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29日 星期日

神使用了我 -- 劉湘君

寫作於2006/10/29
作  者: 劉湘君 姊妹


劉湘君,現就讀台大植微系四年級。今年參加了青田、瑞穗、竹田三個福音隊,同時也是竹田福音隊的隊長,母會是台南柳營教會。

竹田福音隊時間定在8/14那一週,容易緊張的我,心中的壓力也就從接隊長以來累積到暑假的末端。當時很羨慕別人:一來,8月初參加完瑞穗福音隊時,很羨慕已經沒有事的人,二來,籌備竹田福音隊時又很羨慕同工,羨慕他們能以「隊員」的身分參加⋯⋯

說起當初為何會接隊長,理由很不像理由,我覺得自己不是個適合當領導者,因此3月底收到淑芬姐的邀請信之後內心掙扎了好一陣子,深怕會誤了大事、誤了大家,但是在了解到我並不是孤軍奮戰後,便決定接下這個重責大任。從4月初至今已經半年了,雖然說到現在心中有些事情還是模模糊糊的(因為我本身整理的功夫較差),但心裡確信的是: 神使用了我。原本我一直很沒自信,也很在意別人批評的眼光,但姊姊蘊芝跟我說撒母耳揀選大衛的故事,提醒我 神的眼光和人的眼光不同,心中才感到比較寬慰;或許我覺得我不夠格,但 神要我以隊長的身分去做事、經歷和學習,的確在今年的竹田福音隊我學習到很多很多。

若說到福音隊對我的衝擊,一開始時最明顯的就是在課業上了。起初我不知道該如何拿捏時間、該如何將時間在課業及福音隊做最好的分配,所以剛接隊長時可以說是呈現「一面倒」的狀態。記得當時4月已經快期中考了,但心思卻完全被福音隊的東西填滿,桌上放的是該唸的《分子生物學》課本,課本上卻又墊著另外一張紙,寫的是幾月幾號要籌備、內容和進度又如何如何、事工該怎樣分配,課業在我生活中的「地位」遠遠不及福音隊,這點之後也由不高不低的成績毫不留情的顯現出來。課業和福音隊的衝擊可以說就在那時印象最深吧!

當然福音隊的衝擊並不僅止於課業上而已。整個暑假東奔西跑,得到充實的生活經歷,但這一切卻是用捨棄寶貴的天倫之樂所換來的,如果不是父母的包容和體諒,也無法如此自在的安排行程吧!

一路走來看到 神的恩典真的是滿滿加添,特別是在我這個沒什麼領袖特質的人身上更加明顯。就「聯絡」這件事而言,不喜歡廢話太多而且容易緊張的我,打電話的情形往往是:手裡拿著手機、撥好了電話號碼、心中想好要說的內容、擬好草稿、排好順序之後才敢撥出去,而且撥出去時心臟還是蹦蹦跳的。雖然情形是如此的糟糕, 神卻為我預備了許多參加福音隊的人,在招募隊員上相較於其他福音隊是順利很多!由於今年竹田教會蘇頌榮牧師希望能比去年多招收30名學員,也就是80人,因此16名隊員一直是我希望達到的底限,但當時也許是碰上期中考的緣故,在聯絡上有許多人的答覆總是"不確定",沒想到到了4月底,短短不到一個月的時間隊員數就已經達到預定的16人了!之後還持續地增加,記得5月初在長執會上報告預算時雖然是以17人數計算的,但實際到出隊是24人!

似乎都很順利,沒想到就在瑞穗福音隊的最後一天(也就是8/7)接到竹田教會盧莉芳長老的來電,她說招生人數只有20 人左右,因為營期時間衝擊到學員的輔導課,所以即使還有人報名,恐怕也只有30幾人吧!因此當時隊輔與學員數將近1:1的比例便顯得太高,所以立刻要做許多調整,大至課程和活動、小至車票數目或手冊數量之類的事都要處理,甚至還有刪減隊員的問題。距離出隊卻只剩不到一個禮拜,而且同工都是一一打電話邀請來的,說要刪都很捨不得,加上在瑞穗隊結束回台北的空檔我又得進實驗室,因此一面面對內心的掙扎,一面持續和雙方教會聯絡溝通,記得曾經一天收發2、30通電話,電話費破千暫且不論,當時的內心真是既疲乏又煩悶,而且那時已經忙到沒時間也沒空間哭了。在那樣的情形下,常常都是姊姊以及天父爸爸在安慰我的心,到現在都還很感恩有人陪伴。

到了出隊後,一切都蠻順利的,食衣住行都不必擔心,最感恩的就是學員的報名及出席情形很穩定,到最後共有39名學員報名,是將近一週前的2倍。而出隊的同工也幾乎全數出隊,圓了我可以跟大家一起同工的夢。更重要的是:我不喜歡站在人前被注意,卻還是當了隊長一職、也上台了;原本我無法肯定自己,小朋友正面的反應也讓我有空間重新審視自己。當我在學習領導者該有的包容態度時, 神也提醒要以同樣的態度對待我自己。放下成見,凡事謝恩,這是我要持續學習的事吧!

(採訪組)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我是劉湘君以前教會的一個朋友
是否可以給我他相關的聯絡電子信箱
我的信箱是arpunsung@yahoo.com.tw