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3月5日 星期日

我,能夠見證嗎? -- 賴聖玟

寫作於2006/03/05
作  者: 賴聖玟 姊妹


當雅琇長老來問我願不願意見證時,我心想:「我,有什麼見證嗎?我,能夠見證嗎?」,就這樣,懷著一顆對自己懷疑的心,我答應了這樣的服事。

我是誰呢?我的名字叫賴聖玟,目前就讀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幼教系三年級,我在一個基督教的家庭長大,我的爸爸是個牧師,媽媽也是台神音樂系畢業,從小到大,我有著再規律不過的基督徒生活。每個禮拜跟著爸媽去家庭禮拜(當然是那個家裡有小朋友的我才會想去),星期日比所有的小朋友都還要準時到主日學報到(因為我家就在教會),有時起的早一點,還會跟爸爸一起開車去接小朋友來教會,在主日學裡,總是唱歌唱的比別人還大聲,總是踴躍回答問題(因為不好好表現會被打小報告),漸漸長大之後,我總是那個願意服事的人(因為好像不服事就會被其他人用異樣的眼光說:這個就是牧師的小孩),這就是我,一個牧師的小孩、一個主日學老師最愛的小孩,一個不知道為什麼要服事卻拼命服事的小孩。

但這樣的我到底有什麼可以見證的呢?我的生命有改變嗎?我對上帝、對這個信仰有什麼體驗嗎?有時我也想:上帝真的存在嗎?奇妙的事發生了,在這個寒假,我去參加了神研班,在這當中,上帝親自給了我解答。

神研班的生活讓我有些的不習慣,每天早上研讀經文,然後小組討論,下午也是如此,沒有一絲喘息的空間,但在這當中,我發現自己從小到大似乎沒有如此認真的讀過上帝的話,我發現原來上帝的話是充滿著如此豐富的智慧,而且是一天比一天更多更令人想像不到的豐富。

在最後一個晚上的獻心會,我們有一段時間去思想自己要將什麼獻給上帝,在這段時間中,我開始回想我的生命歷程,忽然間我發現,上帝真的一直存在,而且一直在我的身邊,祂知道我在牧師的家庭中長大,祂知道我從小就跟一群人分享我的爸爸媽媽,所以祂預備我的弟弟、妹妹,讓我並不孤單,祂也知道當我的爸爸被教會傷害的時候,我的心也跟著被傷害,祂知道我懷疑祂的存在,所以祂帶我參與服事,服事那些跟我一樣需要被愛的兒童。

祂帶領我到台北讀書,裝備自己,也放手讓我自己尋找我的信仰。在台北的日子,祂讓我體驗到父母的愛原來一直存在,而在避開了眾人的眼光之後,我開始不認真的服事、不認真的面對上帝,但祂也總是在我快要迷失的時候,領我回到祂的面前。原來上帝的恩典真的是豐豐富富超越我所求所想的,我求祂讓我看見恩典,但祂早已賜下恩典。

上帝的奇妙難以測度,其實我參加神研班,有另外一個目的,想在這當中跟母會的同工,恢復合好的關係。(我的母會是高雄的福澤教會,從高中開始,我就和一群從小一起長大的夥伴們一起做兒童的服事,當兩年前牧師離開之後,我們的服事和關係就開始出現變化、出現衝突。)然而這幾天上帝藉著羅馬書給了我好多的提醒,我也為了我們同工之間的關係禱告。

在神研班的最後一天,我和幾個同工一起回高雄,也準備參加晚上的聚會,一到教會,一位沒有去神研班的同工跟我們說,希望我們聚會以後可以一起留下來,有些事情想跟我們說。聚會結束之後,我們一起聚集,那位同工開始說他對這段時間以來我們的關係感到抱歉,在這個禮拜中的靈修生活,他感受到上帝對他的提醒,他很希望大家能夠恢復合好的關係,我真的很驚訝,因為那位同工是我們衝突的開端,我總覺得他很頑固,但神在這個禮拜當中,祂親自調整我的態度,也調整那位同工的態度。之後,在隔天的服事當中,我真的感受到有聖靈同在的服事,是一種被喜樂與感動充滿的感覺。

上帝的恩典超越我所能想像的,祂帶給我平安、喜樂以及希望,最後跟大家分享一首詩歌”仰望恩典”,回應上帝在我生命所賜的恩典。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