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24日 星期日

活出基督 -- 林俊佑 弟兄

寫作於2008.08.17
作 者:林俊佑弟兄

嗨!大家好。去年我經歷了死蔭幽谷,但是神所賜給我、讓我學會的,比這個苦難還要好上許多。我想和大家分享,去年發現鼻咽癌、治療的經歷和心路歷程。

去年我還是個要畢業的研究生。我想有許多人知道研究生要畢業就得提交論文、實驗報名和參加口試。那時候我也是這樣,全心忙著要從研究所畢業。原本,畢業後的打算,是按著所看見的需要和領受的呼召報考神學院。不過就在這個時刻,有一天我感到自己嘴裡有鮮血的味道,咳出口水,發現竟然是血塊。即刻,我就去切片和檢查,最後確定得了鼻咽癌。

不管怎麼樣,總是要開始治療,於是我就轉往林口長庚去,接受約兩個月的電療和化療。電療共39次,化療共8次。許多人知道治療的期間相當地不舒服,而頭頸癌的治療副作用主要顯現在喉嚨。在治療的中後期,口內黏膜受放射線破壞,疼痛難耐。疼痛是一種拆磨,還有就是打化療藥的噁心感,用個比擬,就像是整天暈車想吐的感覺。另外味覺也電療持續而喪失。當時桌上所有好吃的東西,味道統統都變得不對勁。所有的鹹味、苦味、甜味、酸味都不見了。有一次買了冰淇琳,原本期待像以前一樣冰涼好吃,沒想到一入口感覺全變了,好像吃了一口冰涼的泥巴。

身體的折磨很痛苦,心裡的掙扎更難受。我的家人對這個消息都感到十分意外,我沒有吸煙喝酒的習慣,運動量也算夠,而且在這個時間點上發現癌症,實在令人難以接受:結婚還不到一年、矢志全時間奉獻給主……我常常覺得很灰心,心裡想說我可以為上帝做一點事,可以多傳福音,可以做這個做那裡,可是這下子計劃全打亂了。有一種好像才要上戰場,就被一槍打死的感覺。即使是現在,我也會感到自己是個傷兵,以前對體能還很有自信可以上山下海四處跑,現在連上樓下樓都喘噓噓。這樣的我,這樣的身體,實在不知道能夠為主做什麼。

然而上帝給我很多安慰鼓勵,許多都是透過弟兄姐妹的關心,也有很多是從聖經的話。比如,有一次我中午在家裡吃飯的時候自己看日劇(對!就是看日劇),突然一段經文和一個聲音從心裡湧出來,說:「你一生要牢牢記住」,出現的經文正是早上靈修讀的馬可福音四章,耶穌斥責風和海的場景。上帝要我牢牢記住:即使我正處在狂風暴雨中,即使看起來耶穌是在睡覺,但是祂在船上!祂是這艘船的主,也是船外風雨的主。我感謝神,我開始知道在苦難中,不要一直盯著苦難看,而是把目光從苦難中移開,轉而定睛在神的身上。約翰福音16:33節,耶穌說:「我將這些事告訴你們,是要叫你們在我裡面有平安。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

在很多鼓勵和信心磨練中,總算,我知道我可以為主做什麼,就是「活出基督」。腓立比書1:21:「因我活著就是基督,我死了就有益處。」有次我和少契的弟弟妹妹聊到一部影片叫「一路玩到掛」,內容是講兩個癌末病人在他們生命最後想完成的一份清單。我很喜歡其中的一項:「為一個不認識的陌生人做一件好事。」其實以前就或多或少被問到,如果得知自己還有一個月就要離世了,那你會想做什麼?現在我自己身歷其境,這個問題就不太像個假設的問題,而是很真實的。如果你現在問我,我想我會回答你:我會希望去平常去地方,吃平常吃東西,每個禮拜來和平聽蔡牧師講道,和大家寒暄聊天;然後我會希望我能夠成為別人的祝福,可以關心軟弱貧困的人,可以與朋友分享福音。還活著的每一天,我會希望別人看到我,就會想起主耶穌。

以上,就是我這一整年來的經歷,以及現在的心情。雖然在別人看起來整個是很苦的,可是我真的覺得充滿了上帝的智慧和恩典,祂堅立我的信心,也陶塑我的靈魂。可能「活出基督」是件不容易的事,但我會努力地從簡單的地方做起。願上帝藉我今日的見證成為大家的祝福。

3 則留言:

澤 提到...

願主的剛強幫助你持守祂所交托的
願許多的生命因為你的生命而得救
願主的恩典滿滿的與你與家人同在

匿名 提到...

阿門,活著就是見證!

a.h. 提到...

我不認識你,但有為你禱告喔!
神的能力在你的軟弱上顯得完全,
這就是見證!
加油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