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4日 星期四

一枝燭火 -- 梁信惠

寫作於2005/04/03
作  者: 梁信惠 姊妹


引言
感謝上帝,讓我在我們教會再一次做見證。我是梁信惠,就是不久前做見證梁望惠的大姊。當然也是上上星期做見證王道仁的阿姨;同時也是恩傑、恩涵、恩智的姑姑。我先生洪德生在台灣經濟研究院當代理院長。而我在勵馨社會福利基金會,擔任他們專業心理治療的駐會顧問,同時也是基金會的董事。今天我要講的題目叫做〝一枝燭火〞。

上次做見證已是一年前的事了。那時我的題目是「活到老,學到老:被祝福的秋天」。在簡短的七分鐘內,我把這一生上帝要我學的功課精簡的講出來。結論是「我在61歲時,學到的是:夕陽無限好,不怕近黃昏!人生真的有第二春,我是處於被祝福的秋天」。

今天我要分享的有兩部分。第一個部分是九年前當我處於中年危機,走到人生死蔭幽谷時,上帝為我做了什麼。而第二部分是我最近靈修生活的感受:一枝燭火。

祂改變了我

有一位心理學家,名叫做Erik Erickson。他認為人的一生,基本上就是透過社會互動,來追尋自我的發展歷程。他提出了人生八階段的理論。其中第七階段中年期(Middle Age)的特色就是生產或創作相對於停滯(Generability VS Stagnation)。九年前當我處於中年危機時,我真的是停滯了。尤有甚者,我是倒退了。當時,我理直氣壯的認為這是外界原因造成的:先生回台灣服務,把我留在美國已足足三年了,而我們可以像以前一樣生活在一起的機會,在當時,似乎是遙遙無期;我工作的單位不久前換的主管,在我眼光中,他蠻不講道理、沒人情、不公平,常把過量的工作分派到我這易被人欺負的亞洲女人身上;身體狀況又不好:醫生才把我肚子狠狠的剖開,拿掉了膽,並取出一顆似橄欖果大小,超大的膽結石。我真的是合理化我當時生命停滯,倒退的現象。

其實,現在回顧起來,才知道那都是我自己的因素。雖然我出生於基督教的家庭,受小兒洗,又很早就有堅信禮,在信仰的旅程上,我追求安逸、快樂的團體活動比真正的找尋上帝是多得多。而在靈修生活上,卻非常貧瘠,禱告不專心,讀經經常入睡。當外界壓力大時,魔鬼就在我身上動工了。

在那黑暗時期,我脾氣變得蠻暴躁的,氣先生、氣上司、氣上帝;常常抱怨,覺得很不公平,常常想怎麼我這麼倒霉。我不僅自憐自哀,也會好勝好辯,驕傲或得理不饒人。那個「老我」真是倔強,頑固不冥。我甚至最後是離開上帝,不去教會,而且猛讀其他宗教書籍,尋求人生痛苦的解套。

有一夜晚,我好寂寞,心情遭透,似乎跌下谷底時,忽然間,有一道光進入我心。祂—上帝的光照著我,碰觸了我的心。祂向我說:「女兒,我就是妳的答案,不必再向外尋找了。我很愛妳,我赦免妳所有的過錯。」

那時我就跪下來,讓祂的光,祂的溫暖擁抱了我。我確確實實體驗到祂能摸了我的心。我心中所有的重擔:不平、不安、及不滿都卸下來了,而人生中困擾我的問題也有解答了。從那一天起,祂改變了我。

一枝燭火

正如哥林多後書5章17節所說的:「若有人在基督裡,他就是新造的人,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我變成蠻喜歡讀聖經,也很喜歡禱告,更不用說,我的心情變得很平靜,似有一股源流不絕的喜樂永存在心中。我充滿感恩。正好讀到了不少關於光的經節。現在提出幾節,與大家分享。


約翰福音1: 4生命在他裏頭,這生命就是人的光。

約翰福音1: 9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

馬太福音4:16那坐在黑暗裡的百姓的人要看見了大光;坐在死蔭之地的人有光發現照著他們。

以賽亞書9: 2在黑暗中行走的百姓看見了大光;住在死蔭之地的人有光照耀他們。
約翰壹書1: 5上帝是光,他完全沒有黑暗。

另外還好兩節,令我蠻感動的

馬太福音5:14你們是世上的光。

馬太福音5:16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

是的,我希望我能反射祂所照到我的光,驅散了周圍的黑暗!這讓我想起了一首我蠻喜歡的聖詩〝主的叫咱人〞(聖詩415首),第一首的歌詞如下:

主在叫咱人,做真光的燈,親像一枝燭火,冥時照光明,此世間是黑暗,多多人躑躅,咱當照它光,一人一隅。

在此勉勵我們每一個人,包括我自己,當一枝燭火,照亮周圍的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