也從自卑當中走了出來,不再拿自己和第三者比較。我的外表、才能、缺憾、不足、我有的、我沒有的,都是神的設計及安排,無論如何,神都愛我,祂在意的是我是否擁有美好的內在品格,是否有好好運用他所賜的一切。當我了解合神心意的自我價值觀,我開始不那麼在意別人的看法,而是定睛在上帝的眼光。我開始重新愛自己,接納自己。

雖然半年前,我和男朋友還是因為信仰的因素分手了,但是我還是很感謝主,透這樣的經歷及管教,讓我真實地認識了祂,讓我渴慕更深的與他同行,也讓我的生命進入祂豐盛的預備。

這是今天要跟大家分享,主在我身上最大的恩典 –祂讓我學會饒恕別人,像祂饒恕我的罪一樣,並學習用神的眼光來肯定自我的價值。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