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4日 星期四

親子關係的重塑 -- 張碩宸

寫作於2003/09/05
作  者: 張碩宸 弟兄
 

我是張碩宸,我出生在屏東,現在家在高雄。我是台灣師大工教系4年級的學生。我家庭的成員有親愛的爸爸、媽媽跟兩個可愛的妹妹。我的爸爸與媽媽,是在教會中長大,並且認識、交往、結婚。因此我不是第一代的信徒,其實我也不知道我是第幾代了。

從我有記憶以來,我的媽媽一直會在有空的時後跟我們小孩子說:上帝是如何在她生命之中行的奇事。因此我記得她一直跟我們說的一句話是:你若是作上帝的工,上帝不會給你困乏……。但是今天我要講的並不是我跟母親的關係,今天我要說的是我跟父親的關係改變。

我在我的家庭之中是排行長子,照理說應該是最受父母親疼愛的一個孩子,但是事實上,我一直覺得我跟父母親的關係並不好!其實之前我也一直不以為意,因為我的個性也很愛玩跟外向,所以一直被認為出去像丟掉的,回來像撿到的。直到我發生了一件很重要的事之後,我才驚覺到這一個事實!

我爸爸在我小的時候,是一個非常傳統的父親,怎麼說?他是用打罵來教育孩子的!我印象之中,這一種教育方式一直到我高中畢業才結束。我長大後曾問他:為什麼不能用愛的教育代替打罵呢?他回答我說:因為打比較快!感謝主!祂讓我們父子倆有可以彼此交通,說出心裡話的機會!我才可以移去我心中的一個疙瘩!

我可愛的老爸一直有一個遺憾!就是他在大學聯考時未能考上理想的學校,也因為經濟因素無法繼續讀大學。但是也感謝主的帶領,在一路上所用無虞匱乏,而這一個遺憾也變成他對我們這些孩子最大的期望,可是這也變成我極大的一個壓力!

我之前提過,我自認為我跟父親的親子關係不好。什麼時候開始的?我認為是從我國中之後就低落了。因為我在國中能力分班之中,很不幸的被分配到牛頭班,何謂牛頭班?我想可能大家的印象之中都只停留在流氓學生很多的那種班級,但是我還可以再說得更清楚一點就是每天打架是家常便飯,每個星期有十幾節的體育課是我們的福利。

從我國中被分配到牛頭班之後,我就覺得親子關係有一些變化,雖然都是自己的孩子,也雖然手心、手背都是肉,但是總有比較黑跟比較白的分別吧?我覺得我慢慢的變成比較黑的那一方。這樣一直讀到高中之後,也伴隨著因為青少年的不懂事,所以也很多次地讓父母親憂心、傷心。那時候一直不能體會他們內心的感受!直到上帝用我當兵時發生的很多事情來提醒我、叫醒我。

我是85年5月時入伍當兵,當兵的地點是在高雄壽山,在那裡我待了1年又10個月左右,我在當兵時,學到跟經歷了很多事情,例如說做家事,以前家事是不會主動的伸手幫家裏做的,在當兵之後我變得會主動幫家裡做一些事情了。在軍中我也學習到了如何控制自己的脾氣,跟相信上帝是公義且施行審判的上帝。

在退伍之前的前三個月,我想大概是上帝不願意看我這樣繼續處在人生跟靈命的最低潮,所以祂用一次很大的責備來叫醒我,我記的得是民國87年的3月3號。我發生了一次很嚴重的車禍,那一次的車禍我至今仍然不記得是怎麼發生的……。事後我才聽到我同行的朋友敘述整件事情發生的經過:事情發生在下午5點左右,那時我正要趕去約會的途中,我跟我朋友一起雙載騎乘重型機車,我朋友騎車,我則是坐在後座。意外發生那時我們正在高雄的凱旋路上,那時因為一台車子的急轉彎,我們煞車不及,整台機車撞了上去了。

因為我那時是坐在後座,所以整個人飛了出去,我不知道我飛了多遠?我後來用物理的公式計算了一下,應該最大拋設距離少說也有30公尺!但是很感謝主!那一次的車禍我全身幾乎沒有外傷,只有一些小擦傷跟輕微的腦震盪跟失憶症,一直到如今,我還是認為那是一次奇蹟。

雖然經歷了這一場很大的意外,但是上帝奇妙的做工在這時候開始,因為那一次的車禍,我住院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印象中,在我剛清醒時,滿臉驚慌的父母親,他們的神情跟心情,都讓我在那段時間之中,反覆的去思想很多問題。再則我因為出車禍時撞擊力太大,導致人剛清醒的時候,有一些輕微記憶喪失的現象,除了父母親之外,其它的人、事、物都不是很清楚,就連我自己家中的地址也不是很確定。但是在住院的這段日子之中,我猛然發覺了…..老爸跟老媽的髮際都出現了斑白的髮絲。現在回想起來,我在猜想,這也許是上帝祂要讓我藉著這一次的事情去看到跟注意到,以前因為年輕沒有去注意到的很多事情,也因為這一次事情的發生,讓我真正的能夠好好的想一想跟上帝還有跟家裡的親子關係,也讓我真正會去重視並想要去改變這一份親子關係,讓親子之間的關係重新改正。從國中一直到退伍這一段時間,我跟父親之間的親子關係才比較有了真正的改變,真的感謝主的提醒跟保守一直都在。

接下來我退伍了之後,緊接著先是工作,但是進入到職場之後,驚覺到學歷的重要性,因此報名了補習班參加了聯考。在這半工半讀重考的時間中,我又再一次的經歷了祂的恩典同在。祂不斷的在我的未來道路上幫助我做出決定,也在重考的日子之中,一直藉著很多話語給我支持,還有幫助我有繼續走下去的力量。因為以一個離開學校好多年的學生,要重新拿起書本,靜下心來讀書,不是那樣容易。也因為這樣,感謝上帝的帶領!使我在聯考放榜完之後,能夠進入台灣師大的工教系就讀,開始了另一段人生的跑道。

回首過去的這一些日子之中,上帝的同在與引導跟責備,現在回想起來,跟父親的教育方式很像。

最後我引用我老媽常常告訴我的一句話來作為一個結尾:她總是告訴我,做上帝的工,上帝不會給你空空。我也以這一句話跟大家分享。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