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7月2日 星期日

生命之光 -- 江立立

寫作於2006/07/02
作  者: 江立立 姊妹

• 前言

我出身小康,父母皆任公職,供養我與兩個弟弟皆讀到大學畢業。父親中年信主,我們雖跟著父親去教會,卻選擇不信。因為畢業後一直呆在教育界,生活穩定單純,又抱定獨身,悠遊於工作、在職學習、運動閒暇的常規中。但神攪動巢窩的手已悄然進行,當年在中央大學電算中心服務全校師生,也結識了許多知己好友,其中特別與其中兩位大氣物理系的女同事走得很近,一起玩、一起運動、一起談心。一年暑假郭妹邀我一起補托福,真是頭殼壞去,自此人生變調,要與好友作伴,走了出國路,因為申請到的學校不同,仍是各奔東西,自此未再相見。因為出去是由數學系轉科唸電腦科學,當時已高齡36,托福又是低空掠過(上帝所賜),那兩年的求學生涯倍嚐辛苦,向未識之神祈求:「讓我順利畢業,我就信祢。」神就差派天使來幫助我。及至畢業在即,見大家都在找工作,又耍賴祈求:「讓我找到工作,我就信祢。」當時我心中的上帝與今天人們求明牌的神沒有甚麼不同,但憐憫的神垂聽了,我的信箱裡收到一份求才信,從面談到得到工作,都是神蹟。

1984年2月由紐約長島到馬里蘭州開始了來美後的第一份正式全職工作,我也守諾去教會,儘管工作充滿挑戰,因教會肢體生活的支持與神話語調教光照,總也算是順利。是年7月8日受洗歸入主名。自此以後神的恩手引領,多不勝數,特以兩個車禍道出心境的不同與成長。

• 兩個車禍

在馬里蘭州工作近一年,公司要搬到德州奧斯汀市,愛車由公司託運到德州,我則隨公司秘書山茄斯太太(Mrs. Sanchets)搭著她的九人座車南下,一路也遊玩了不少風景名勝。

在德州首府奧斯汀安頓下來後,我載著四位同事到銀行開戶,我以這條高速公路(freeway)最快的速度(45miles/hr)開著,車上的同事們七嘴八舌,突然有位同事叫到:「立立,妳應該從剛過去的那個坡道出去。」只回頭看了一眼,又錯過前面的一個STOP標誌,橫向高速公路(highway)左側則有一輛大貨櫃車以那條路上最快的速度(60miles/hr)衝過來,就這樣不期而撞,我的新車(車上里程不到1500miles)車頭全毀,我沒有為我的毫髮無傷感謝神,卻為全毀的愛車憂傷不已,直到事後我的菲籍上司提醒我:「這種事故的存活率只有10%。」才會想到感謝神的保守。此後我開車就格外小心,特別是STOP標誌,一個也未再錯過。那麼,又何來第二個車禍呢?請聽我細說從頭。

大約是2001年初,我在桃園的華茂科技工作;一天,與同事加班時,有一些事情協商,晚上8:30左右才離開辦公室,將車開上北二高,當時歸心似箭,我大部分的時間都留在最左線車道,快到樹林交流道時,我向右切換一個車道(我有打右方向燈號),說時遲,那時快,右方來車把我結實的撞了一下,我的車快速向左滑出,我直覺的快速向右打方向盤試圖調整,自此車就向右快速斜衝而去,歌手張雨生的影像一閃而過,接著想:「吾命休矣。」我脫口而出:「主啊,救我!」接著另外一輛車撞了我一下,我的車就停在最右線的柵欄旁,完全不能動了。驚魂未定中處理完一切手續,回到家已是凌晨兩點多。很清楚的一個念頭湧出:「主啊,謝謝您救了我!」這是神所賜的新生,應當為神所用。

當年五月我換到離家稍近在內湖的凱笙科技工作,也認真思考工作的意義。九月初我決定離開這個職場,尋求新的方向,同時開始了華神延伸制課程與BSFI英語查經,兩年後考進華神校本部,去年暑假從基督教研究證書科畢業。去年三月因為校內佈告欄的招生告示,有機會參加「舊約希伯來文查經」課程,開始與和平長老教會結緣,後來又因對基層福音的負擔,我開始參加和平的台語崇拜,竟深深的愛上這個教會的人與事,也享受在成契詩班與新人關懷的服事,今年也決定轉入本會,正式成為這個大家庭中的一員。

• 結論

主耶穌說:「我是世界的光,跟從我的,就不在黑暗裏走,必要得著生命的光。」(約8:12)今天回想起來,每一次的變動或遷移,都有神的美意,雖然祂使我離開安逸與舒適,卻能重建我生活中、品格中、待人接物中的種種不足與虧欠,我們都是他看為寶貴的器皿,也是他手中的工作,見主面之前好像也都掛著「施工中,諸多不便,請多包涵。」的告示牌。

在這屬神的大家庭中一年多以來,謝謝大家對我始終如一的愛與包容,願神祝福大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