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4日 星期四

你的手要剛強 -- 梁望惠

寫作於2005/02/27
作  者: 梁望惠 傳道



各位弟兄姊妹,大家平安!我是道一和道仁的媽媽。道一九個月大的時候我就辭職,在家做一個專職母親,同時兼做義工,到神學院進修。20年後,也就是公元2001年,開始參與聖經公會和合本舊約的修訂工作。為了字句斟酌經文是否有必要做更動,我仔細研讀舊約希伯來文聖經原文,逐節做字彙分析。當我專注於此事工一年半以後,由於長期密集使用電腦,手部出現腕隧道症候群,連接五個手指頭的神經在手腕部分受到壓迫,導致手指又痛又麻,無法打字。當時修訂工作正進行到撒迦利亞書,第八章九到十三節這樣說:「萬軍之耶和華如此說:『當建造萬軍之耶和華的殿,立根基之日的先知所說的話,現在你們聽見,應當手裏強壯 … 你們不要懼怕,手要強壯。』讀到這裡我感覺上帝好像在跟我開玩笑,明明手不能打字,連捧一盆水都有困難,祂還對我說「應當手裏強壯」。

我的「腕隧道症候群」是從左手先開始的,除了努力做復健,找人協助打字之外,偶爾需要自己動手時只好多倚賴右手。沒有想到一年多以後,右手除了也出現「腕隧道症候群」,還有更嚴重的問題,有一段期間右手指完全無法動彈。醫生說:「最好不要再碰電腦」,我問上帝:「你不是叫我要手裏強壯嗎?不用電腦我怎麼能夠繼續工作呢?」

當時剛好讀到譯經王子施約瑟(1831-1906)的事蹟。施約瑟參與北京官話譯本翻譯計劃,得到極大的肯定與讚賞,舊約部份幾乎由他一個人獨挑大樑。但他在1881年由於熱中風全身癱瘓,差會體諒他,要他回國休養,聖經公會也不再提供給他中文助理。他憑著一股堅強的毅力,在餘生25年間,先用一根手指頭打出漢語拉丁字母的拼音,再找人譯成中文,如此完成了北京官話譯本的修訂工作。我心裡面想,連受到上帝如此重用的宣教師,為華人從事如此重要的譯經工作,都不能倖免於疾病的侵襲,我算什麼?能夠向上帝祈求手部完全的康復嗎?

感謝上帝,一直有人在各方面協助我,幫我介紹打字助理。去年九月,由於撰寫論文的需要,不能再倚賴別人,必須自己親手使用電腦。記得八月底敏督利颱風來襲的時候,外子榮德和我由於不能照常外出運動,就在家裡看VCD跳讚美操。

讚美操是榮星長老教會吳美雲老師所創作的,先從榮星花園開始,後來大安森林公園也有。先前由於必須趕上班,雖然每天晨走時會路過大安森林公園,偶爾參加,但都是遲到早退。巧儒姊曾經送我一片VCD,我把它轉送給親友,並不覺得自己需要這玩意兒。後來發現 VCD輕巧,方便攜帶,每次出國就買幾片送人。

敏督利颱風來臨時,政府宣佈連續放假兩天,我突然發現完整地跳一個小時的讚美操,手部有明顯的改善,至少打字不再有嚴重的不適。於是從去年九月開始,為了能夠正常工作,每天早上我都在森林公園和大夥兒一起跳。讚美操對我而言不再是「點心」,可有可無,而是「正餐」,可以說是我每天必須做的「復健操」。

沒有想到上帝是要藉著讚美操來堅固我的手。為什麼讚美操有如此神奇的果效呢?醫生說最主要是因為它牽涉到全身關節的運動,尤其手部運動特別多;這好像跑步之前需要預備動作一樣,讓手部的骨骼關節先暖身,好接受進一步的挑戰。
其實讚美操經過特別的設計,從緩慢的詩歌與動作開始,逐漸進入快板;而在快速動作時又有慢板的調和。由於歌詞都取自聖經,有的還是詩篇的禱告詞,所以還可以一邊運動同時跟上帝做心靈的交通。

現在,我那已經受了傷的左右手其實並未完全康復,但是在軟弱當中更加體會人的渺小,更加珍惜上帝所賜的健康,也只有更加警醒倚靠主。真的,就像主耶穌在約翰福音15:5所說的:「離了我,你們就不能做甚麼。」
(後記:為了與人分享原文讀經的喜樂,春季成主希伯來文讀經班要在3月19日開課,有興趣者請洽幹事索取簡介報名表,e-mail至isa@fhl.net報名)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