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3日 星期三

從打斷腿骨到感謝上帝 -- 劉志忠

寫作於2002/10/06
作  者: 劉志忠 弟兄
 

感謝上帝!感謝上帝!在九十年十一月二日父親決志信主回台北的車上,數算神的恩典,不禁淚流不止。已經禱告超過十一年了,禱告從開始的信心很大,漸漸地形式化、沒力、甚至快放棄了,然而神竟沒有忘記。打從十一年前我在和平教會受洗,深知神的恩典是何等的好且是唯一的盼望後,再加上聖經應許說:「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所以就開始為全家信主來禱告。家中有五個兄弟姊妹,有三個姊姊,一個弟弟,那時三姊就讀基督書院已經受洗,然信仰根基未受良好之造就,不久也遠離上帝,算命、拜遍大大小小的廟。然而神一直催逼要讓家人之靈魂得救,首先帶弟弟信主、受洗,至於其他姊姊們則繼續為他們代禱,生活中儘量能活出基督的樣式。父母對兒女信耶穌之態度,表面上很開明,然而實際上如何,要遇到關鍵問題才會揭曉。就在爸爸知道二個兒子都去教會後,他也信得更虔誠了,家中神桌上的偶像從平面之二度空間進階到立體之三度空間,甚麼三太子、二太子、福德正神等等,都變成一大尊穩坐在神桌上了。甚至父親結交了一些乩童朋友,有時還在家裡只為求六合財的明牌即作起法來,然而我只有更緊緊抓住神,沒有第二條路。

在這十一、二年的長期禱告中,信心並非都像現在這麼大,信心軟弱時,甚至因人跌倒要離開教會、離開神。特別是不肯我走全職道路時,與神的關係跌到谷底,不斷地與神嘔氣,這嘔氣的期間,不是二、三天,而是七、八年,一直到現在,都還未完全順服。然而感謝神,只有人離開神,神不會離開人!神藉著當兵、考試及室友突然就信主了,漸漸讓我知道他是聽禱告的神且是又真又活的神。前年底,母親健康檢查出直腸癌末期已經擴散,需要住院開刀,但感謝神,母親之隔壁病床竟是牧師娘,牧師整天就在旁邊照顧,那位牧師非常喜歡傳福音,除非你叫他停,否則他就一直講,講到信主為止,母親也在那時滿有喜樂的決志信主,領受神的恩典。特別到去年,三姐因為感情、投資失利的問題回轉歸向神,生命得著更新火熱;大姊部份亦因為被倒會,而決志受洗。問題同樣沒有解決,然而有神參與其中,一切將會不一樣。從母親、大姊及三姊身上,更可驗證「苦難不過是化粧的祝福」,苦難背後隱藏著莫大的恩典,重要的是在苦難中緊緊的抓住神,苦難就會成為祝福,因為除非神允許,否則沒有一件事會發生。而二姐因為早已出嫁,他是兄弟姊妹中,最後一位信主的,二姐以前篤信一貫道,但不知道為何對一貫道所拜的沒有信心,而三姊更新火熱後間接也影響到二姊,二姊竟然很喜歡讀聖經,渴慕的心甚至超過我們信主十年以上的老基督徒呢!就在兄弟姊妹都信主後,「地方包圍中央」的態勢已然成型,就跟兄弟姊妹約定每天共同的時間,台北、新竹、台中連線禱告,後來是約定每天晚上的十一點半,無論人在哪裡,作什麼事情,時間一到就要單單為父母得救來禱告。有時我們在電話中一起禱告,有時聚在一起時,就一起禱告。然而,這時撒旦好像被激怒了,在作最後的反撲,父親不敢在我面前講,總是在母親面前說「我那二個兒子,都給我跑去教會,一點都不尊重我,若沒有把腿骨打斷,怎麼可以呢?」甚至說出更兇狠的話「不只腿骨要打給他斷,頭也要砍給他斷!」我雖沒有親耳聽到,但自己的父親竟能說出這樣的話,我能不怕嗎?然而我知道撒旦已經在作垂死掙扎了,就學習希西家王收到亞述大軍之恐嚇信時,他心裡很怕但是他倚靠神,將那封信在神面前展開,讓神知道,看神如何作為。所以我就跟神說,主啊!我爸爸講的話,我很怕但你都聽到了,怎麼辦?怎麼辦?那時,除了請兄弟姊妹更迫切禱告外,我實在不知道有其他方法。

然而就在這樣連線禱告一、二個月後,有神蹟發生了。有一次回台中老家,父親和我站在客廳的神桌前面,他竟跟我說:「志忠,你不要看我這樣,我現在對上面那幾尊,才沒在信他呢!」當時,我突然有點聽不懂,因為這話不可能會從父親口中說出,然而那句話卻是那麼清晰,且是父親主動對我說的!約過二星期回台中老家,父親在餐桌上言談中,竟主動提到「天主教會有一句話,…」他怎麼會主動提到「天主教會」等的字句呢?我就跟父親講,好像沒有這句話哦!就在這二次對話中,屬靈之嗅覺告訴我,聖靈已在動工了,認為神要成就的事已不遠了,就是特別到最後階段,更不能鬆手,要毫不手軟!所以就跟兄弟姊妹更迫切地禱告。在這樣過程中,學習奉主耶穌的名綑綁偶像及黑暗權勢,故每次回家有機會就綑綁,並宣告「偶像倒下!倒下!」特別有一次,爸媽剛好不在家,太好了,我們兄弟姊妹四個人,就在客廳神桌之前,一起手牽著手,齊聲奉主的名宣告「偶像倒下!倒下!」哈利路亞!

現在回想起來,發覺神一直在開路。二姊部份,當發覺二姊有渴慕的心後,就想幫他在台中找一間教會,有一天有事不能參加第三堂禮拜,而參加第二堂禮拜時,恰巧遇見張立明醫師之父親,他剛好是台中思恩堂之牧師,雖初次見面但心裡迫切就抓住機會,將二姊之聯絡方式交給張牧師,張牧師一口答應並允諾會請小組去關心,就這樣二姊的信仰在台中已找到屬靈的連結,感謝主!父親部份,則是在父親心較柔軟後及兄弟姊妹連線禱告後,有一天台中忠孝路教會王牧師到和平教會分享教會增長的恩典,當中有機會服事王牧師,也抓緊機會將父母有鬆土跡象的情形告訴王牧師,並請求是否有小組可以去關心,王牧師也一口答應。之後的那個禮拜,特別回台中時,到忠孝路教會做禮拜,並再次傳遞需要探訪之需要予小組成員,當晚更直接撥電話給王牧師,懇請關心。就這樣聯繫二次後仍沒有動靜,心中有點不悅,就在那個星期四晚上禱告時跟上帝告狀,求主「催逼」他們的腳步,結果第二天星期五下班前,竟接到小組長打電話給我,說「我們現在要上山(我家住台中山上)去看你爸媽。」哈利路亞,神又垂聽了一次禱告。探訪之後,私下探聽父親的反應,父親反應很好,就心中籌畫下一次之探訪。後來聽到一個全家信主之見證,其中提到大家都很羨慕別人家能夠全家歸主,但是付上多少禱告代價?是否迫切的禱告?甚至迫切到流淚禱告呢?聽完這個見證後,就馬上聯繫雙方,結果可以在星期六再探訪爸媽。在那個星期四晚上,我就很慚愧的禱告,對主說:「主啊,他們要走向滅亡了。」說完後,就哭的不醒人事,那天是我頭一次為父母得救那樣痛哭迫切禱告。到星期六下午時,教會小組竟來了快二十人,並在山上小組聚會起來,從開始到結束共一小時半,父親竟沒有翻臉,甚而在最後長老問到是否願意作決志禱告時,父親竟大聲說:「好。」在決志禱告時,父親口齒清晰、大聲禱告,並大聲說「感謝上帝!」。當時看到這個景象,我有點不敢相信,因為「從打斷腿骨、砍斷腦袋到感謝上帝」,都是出自父親的口,這完全是神的恩典。嗣後還有點故意ㄎㄨㄟ父親說:「老爸,禱告唸那麼清楚,是不是有在半夜偷偷練?」父親笑而不答。總之,一切榮耀都歸給神!

全家歸主後,家中氣氛變得非常好,真的有平安喜樂在其中,然而父母因拜偶像超過五十年,家中偶像尚未清除,離教會的路程又非常遠,他們剛信主信心尚未堅固,有時仍會看到撒旦的反撲,但心中深信,神已經在爸媽身上動了那善工,他必會做工到底,這是我們的確信。使徒行傳第十六章三十一節應許說:「你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祂沒有說「可能」、「也許」會得救,祂只說「必」得救,神的話語是不能打折,抓住神的應許,耶和華將為我們「爭戰」。願一切榮耀都歸給坐在寶座上的耶穌,阿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