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30日 星期六

一路走來 -- 張容嘉 姊妹

寫作於2008.08.24
作  者: 張容嘉 姊妹
 
不要驚動、不要叫醒我所親愛的,
等他自己情願 (雅歌2:7)

如果說,要重新回顧自己的信仰追尋過程,雅歌這段話就像是在呼應上帝的祝福般。因為上帝是這樣耐心地陪伴、帶領著我一路走來。

我來自於傳統民間宗教的客家家庭。一個偶然的下午,有人來家門前按鈴,母親買了聖經故事集,這似乎是記憶中認識基督信仰的開端。

小時候的我。不曾聽過耶穌基督、也不曾聽過教會,只因為愛看故事,於是就一口氣將書看完。然而故事看完後,心裡冒出了很多的問號,身邊卻沒有人能夠討論我想知道的答案(印象最深刻的是對於約伯記的疑問,為甚麼約伯跟上帝良好的關係,上帝卻因為撒但的挑撥,而與撒但打賭約伯的忠誠)

久而久之,這些問題也就只是埋藏在心理,漸漸被我所淡忘。直到高二聖誕節前夕收到教會的傳單。我第一次因為好奇踏入前金長老教會,被牧師講道所感動,才發現原來那些問號是有機會解決的。

後來參加校園福音營,儘管短短幾天的營隊沒能解答那些放在心裡很久的問題。但第一次在教會裡唱聖歌、查經、做禮拜的經驗,使我經歷前所未有的平安。回家之後,雖然沒能夠繼續去教會,卻養成禱告的習慣,希望上大學後繼續去找團契聚會、認識上帝。

北上之後,我參加團契與查經小組,卻始終有種奇怪的感覺。團契的弟兄姊妹們似乎都是從小在教會長大,信仰對他們來說像是毫無懷疑、理所當然的。而在不同基礎上的讀經,問題好像只是個人的問題,或者,「不成問題」。

當時,寢室學姐相當討厭基督徒,認為基督徒交朋友與關懷只是為了傳福音,甚至想在房門貼謝絕傳教的紙條,室友也有被強迫拉去受洗的經驗。軟弱的我卻選擇噤聲,只因為不想被以為是「基督徒」,而離禱告、團契、查經越來越遠…。

然而,感謝上帝始終沒有放棄我,幾年後認識男友是再次接觸信仰的開始。不久之後,那位討厭基督徒的學姐竟已成為虔誠的基督徒,甚至還曾邀請我與室友一起參加聚會。室友到了美國,也不約而同開始主動參加團契、查經,現在彼此反而能夠共同分享、討論讀經的疑問。

我曾經覺得基督徒應該要有能夠回應、解答一切信仰問題的想法,認為必須對信仰全無疑惑才算得上負責。因此對我來說,信仰過程似乎有著沒有辦法完全解決的疑惑,有時候覺得自己像是走了一半,卻無法真正跳躍過去。好比遠藤周作的《沉默`》,為甚麼上帝沉默?為甚麼容許這樣的迫害?

然而上帝卻是用另外一種方式陪伴著我走過來,生活中一點一滴的領受與感動,教我明白以人的有限要完全能夠理解上帝的無限的不可能。從而無法解釋無限也無法反證信仰的缺口,我開始意識到並面對隱藏多年的恐懼,慢慢練習著交託。

當彼得發現自己應驗了耶穌說他會三次不認主的話時,他忍不住痛哭,看見自己的軟弱與恐懼之後的彼得從此變得更勇敢。耶穌陪伴著我看見自己的恐懼,同時學習原諒與釋放。或許,恐懼還會以不同的形式出現,但我開始有了嘗試面對它的勇氣。
對我而言,與上帝之間逐漸累積、建立關係的過程其實是難以言宣的。感謝上帝一路的帶領,也求主保守我的心,勝過保守一切。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