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4日 星期四

感恩 -- 劉學儒

寫作於2004/12/05
作  者: 劉學儒 弟兄


教會親愛的兄弟姊妹,大家平安大家好:

我叫劉學儒,來自高雄縣梓官鄉的一個小漁村,生長在一個基督教家庭,現在就讀於師範大學化學系三年級,感謝主,祂守候我至今已經第20年了,雖然我生命中沒有很大的神蹟,不過卻也充滿了驚奇和對祂無限的感恩。

雖然是出生在一個基督教家庭,可是從小去教會就只是當作是一個習慣,所以每當牧師講道時總是會逃開,甚至媽媽給我的50元奉獻會有2.30元變成肚子裡的點心。

記得在國小的時候,是個非常愛調皮搗蛋的學生(其實現在也是沒有差很多啦),上課愛說話,又不愛寫作業,是老師眼中非常頭痛的學生,即使是這樣媽媽仍舊不放棄對我的期望,硬是把我安排到某個明星老師的班級中,可是好動的我就是缺乏了唸書的神經,所以國小畢業的時候很不光榮地拿了第四名畢業(是倒數的啦)。感謝主,雖然小時候的成績很不理想,但媽媽卻沒有因為我成績而對我痛下毒手,否則大家看到現在的我可能就沒有這麼像現在完整了。相對地,她總是有耐心的一再鼓勵我,也一直為我禱告。從小的印象,去學校總是要面對老師愛理不理的臉,可是回到家或去教會時,卻總能有喜樂的心。

在國小六年級時莫名其妙跟教會的人參加了敬拜讚美學校,為什麼說是莫名其妙咧,那時同行去的有4個人,其中一個完全不認識,一個不很熟,但重點是他們的年紀都是我當時的幾倍了,所以跟他們這些大人去的感覺真是很奇怪,剛好又在教會對報名費與車費都有全額補助的幫助下,抱著一顆賺到可以去台北玩一下的心態,我就答應跟他們一起去了。印象中的敬拜讚美學校就真的是一直在敬拜與讚美喔!每天醒來就是敬拜,下午稍稍可以休息就是趁牧師在講道的時候,晚上也持續敬拜到要去睡覺時。就是那樣的生活,很神奇地,對一個活潑好動的我居然也在那裡待了下來。而主在這次的聚會也為我安排了許多意想不到的收穫,在某一次的敬拜中,我居然也流下眼淚來,且真真實時的體會到好像真的有一個神與我同在,而回來之後我也開始會與上帝有一些溝通,開始禱告。

從小就被老師厭惡,喪失自信心的我,上了國中依然無法忘記老師對我的荼毒,對老師還是患有恐懼症,可是感謝神奇妙的安排,讓我遇到許多好老師。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在川堂打球,不小心將那裡的玻璃打破了,當時根本就傻住了,很緊張,但卻好像有一種力量在扶持著我,讓我不要害怕,好好去想要怎麼解決。於是很惶恐的去找老師,想問他怎麼解決,原本以為會遭來一頓的毒打跟摧殘,但他卻奇蹟式的和顏悅色地跟我說話,而且他在意的不是我打破玻璃,而是我願意對這樣的行為負責,沒幾天,他就宣布我當班上的班長(心裡想說:哪有這麼怪的事情,連打破玻璃都能受到重視,早知道在國小就多打破幾片就不用受那麼多的苦啦)事後想起來覺得這真是非常神奇的事情,就這樣的一個小小的舉動,似乎改變了我以後的一生,感謝那時扶持我的力量。

在高中聯考時,並沒能考上理想的高中,而選了當時還是很新的新莊高中。在那裡,我又蒙受主奇妙的工作。由於不是頂尖的學校,讓我在那裡也沒很大的壓力,功課自然就大有進步。我體會到寧為雞首,不為牛後的道理。在那裡跟許多老師也建立起很好的關係,讓我在我喜愛的領域—化學上大有進步,感謝主。在高三時,開始面臨聯考的壓力,可是又感謝主,祂又再一個重要的人生關口跳出來救我。由於在校成績還不錯,因此可以優先選擇推薦甄試的學校,從國中之後受到許多好老師的照顧,讓我也希望自己能成為改變學生一生的老師,因此很想念師大,但師大的第一個關卡居然是從我出生以來就一直困擾我的英文,實在讓我非常猶豫該不該選擇。可是還好主堅定我的信心,於是我就選擇了推甄師大化學。在主奇妙的帶領之下我不小心就這樣推上來了,真的感謝主。

上了大學也在必榮學長的照顧之下來到了和平青契,認識了這個大家庭,也讓我經歷許多不能曾有過的服事,豐富了我的靈命生活,感謝主。

從國小開始對主的存在感到相信,到了國中,高中,甚至上了大學,一直蒙受祂的奇妙的恩典,可是我卻好像對領受這些恩典感到理所當然,好像只是主應該要給我的一樣,遲遲沒有對祂的恩典做出回應。上了大三,課業壓力持續加重,又有實驗室的壓力,讓我在最近的兩三個禮拜過得很辛苦,因此我將自己完全託付給祂,求祂能帶領我走過這個有點大的難關。感謝主,真的很神奇,本來我是預備10月30要作見證,而因為一些事而調到現在來作見證,可是就在在兩三個禮拜中,我對主有了一個全新的感覺,祂並不是一直只是在我蒙受恩典時才存在的,而是一直關心在我的身邊,等著我打開內心去接受、依靠祂。祂就會帶領我面對一切的問題,讓我不會感到徬徨與害怕。

或許生活中會有很多不安與迷路的時候,但我深信只要能全心的依靠祂,祂必會帶領我未來的道路,感謝主。

最後用一段經文與大家分享:詩篇第23篇6節: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