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3日 星期三

從曠野到蒙恩 -- 蔡月宮

寫作於2001/01/28
作  者: 蔡月宮 姊妹
 

我名叫蔡月宮,是退休的國小老師,在十六歲時開始接觸基督教,由於堂姊是基督徒,禮拜天常隨她一起到教會│就是和平教會,可惜後來就沒有去教會了。我娘家、夫家都尚未信主,廿九歲婆媳關係很不好時,我心中受很大的痛苦,這時上帝很慈悲的藉著一位貴格會的牧師來關懷我,但我沒有回到教會。而上帝溫柔慈愛的呼喚始終沒棄絕我,好像以色列的百姓飄流在曠野。四十年後一天上午我走在吳興街,上帝的話忽然臨到我『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常在我裏面的,我也常在他裏面,這人就多結果子,因為離了我,你們就不能作什麼。』(約翰十五:五)我毅然決定回到教會。一九九一年十二月一日受洗,是我新生命的開始。

受洗後第三天晚上十點,我進房睡覺,突然見到朦朧中有紅光如手電筒照亮,好像在尋找什麼,接著有一道光茫,四面照射,好像日光那麼明亮,又見到皎潔的水晶球在空中跳躍到我的頭上,忽然出現兩朵白雲。我睜開眼睛一切異象才消失,這奇妙的經驗,使我確知上帝是宇宙真神,讚美我主!何等偉大!

半年後,也就是一九九二年七月十四到廿一日,總會於東海大學舉辦婦女事工七十年慶,結業時鼓勵婦女學英語,並以此服事主,我當時決志當義工,並願意將我退休之後苦練了幾年的英語服事主。從此每週有一天去總會做義工。

當台灣設教一三0週年慶當日,總會全部同工都到南部開紀念會,我去總會見整棟樓雖沒開燈,我卻堅持要把當天要做的事做完,我走出電梯,由六樓下五樓時警鈴大作,管理員急忙跑出來看,原來是義工媽媽的我。那天天氣昏暗,雨聲瀝瀝,我的心卻充滿喜樂,因我感受到上帝與我同在。我埋頭苦幹,舉頭望時鐘,已過下班時間,正好是六點十五分,我做完工趴在桌上向上主禱告,求主醫治我的病 -- 冠狀心臟病。王剴鏘醫師安排用核子顯影檢查發現,左胸的血流量不足,有心肌梗塞的可能,『這款病欲死,卡快活死真緊死!』我一點辦法也沒有,這種病痛有如千鈞壓頂,壓在我心臟,夜間輾轉難眠,常起來坐在客廳發愣。每當病發作時,我疼痛不堪,簡直是欲置我於死地,甚至有次發作竟然趴在公車司機的椅背上,這時車遇紅燈停車,已快到家了,我想要下車卻無能為力,舉足艱辛,寸步難移,我只好忍耐在車上任其疼痛。當天我感謝上帝讓我在病痛中仍然為主做工,且能完成。我將病情向主陳訴,並以馬太廿一:廿一、廿廿『你們若有信心、不疑惑,就是對這座山說,你挪開此地,投在海裏,也必成就。你們禱告,無論求什麼,只要信,就必得著。』我求主將這『病山』投到海裏,禱告完,尚未抬頭來,有一股強烈的熱流,燙在我的背部中央,一直湧流到髮際才停止,那正是每次冠心痛從心往後移的路徑,我知道這是上帝醫治的大能,主是醫治的上帝,我不住的感謝讚美主。後來又到台大、仁愛醫院看門診檢查,醫生都不開心臟的藥,他們說:『好了,不必吃藥。』上帝已完全醫治我的冠狀心臟病。

詩篇說:『四十年之久,我厭煩那世代說,這是心裏迷糊的百姓,不曉得我的作為,所以我在怒中起誓說,他們斷不可進入我的安息。』(詩篇九五:十一、十二) 我初信在曠野流浪四十年,我沒有平安喜樂,且失去了兩棟房子,然而主說:『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未來有指望。』弟兄姊妹若你們仍未進入安息的,速速回到主懷,不然就太可惜了。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