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3日 星期三

不孕記 -- 郭銘茹

寫作於2001/11/18
作  者:郭銘茹 姊妹
 

我結婚於一九九二年。

婚後並未採取任何避孕措施,但也未作懷孕的預備。我當時認為既然結婚,自然而然就會懷孕生子。第一年過去、第二年過去、第三年過去…我並沒有自然而然的懷孕,心裡產生一種莫名的疑惑,找了幾本醫學書籍翻閱之後,開始測量基礎體溫,製作基礎體溫表。四個月之後我帶著我的家庭作業去看醫生,我記得那是一個夏日的午后,在人群熙攘的隊伍中,掛到李滋堯教授的不孕症專科門診第五十六號,看著掛號排心裡想我又不是不孕症,只是來和醫生討論一些觀念而已,以後不會常常來。醫生看了我的基礎體溫表,並未作特別comment,但仍然開藥,叫我下星期再來。於是一連串測試診治開始,痛得叫人抓狂的輸卵管通氣、通水、通顯影劑,子宮內視鏡,服用黃體素,打皮下油針,人工授精等等,種種不分青紅皂白的先進人工生殖技術,真可媲美滿清十大酷刑。我一直抱著積極的心態與醫生密切配合,過了好幾年仍然沒有懷孕,心裡十分納悶問醫生我到底是什麼病,為何生不出小孩,醫生笑笑說要有耐心,妳黃體素比較不足,慢慢治療就會改善。聽完醫生的答覆我仍不明白黃體素不足對於生育有何影響、及這一連串療程對我的體質改善了什麼,我只希望我可以生小孩。顯然現代科學治療並沒有滿足我的期望,反而使我對自己的身體狀況產生更多疑惑,於是我決定不再去看醫生。那時我結婚已經六年。

然而親友們對於這件事的關懷永不止息,特別長輩們很難體會我是真的很努力想生個小孩,卻生不出來的狀況,甚至懷疑我是不是仍偷偷避孕,作家庭計劃故意晚點生小孩。也有些人樂於介紹名醫、偏方給我們、聊表愛心,我們只要是時間上許可,倒是樂於嘗試,有幾年的時間我每天除了三餐以外,固定早晚服用二次中藥,再加飯後三次藥粉。但仍然沒有小孩,當時我們結婚已屆第八年。我心中產生一種感觸,避孕是上一代婦女的問題,不孕才是這一代婦女的問題,不明原因的不孕,不能單單把它當成生病來看醫生吃藥,可能還有心靈層面等更深的問題存在。聖經上說生養後裔是出於神的應許(創世紀一章廿八),又說女人若常存信心愛心又聖潔自守就必在生產上得救(提前二章十五)。醫生的超音波是檢驗不出人的心靈有沒有聖潔自守,但是在神的面前我無所遁形,神的應許和不應許總是出於愛人。

我不再管什麼時候生小孩,因為神才是決定時候的主,我開始檢驗自己是否適合當一名母親,我不再吵著神賜我小孩,倒是求神裝備我成為母親。忘了有多久沒看醫生吃藥,奇妙的是我期盼已久自然而然懷孕的祝福竟然降臨在我身上,這時我結婚已經九年,是連撒萊都會偷笑的一段漫長時間,然而我一點也不想偷笑,我只是滿心感謝讚美主。而今我向妳們舉薦我們的女兒非比(羅馬書十六章一節) ,也願在此以這一段經歷與喜悅和大家分享。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