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10日 星期四

美麗錦緞 -- 詹曉婷


寫作於2008/07/10
作  者: 詹曉婷 姊妹

在我的見證開始之前,請容我先說一個故事。以前,有一隻老鼠,這隻老鼠的背後有一條很難看的縫線,因為她的脊髓神經受了傷。這隻老鼠因為脊髓受傷,每天都忍受著膀胱漲滿也不能排尿的痛苦,必須要有人幫助她,排放出紅色的血尿。因為受傷,所以她只能夠拖著後腳,勉強地用兩隻前腳爬行。這樣的日子過了將近兩個星期,老鼠原本癱瘓的兩隻後腳終於能夠稍微有了知覺,能夠勉強地和前腳併用,一點一點地行走。只是,這隻老鼠並不知道,在兩天後,她所有的血液會被換成冰冷的食鹽水,再換成有毒的醛類,過程中,因為體溫過低而不停地顫抖。這隻老鼠,她是編號184。

這是1999年我遇到的一隻實驗鼠。那時候我執行的是一個脊髓神經壓傷的研究計畫。這份工作讓我當時經常一天工作12個小時以上;又因為對實驗室安全的觀念缺乏,當時整個實驗室的人,包括我,竟然都空手去拿Ethidium Bromide(一種致癌物),還做了不符合公共衛生的事情。我是實驗鼠的護士,也是劊子手。編號184在受傷後近兩個星期的時候逐漸復原。老師們決定仍然要按一般程序犧牲184:然而,因為184恢復情形良好,所以她其實是失敗的實驗。儘管我明白老師的決定很正確,卻還是為了她無法免去那殘忍血腥的死亡過程而難過。

某一天,因為老師對於所有人的實驗進度都很不滿,所以從學生到助理,一個一個排隊進老師的辦公室挨罵。博士班學姊哭著跑回家,碩士班學生也默默收拾東西離開實驗室;但是我有工作,我只能滿懷著委屈做完那一天。雖然我一直很努力地用聖經的話對自己說:「不可含怒到日落!」,但是隔天早上八點,我依然抱著前一天的委屈到實驗室。同樣是基督徒的老師顯然也是餘怒未消,因為他在那天的一大早就告訴我:「明天不用來了。」

這個開除對我來說不只是污點,而且還是無法洗去、難以忽略的髒污。雖然事後溫柔的師母對我說明老師只是求好心切;雖然老師在後來我考研究所的時候幫我寫了一封非常好的推薦信;雖然,我也很清楚,這並不是老師或我的錯而已。但是,這樣的過去,傷痕始終都在,編號184給我的震撼更是一直在我心裡,無法忘記。

時間過去,脫離醫學實驗的環境以後,我早就很少去思考其中的意義。然而,神卻在我靈修的時候用約伯記對我說話。約伯記40章中,神的話語使約伯折服,我也從這段經文中放下自己的驕傲。我對神承認,我沒有足夠的智慧來判斷善惡是非。雖然我不像約伯是個義人,但我學習約伯說:「我知道你萬事都能作,你的旨意不能攔阻。…….我所說的,是我不明白的,這些事太奇妙,是我不知道的。」世界有善有惡,而我並不瞭解神在其中的計畫。我願意承認,祂的智慧遠遠勝過我,我所需要的不是問為什麼,而是單單相信,耐心等候祂的美意。

前幾天,當我和一個醫檢師朋友分享在神經實驗室的這段經驗時,我赫然發現,如果當時不是因為這樣的原因離開實驗室,也許今天的我不能站在這裡。

在那五個月裡,我幾乎每個月都有兩三天高燒不退;9年中不曾復發過的膀胱炎,復發了幾次;也許是因為對致癌物的操作不當,當時我的左手上出現過一個不明硬塊;動物實驗也讓我對醫學實驗的手段有很多疑問,至今仍然沒有答案。然若非如此,或許我不會就這樣下定決心去唸生態;而就在我不知不覺的時候,神也為我醫治了我的硬塊。我現在仍想不起來那硬塊究竟是什麼時候消失的。

在那麼多年之後,在走得這麼遠之後回頭,雖然我仍看不出神所為我鋪陳安排的那幅織錦是如何地美好,然而我好像終於可以看見圖像所洩漏的光芒是如何地燦爛。願神祝福祂自己的話,也願我們能夠繼續耐心等候祂為我們展開那織就的美麗錦緞。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