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3日 星期日

美好的拼圖 -- 吳嘉樺

寫作於2008/04/13
作  者: 吳嘉樺 姊妹

弟兄姊妹平安,我是嘉樺。今天我想分享的是在我回國至今三年中,神如何帶領我。至於我為何在大學畢業後到美國唸神學院的教會音樂碩士,以及神給予我在神學院受裝備過程、及先後在韓國教會與華人教會實習中的奇妙恩典,有機會再與大家分享這些見證。

當時我完成學業,預備要回國時,舊金山灣區華人聖樂事工的前輩表達希望我接棒,並且申請綠卡留在那裡長期侍奉。我幾經思考與尋求,仍很清楚神給我的負擔是在台灣,所以最後一刻我婉謝長輩的邀請,我們互相給予祝福,就這樣我搭上回台的飛機。但我深知當時回來的情形,會是面臨一無所有,因為我已放下我大學的專業,且台灣教會的音樂事工尚未成熟,我只能以積極的態度在等候中繼續裝備自己。

剛回來時,我讓自己好好的休息數月,適應回國的生活,而後逐漸開始回到出國前的侍奉,包括司琴、青少年工作,並後來也接下詩班。在生計上,則以鋼琴老師、伴奏老師的身份來作為零星收入。而後,在一個機會下,我參加一個社會上的合唱團,它在台灣音樂界算是一直表現頗佳,在這樣一個非基督徒團體中,神讓我能拋掉教會中的一些包袱,而非常直接的來體認合唱與音樂,並獲得很實在的成長,神真的是能透過任何環境來裝備我們。但這樣一年過去,別說是旁人,我的父母兄弟都開始憂慮,因著我並沒有固定的金錢來源。即使我們家都在主內,但這樣的擔心卻如此真實,最後連我自己都開始質問上帝,並質疑自己。然後,我開始隨處遞履歷,以著還行的大學學歷與不太相關的碩士學位,應徵各類行政工作,而輕易地獲得一家科技公司之祕書一職。但在工作中,只要一做完受交辦的事情,我滿心思量的是詩班如何、團契學生如何、音樂的學生如何,而花心思做各種規劃與執行,以及和班員們、同工們、孩子們交通與建立關係,來牧養他們。神透過此,讓我看見祂在我心中放下的負擔是什麼,所以我再次選擇要回應祂,可是要放下一份收入卻又是不易甘心,而神卻做奇妙的安排,祂讓我看見,我離職反而會帶來自保。那時正值過年,家人在除夕一起分享禱告,我平靜的描述這過程,家人們也因著親眼看見,而平安的接受神給我的心意。

不久,神又給我一個機會,以專案方式幫忙做一本詩集,所以神其實一直在供應著我。不論是物質上,還是專業演出與教學上,還是學生工作與音樂的事奉上,祂持續不斷地裝備我,而不是只讓我停在神學院的訓練中而已。只是,畢竟我的生活重心都在事奉,卻皆為無酬,這如何能長久?我只看得見數月或半年的路,但我憑著神讓我看見祂的信實而繼續跟隨著走下去。後來,我大學畢業時曾服務過的教會音樂機構請我回去兼職。又再後來,神讓我看見,祂要我離開我原本聚會的教會、離開我所帶的詩班與團契,前往下一站,這個分離實在是一個學習的過程。預備好分離後,神又沒說要我去哪,我只好走走看,走到和平,我問神,我究竟在哪裡?神回答:「妳在我手中。」就這樣,我甘願繼續跟隨。而之後有士林的一間教會請我過去擔任音樂幹事,在事奉一段時間後,那裡的牧師表達希望我成為他們的傳道人。但神還是只讓我看見,祂不是要我長期在那。這時,和平的牧師來電邀請,我第一個念頭卻是想回絕,因為無法想像「倒退走」,但神好奇妙──我的父母一聽,有著與一年前不同的反應:「妳去,不要怕被看不起,好好地委身在那,神一定給妳機會,要用妳。」我折服於神的靈這樣運行在我們當中。我心不再硬,並以此來尋求祂,最後,我回應牧師表達我願意面試,而同時,神也讓士林的牧師與同工接受我的尋求並給予祝福。神祝福著祂的眾教會。就這樣,我回到這裡──和平教會,並擔任幹事一職。

生命的過程也許看來有一段是碎塊的,但從神的眼光來看,卻是一個美好的拼圖。我雖有肉體的軟弱,但感謝神讓我靈裡因著祂而能堅強,以致於能接受並回應祂的帶領。如此,我深知,這樣繼續跟著祂走,是這麼樣的值得,並且,這是因為祂要賜下祝福。神好大,而我竟能窺視祂豐富的一角,並從而看見祂國度的無限。獻上感恩,並榮耀歸給祂。 

1 則留言:

chia fei 提到...

親愛的嘉樺
今晚突然想起妳,想到受難祈禱會後妳的擁抱,如此熱切與溫暖,至今仍深深感動著.離開教會內子問我妳是誰?怎麼抱那麼久?我說是嘉樺,上帝派來的小天使,內子有聽沒懂,而我的心裡甜甜的.其實,那週因為經歷一些事,心裡很愁苦,第一次覺得耶穌的受難是那麼真實,而自己卻無法體會萬分之一,那晚的禱告會讓我再次將老我(仇恨,憤怒,忌妒,貪心,論斷...)與基督同釘十架,而且想到自己不配得如此恩典,便淚如雨下.感謝神,讓我能享受祂復活帶來的喜悅與救恩.看了你的見證,更受激勵,原來神ㄧ直用各種方式呼召咱們來服侍祂,所以嘉樺,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神。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