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30日 星期日

一段特別的旅程 -- 袁明豪

寫作於2008/03/30
作  者: 弟兄

平常總是會在研究室忙到很晚才能回家,直奔家門時,我會走永福橋右轉河堤便道。在2006年有一個特別的夜晚,在我回家的路途中,那時我正為了聖誕節的福音茶會擔心,懷疑著自己的能力,又煩惱自己不知道怎麼行。

意外之路

似乎是一個分神,我忘記右轉下河堤;但似乎又是一個提醒,我心裡覺得這是神的帶領,我就開始用詩歌-《寶貴十架》-來敬拜神:

主耶穌,我感謝你,你的身體為我而捨,帶我出黑暗,進入光明國度,使我再次能看見。主耶穌,我感謝你,你的寶血為我而流,寶貴十架上,醫治恩典湧流,使我完全得自由。

寶貴十架的大能,賜我生命。主耶穌,我伏俯敬拜你。
寶貴十架的救恩,是你所立的約,你的愛永遠不會改變。

感謝神,神帶領著我走一條很特別的道路回家!在人看來這不是條有效率的路程,在人看來這是繞遠路;對我自己而言,這也不是我習慣的路,事實上我從未循此路歸過。但在這段旅途中,我真實地敬拜主,我將心裡的憂慮擺上。因我真的很軟弱,不知道要該如何行,我沒有智慧、沒有能力。然而主說:「我已經為你祈求,叫你不至於失了信心。你回頭以後,要堅固你的弟兄 (路22:32)。」在這段看似沒有效率的路程中,我經歷了神的啟示,神的話語給我力量,神的話語就是我的幫助,神的話語就是我的磐石。最後,我回到家了!而且在靈裡是豐豐盛盛地回到家。

神的話語帶來力量

或許神在創立世界前,在基督裡揀選我們,就是要帶領我們的生命走這一條特別的道路。這條路或許不是我們原先熟悉的,也不是從人的眼光認同的路。但感謝神,神的話語給我們力量。縱使旅途中遇到風浪,且因風不順、被浪撼動,對自己失去信心。主說:「我們渡到那邊去吧 (可4:35)。」神要跟我們一起同行!我們只要把眼光要放在耶穌身上。

再次的意外之路

2007年年底,晶晶牧師請我尋求,是否願意代表青契加入安得烈小組。接著,在我尋求並與牧師、同工溝通後,調整了一些困難進入這個服事,也因此進入青年團契。結果卻在今年一月中,安得烈小組第二次正式聚會前,我接到曾牧師的電話,請我暫停安得烈小組的服事。因為,我違反了當初進入安得烈小組,牧師對我的唯一要求,就是不要再接服事。

我完全接受牧師做了這樣的決定。紀律對戰士很重要,我們假如要進入一個團隊,成為爭戰中的一員,絕對必須順服在權柄之下。這件事讓我很難過的是,在一開始青契的服事探詢時,我應先詢問晶晶牧師的意見,尋求權柄的遮蓋。反而是等到之後,晶晶牧師直接跟我這樣作違背當初的承諾,也辜負了蔡牧師的期待,我要再次向他們道歉。我沒有遺憾,因為加入安得烈後使我開始參加青契聚會,或許這對我而言是個祝福。

同心尋求神的國

這條特別的旅程,輾轉的走到如今。在今年五月我們和平青契要與台大光鹽社在台大校園內辦一場音樂佈道會。這個音樂佈道會的異象從腓立比書3:16節出來的:「然而我們到了甚麼地步,就當照著什麼地步行。」我們相信台灣的復興要臨到,特別是今年台灣有許多大型的佈道會,許多被神重用的佈道家要來到台灣。我更相信台灣的復興更是要靠著我們這些青年,願意回應呼召,願意為主癲狂,進入所在的校園禾場。

生命是一段旅程。我們走過了一站又一站,有的人很幸運的在年輕的時期就能認識耶穌,經歷耶穌的愛,這是恩典。而有的人則跌跌撞撞地繞了很長的一段,才來到耶穌的面前,這也是恩典。我就是這樣的人,我覺得以賽亞書有個經文很符合我在這段旅程的寫照,雖然以困苦給我當餅,艱難給我當水,但教師對我不再隱藏,我的救主他不再隱藏他自己,他讓我看見這些過程都是祝福。我們現在處於什麼地步呢?如今,我們的生命因著耶穌有了交集,這是個恩典。想想,在台北有這麼多教會,而我們卻能在一起,彼此有分享、禱告、一起同工學習機會,這都是極大的恩典。而我們並不是徒受這樣的恩典,我們能為彼此代求,同心合意的尋求神的國、神的義,求神將得救的靈魂,天天加給我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