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5月7日 星期日

決志 -- 陳依信

寫作於2006/05/07
作  者: 陳依信 弟兄
 

親愛的兄姊大家平安

我是依信,第一次在第三堂作見證。

我生長在一個傳統的長老會基督信仰家庭。在這樣的家庭、教會中成長,對於基督信仰就僅只於:知道有聖經、知道有神、有耶穌,有十二使徒,會背主禱文,再加上主日學中零星的聖經神奇故事。至於三位一體是啥?耶穌受死的意義、我為什麼要信?...這些一概不知。

而求學的歷程中,印象深刻的是:父母總是告訴我,要和成績比我好的同學當朋友;成績要和前面的同學比,不要往後比...。就在這樣的教導下,就在這樣不斷的比較、向前看齊下,只有發現自己樣樣不如別 。

我在1997年就讀國北師大一時來到和平教會青年團契(當時稱為活泉團契),剛剛來到這邊,遇到了許多神奇的人,他們看起來是那麼的不起眼,可是卻都有著父母不斷要我們看齊的名校名系。而更令我驚嘆且羨慕的,不是那名校、名系,而是他們每個人都是那麼自在的活出他們自己的樣子,他們不會在意別人的眼光,他們有自己的想法,他們勇於表達自己、活出自己,並且和他們相處好自在、好沒有壓力,好舒服喔!

當時我剛從聯勤軍樂隊退伍,進到國北師的管樂社,同時也在音樂系管弦樂團中擔任小號手。小喇叭的聲音在樂團中是既重要又明顯,也就因此,吹奏小喇叭是需要很有自信的。而當時因著這樣的樂器,我自己也覺得很有自信(也不得不要有自信),然而我的自信卻又如同搭雲霄飛車一般,當有出色的表現時,便自信滿滿;而當遇到放炮、出錯時,便如同蜷曲在角落搥胸頓足、懊悔不已的可憐蟲,對自己自責、否定到極點。我的自信就隨著這外在的評斷,大起大落著。不喜歡這樣的感覺,可是卻又擺脫不了,真不知自己為何會這樣?也很討厭自己這個樣子。

約在1998年年初,徐格麟兄回到和平。在一次團契的聚會後,他談到「西敏寺信仰告白」,對於基督信仰一知半解的我,當時真是無比的震撼,心想:原來基督教的核心、精髓是這樣的呀!之後接著上了成人主日學文慶兄的基要真理班,透過系統化的講解,終於對於基督信仰有更明確的認識,而這時候也更清楚我所信的是什麼,也更加深我對於基督信仰的認同。

1998年暑假,我參加了飛颺的輔導服事,在服事當中,接觸到了輔導的理論。在實際操演教案的過程,透過設計給學生的活動,我驚覺我可以這樣認識到所不認識的自己。整個營會目標雖是要向學生傳福音,然而最後受益的卻是我自己。更有趣的,也是在營會的教案中,我才知道,原來我還沒有「決志」呢(因為以前從不知道什麼叫「決志」)!就在每年的參與中,我不斷的自我覺察,發現自己的感覺,接納自己、學會與自己相處。

而另外一方面,在寒假參加了「大專靈修班」,從B1開始到C1,將聖經更徹底的讀通,而在這過程,越來越確定了自己的信仰。在不斷的經驗與理解中,更加確信:我要一生一世跟隨緊抓著上帝。

在這兩種經驗的交互應證下,當徹底將聖經讀過,讀到彼得前書2章9節a:「惟有你們是被揀選的族類,是有君尊的祭司,是聖潔的國度,是屬 神的子民,......」;當C1組大靈班時讀到了羅馬書8章33節:「誰能控告神所揀選的人呢?有神稱他們為義了」時,長久困擾我的「自信心」問題頓時得到了解答。我恍然大悟了,原來我的價值不在於別人怎樣評價,而在於 神看我無比尊貴,沒有人能評價我,唯有 神,而 神對我的評價是,無論我怎麼糟,祂看我都是無比尊貴。

直到現在,健康的自信心所帶來的好處,深深地影響到我和乙珊。因為認識自己、接納自己,所以我們可以清楚的表達自己的感受;因著清楚的表達,我們有著良好的溝通。

有感於現今社會許多家庭問題,和乙珊討論時,更深深的感受到,人格成熟,對於夫妻關係、兒女教養的重要性。我們雖不敢說我們已經臻至完美的地步,然而我們確信我們已經我有了那人格不斷成長的秘訣,這秘訣便是我們對於 神的信心與認識。只有不斷的認識 神,我們才可能越認識自己、接納自己。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