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9日 星期日

風聞有你到親眼看見你 -- 陳育凱

寫作於2007/09/09
作  者: 陳育凱 弟兄

約伯記42章第5節:「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

我想用這段經文來闡述我這次的經歷應該是最貼切不過的。

  從小我生長在基督教家庭,教會生活對我而言就如同日常生活一般自然,從未思考過其中的意義。長大後,漸漸脫離家裡掌握後,也一點一滴與教會生活脫節。但神是奇妙的,祂在我出社會後,遇到種種的經歷,使我一點一滴感受到祂的存在,並在今天復活節時,使我和女兒接受洗禮成為祂國度的子民。

  在受洗後兩週,神就讓我面對這一生中,到目前為止最大的患難,4月22日(週日)早上,我開車載父母去車站坐車後,在回家路上,停在羅斯福路一段(勞保局前)等紅燈時,突然聽到後方一聲巨響,趕緊下車察看,發現一輛機車車頭變形,靠在我左前方的安全島上,而我在車子後面保險桿下方,發現那機車騎士倒臥在那,口鼻不斷冒出鮮血,於是我趕緊報警叫救護車。隨後救護車來,說那人已停止呼吸,便迅速送往台大醫院急救。警方隨後趕到,當時神已為我預備兩個證人,其中一位當時停我右後方的計程車司機,還在送客人到目的地後返回為我作證。

當時警方為我做筆錄時,僅將我列為「關係人」,但那時的驚恐,真是我第一次面臨的,幸好神為我預備守護一生的天使—我太太,一直陪在我身旁,給我不少安慰。

  忙完一些事後,回家準備休息一下晚上再去探望該騎士,卻在傍晚時,警察局來電表示,要將我用「過失致重傷害」之被告移送,我心想怎麼會這樣,我好不容易建立的家庭,難道要因為這危難毀於一旦?難道檢察官不知道我才是這事件的「被害者」嗎?幸而有岳父岳母家的陪伴下,我再次赴警局,承辦員警告訴我,檢察官看完資料後,才知道對方並未提出告訴,但警員要我有心理準備,如果該騎士傷重不治,還是得依「過失致死」將案件移送公訴。
  
  岳父提醒我可以在附近找看看是否有攝影機會錄到事發經過,隔天父親趕回台北和我到車禍現場找尋,就在勞保局門口找到兩支攝影機,一南一北監看其門口動態,我們心想可能有一線希望。因當時時間已晚,我們請岳父隔天到警察局協助調閱事發當時的錄影資料,感謝主,其中一支攝影機完整拍到事發經過,也成為我最後不被起訴的關鍵事證。

  過兩天後,我想起教會的讀經計劃,想說或許上帝是藉這樣的事件,讓我可以進一步瞭解祂的旨意,所以我決定開始讀經,我翻開當天的進度是詩篇第40章:「他從禍坑裏,從淤泥中,把我拉上來,使我的腳立在磐石上,使我腳步穩當。」那時我一陣雞皮疙瘩,那是我第一次這麼直接感受到神對我開口說話,祂的話給我極大的安慰,讓我知道這事的安排有祂的旨意,但祂也已預備完整安全的網把我護住,使我不會受到任何傷害。隔天讀經時才發現,我當天讀的並不是本子上的進度,這更讓我確認,神確實地開口對我說話,安慰我。一週後,警察局來電通知我該騎士已經去世,要我再次做筆錄時,在太太與岳父的陪伴下,我已不那麼害怕,因為我知道,神祂會做我的盾牌保護我。

  五月底我接到地檢署通知出庭,我父親非常緊張地告訴我,要我準備好在法庭中要提到哪些重點等等,而我出庭當日早上一樣讀經,當天讀到馬太福音第10章第19節:「你們被交的時候,不要思慮怎樣說話,或說甚麼話。到那時候,必賜給你們當說的話。」那是我再次親身感受到上帝對我說話,我也將這事告訴父親,使他安心,而我的心也因著趕到十分平靜,因為我知道,到那時將不是我在說話,而是神的靈在我裡頭說的。

  在法庭上,檢察官已經完整瞭解案情,也將錄影資料放給在場所有人看並解說過程,當時是該騎士撞倒安全島倒地後,再撞向我的車,而他倒地時,離我的車還有半個車身的距離。最後檢察官也告訴對方家屬:「這樣都很清楚了,不可以說人家撞到你兒子喔。」很快地,在6月初就收到不起訴書,整件事情也結束了。

  在這個事件中,我深深感受到神的存在,我知道神藉著這樣的事情,讓我感受到祂真實的存在,正如同約伯所說:「以前我風聞有祢,現在我親眼看見你」而神也要我做見證,讓所有人都知道,祂是真實存在的神。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