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4日 星期四

疑問 -- 溫家音

寫作於2004/11/14
作  者: 溫家音 姊妹


各位弟兄姊妹平安

我的名字叫溫家音,台中人,今年剛從台灣師範大學畢業,目前是一位國中實習老師。我從小就生長在一個基督教的家庭裡,我的爸爸媽媽都是長老教會的基督徒,他們用聖經裡的話教育我,所以我從小就浸淫在一個基督化的環境,加上我都很乖的去主日學,所以信仰對於我是很自然的事,我也沒有對於懷疑過我所接受的一切,但離開教會和家庭,我總覺得自己跟別人不太一樣。

升上國中後課業變的很重,雖然還是保有固定的團契生活,我們總覺得我應該是基督徒吧,後來因為考試真的太多,團契生活也漸漸不穩定,後來我就以課業為藉口,成為教會的逃兵。

後來升上高中,其實我很了解我國中時期的成績並不好,但我也很少去思考關於「未來」的事,每天除了學校就是補習班,期待能快點離開封閉的學校和同學。就在高三一個九月的晚上,我熬夜準備隔天的模擬考,書唸一唸就睡著了,突然間,我聽到鄰居廚房的盤子摔破的聲音,還有種巨大的轟隆聲,地板強烈的搖動,很久才恍然大悟原來是地震,就這麼一直搖一直震,一家人從家裡逃出來躲到車子裡避難,當時我們就在一連串的921的餘震中度過了驚慌的夜晚,突然我居然跟父母說:我們來背主禱文好不好?還有詩篇23篇。講出這樣的話真是連自己都嚇一大跳,於是一家人便在車子裡很大聲的念,唸完以後很奇妙的,我們打開收音機,聽著災情報導,突然一種感激之情油然而生,大家都能平平安安的,真的是莫大的祝福!

回到位於台中縣的學校,我們還必須得面對災後的校園與升學的雙重壓力,接下來開始學力測驗和推薦甄試。以前曾經很想當老師所以想唸師範院校,不過倒沒想過自己是不是適合這樣的環境,但我還是以姑且一試的心態去報,報了以後也沒很認真準備,想說我應該不會這麼好運,然而就在同學紛紛放榜後,我也開始認真正視聯考這件大事,但當我正下此決心翻開課本時,我同學從外面回來跟我說「家音你考上了」,當下有種哭笑不得的感覺!其實是很感恩的!神奇妙的作為一直在帶領我,我發現生命並不是往我預期的方向走,而是神有祂的旨意。

上了大學才發現以前的老師說謊,大學生活並沒有像他說的那樣完美,自己對於是否能當老師又充滿懷疑;在大學階段我遇到很多完美的同學,也是在吵吵鬧鬧和翻騰的挫折中度過,有時候這樣的環境會讓我懷疑難道人都要靠否定別人才能成就自己嗎?但看似寧靜的大學生活真的給我這樣的感覺。後來直到大四,那時候很忙很忙,身體又很差,對於去教會一直都斷斷續續的,大約在快要聖誕節時,原本不認識的如雅找我加入學青的聖誕節戲劇「找自己」,我一直很希望有服事的機會,所以就答應了;很感謝當時一起同工的學青、莊哥、又慧姐和如雅,要不是他們在那段時間給我支持和陪伴,我想我現在還只是一位每個禮拜到教會做禮拜的客人。經過那次演出以後,很奇妙的,我參加了愛修會和退休會,在其中我可以和彼此討論信仰的快樂與疑問,對於很多生命的問題,我也逐漸在在神的帶領下,學會凡事要提醒自己交託在神的手裡,因我相信,神總會給我一個最意外、也是最美好的安排。我還記得大學一位很有地位的教授在課堂上說:他有一位朋友是牧師,他老是跟那位牧師朋友說,如果你傳的是基督教,那我傳的就是特教。我不知道教授的那位牧師友人是如何去解讀這句話,但對我來說衝擊很大;我想所謂信仰並不是只有投入時間與生命的累積而已,信仰可以解決生命許多難以回答的問題,但人所建立的標準,真的就是solution嗎?每當我遇到困難與痛苦時,不再會不去怨天尤人,我知道我要靜下心來禱告,然後是順服與等待;但結果總是會意外的水到渠成,即使是不像我所預期的那樣發生,我也都能得著主的安慰。最後,我以一段經文做結束:你們看那天上的飛鳥、也不種、也不收、也不積蓄在倉裡、你們的天父尚且養活他.你們不比飛鳥貴重得多麼(馬太福音6:26)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