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10月30日 星期日

經歷神大能的醫治 -- 許素菲

寫作於2005/10/30
作  者: 許素菲 執事


記得在十八年前,我因為平時白天教書,晚上看孩子,還要寫論文,抱兒子子的姿勢又不好,我的腰部遭到嚴重的損傷,後來因為幫丈夫回應中興百貨公司的邀約主辦端午節香包展,為了湊足展出的作品,我就在學校的推廣部開班授徒,打算來個師生聯展,結果展覽還沒辦成,我才上兩星期課已經腰部成為120度的彎曲後來雖漸漸挺起來,但我腰痛卻一直沒有復原。

後來女兒長到一歲半時,有一天起床時我發現有千萬根針從我的腰部發出,痛得我我動彈不得,我完全癱瘓了,我先生就把我送到台大醫院急診,醫生也檢查不出什麼問題,我先生就幫我買了一輛輪椅。我卻想我兩孩子還小,我不可以就此倒下來,第二天我就求主耶穌幫助我,我說我明天要站起來行走,我要儘快去上課,果真隔天我就能行走,又過三天我就可以去教書了。

長年的腰痛使我無法用拖把拖地,記得我的兩個小孩小時腳鴨,經常是黑黑的。我腰還是沒有完全好,後來我又去進修國科會開的課,還要參加大專聯考閱卷,並在很艱苦情況下把師大研究所念完了,三事同時進行,這時我的腰痛又嚴重起來。接著我要去俄國留學,因為要坐長途的飛機,我怕腰部出問題,我白天去看和平醫院看中醫晚上去公保看復健,也穿上鐵衣,我的腰部只維持不礙事。

我去俄國讀書,也終於完成了學業,在莫斯科曠野的艱苦,使我學習完全倚靠神,我在神的呼召下獻身成為海外宣教士,也自告奮勇願分擔課程,當鄭牧師宣佈要我敎神學訓練班的心靈醫治課程時,爲此,我特別要求來莫斯科短宣的簡牧師帶領聖靈充滿。聖靈的恩膏,第一次大大的運行在莫斯科華人教會,許多人認罪悔改,心靈得釋放。

後來我的腰痛復發到連一本聖經都拿不動,記得那天早上我們分組禱告,鄭牧師問我什麼事需要代禱,我就說我腰痛得很嚴重。由於自己正在敎心靈醫治,我就想起罪得釋放與病得醫治的關係,於是我說我從祖先的遺傳,家族中的病史,我初次發病時,我的生命充滿著抱怨與憤怒,這些是我從未去對付過的。

當大家禱告完,我沒有任何的徵兆,但當時我有一個確信,正如希伯來書說的「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希伯來書11:1)我知道神要醫治我,那天中午已好了一些,走在路上好多了,到睌上好了大半‥‥就這樣一直復元,我的傷處不再有任何的痠痛,鐵衣從此再也沒穿過了。

感謝主的醫治全然臨到我,所以我後來也敢放膽的爲人的疾病禱告,在莫斯科時,神常讓我們在小組的服事中,藉著禱告行使權柄,使病得醫治,罪得釋放,心靈被醫治,甚至趕鬼,那時我連牙痛都自己按手禱告而被醫治,所以我前後有七年沒看過醫生。

其實神早已藉先知以賽亞預告這個應許「因他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以賽亞53:5)。感謝主!因主耶穌在十字架上已成就這個應許。

現在雖然我又回到醫療體系健全的台灣,有許多醫院與醫師可以幫助,但我仍然確信上帝會因為我們的禱告,而使我們得到最好的醫療,與醫治,因為我們的生命掌握在上帝的手中,當你信心到哪哩,上帝的憐憫到哪裡時,上帝的醫治常就會進行到哪裡。

前個禮拜,因為我媽媽搬家我去幫忙,連續幾天搬了很多重物,我的腰痛又復發了。當時我已經打好我的見證稿了,我心想我要講腰痛得醫治,那是好多年前的往事,如今又面對這樣的病痛,怎麼辦?首先我想到的是,換個題目吧,別講了過去被醫治的經驗,但是我想到我們的主是昔在、今在、永在的神,我就禱告:「主啊,求你醫治我像從前一樣,好讓我再度為你做見證。」感謝主,我的腰部又恢復了,又可以提重物拖地板了。

教會從十一月十一日起每個禮拜五晚上開始守望禱告會,除了會為國度禱告,為牧師守望,也會為個人禱告,為有困難與生病的禱告,希望有很多人一起來,守望教會也能經歷聖靈的充滿,和全能上帝的醫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