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4日 星期四

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 -- 陳姮秀

作  者: 陳姮秀 姊妹
寫作於2005/04/10



各位主內的弟兄姊妹,大家好,我是社青團契的姮秀.

我出生於一個傳統的長老會基督教家庭裡,從小就和父母上教堂禮拜,聽耶穌的故事長大。但是,在我心理確實時時藏著疑惑;總覺得,為什麼父親每一次說教都會引用聖經上的句子,為什麼過年過節家族聚會時的重頭戲就是家庭禮拜,為什麼星期日一定要上教堂作禮拜而不能出去玩……等。及至年紀漸長,上國中後,因為課業繁忙及其他因素,除了星期日的禮拜外並沒有參加任何團契,直到高中畢業。上大學後,離開家裡到台北來,那時到了星期日心中只有一個想法:星期日終於可以睡到自然醒了。其後,漸漸地與教會漸行漸遠;除了遇到重大或難以解決的事情時,會想到向上帝禱告外,幾乎很少到教會了。

大學畢業後進入學校工作,過了一段時間後,越來越覺得人生的意義到底在哪裡,人出生在世界上到底要做些什麼,為什麼人會出生呢?這些都是讓我無法理解的問題。一直到去年年初,遇到了一些事情,和父母的關係也降到冰點,就在這時,一向相當相當虔誠的老弟,努力的遊說我參加教會的社青團契。心理抱著無可無不可的心情來社青。在離開教會的那些年中,家人總是盡力向我傳講主的道理,一直希望我能回到教會,但是我依然不為所動。直到再次回到教會,才幕然發現,主的恩典何其多。主從來就沒有放棄過我,在我離開的那些年中依然一直扶持我,並派遣許多人在我身邊幫助我。可是,一直到回到主內,我才感受到主的恩典一直在我身邊。

那些年中,我心理一直憤憤不平。我的家庭是非常傳統的家庭,重男輕女。從小到大,成績不好,父親不會責備我;但是成績不錯也不會有稱讚。想要讀好學校、研究所,還會被說,當心嫁不出去。後來和家人的關係(尤其是媽媽)很不好。但是,感謝主,也感謝社青小家的成員為我們代禱,主的靈在我和我媽媽身上做工,。媽媽開始上成人主日學、查經班,並每日靈修追求信仰,而我的信仰也開始起步,學著萬事交託主上帝,而不是靠自己的力量解決,我和媽媽彼此的關係也逐漸好轉。到了去年年底,一直有個感覺說,時候到了,應該受洗了,所以就決定在今年受洗。直到參加受洗課程後,才感受到,其實很多事情上帝都幫你安排好了,「萬項事情都有它的時間」,時候到了,事情自然會完成。

回首看來,很多事情,尤其是我自己所認為的”生命中不可承受之重”,對於上帝來說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已經走過的路,是上帝所給的試練。唯有經歷過,才知是主為我所預備的路。基督徒並不是十全十美的,神是接納,神是恩典。像我這樣一無是處渾身缺點的人來到主面前。主依然願意接納我。以前我一直覺得,要是沒有達到100分,至少也要有90分才有資格受洗。但是主卻告訴我說,受洗是新生,是開始而不是結束。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